朋友的美味女友 (楊華)


今天去湖北出差,大熱天的受罪啊!幸好事情不多,正好公司又不忙,和客戶談好之后就跟公司請了2天假。

在湖北我有個朋友叫夜,大學同學,因爲釣上了大學同班同學楊華,畢業之后跟著楊華跑到湖北,說起著楊華可是大學里有名的美女,青春活潑,當初在大學我可是暗戀了楊華四年,從見到她的第一天起就讓我無法自拔,真想不明白夜又不比我帥,怎麽會選他呢!

昨天我已經和他們聯系過了,知道我今天要來高興的要死,畢竟畢業以后一直沒見過面,都快兩年的。事情都忙完了,我對武漢又不熟,只能拿出手機給夜打電話讓他來接我。沒想到來接我的是楊華,楊華很好認,站在人群中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

「楊華,怎麽是你來啊?夜呢?」「還不是爲了你,我們明天都請了假來陪你,夜要把明天的工作都做完老板才他休息。」「這樣啊!哇!楊華沒想到你越來越漂亮了!來抱抱!」順勢把她擁入懷中,感受到胸前的兩個柔軟,不禁讓我在楊華的豐臀上捏了一把。

「討厭!這麽壞!我可是你弟妹!」臉上紅仆仆的,讓我不禁食指大動,可惜她是夜的女友,不然……「我……我……對……對不起!你太漂亮了,我……我都迷暈了……有點……有點情不自禁……我……我……」「好了!好了!這次饒了你,走去我家」帶我上了的士,差不多半個小時就到她家了三室兩廳足有一百五十平方。

「你家好大啊,就你們兩個住?」「恩,我爸媽在別的地方!」可能感覺到在車上我熾熱的目光在她身上敏感部位遊蕩,說話間有點含羞,眼睛也不敢看我。

眼中她嬌柔的身軀幾乎始我迷失,欲火高漲,生理自然有了反映,她由於不敢看我,一直低著頭,我的突起自然被她捕捉到了,這使她更加不知所措,找個借口讓我坐下休息,狼狽的跑了。

「夜什麽時候回來啊?」「應該用不了多久,馬上會回來的,我們等他吃晚飯把」說完若無其事的瞪了我一眼,好象在警告我。

「你想吃點什麽?我先去做飯」「有酒沒啊?好不容易聚聚是不是喝點」「好象沒了,要不你去買點?對面就有超市」「哦!好!」超市蠻大的,我逛了一圈買了幾瓶啤酒,正想出去沒想到接到夜的電話。

「喂,明啊?」「是啊!夜!下班拉?」「早呢!可能要加到九點多!你們別等我了,先吃把,對了!我今天鑰匙好象掉家里了,讓楊華幫我找找!」「哦!好的!」「那拜拜了!我還要工作,明天帶你好好逛逛!」「好拜拜!」挂上電話,一個邪惡的想法從我心底冒處,我推掉了啤酒,找到一瓶白葡萄酒,這種白葡萄酒比較甜,酒勁也比較大。最主要的就是酒勁上來的緩慢不易察覺。

上了樓,讓楊華開了門,等再楊華走進廚房,我就開始找夜的那串鑰匙,大廳沒有,他們的房間門沒鎖,鑰匙孔里還插著楊華的鑰匙,他們房間布置的蠻有情調的,床是那種臥地試的!做起來肯定方便,在床頭櫃上找到了夜的鑰匙,整串的!在半開的抽屜了我看見了個比較有趣的東西——電動陽具,還有遙控器的!

有兩個,幸好不是連在一起的,我拿了一個!呵呵!晚上有的玩了!!出他們房間前試了試鑰匙,確定哪把是他們房間的。

在大廳看電視一直等楊華做完飯,我告訴她夜不回來吃飯了,他讓我們先吃。

「楊華!你做的菜真好吃,夜那小子真有服氣!老婆這麽漂亮,又這麽會侍侯人,要是我有這樣的老婆肯定每天晚上不出門,陪老婆了」「那你的意思是現在每天在亂搞啊?」說完不由的一陣臉紅!

「呵呵……來喝點這個」面對尴尬我給楊華倒了半杯。

「這……我不會喝酒」明顯不放心我的樣子!郁悶!

「這也算酒?這種白葡萄酒是專給女孩設計的飲品!」「真的假的?——甜倒是蠻甜的,那我就喝這點,喝完不要了!」一邊吃,一邊說笑講著以前的趣事,一瓶白葡萄酒就大半進了楊華的那張小肚皮了!

吃完,也不收拾,給我安排了隔壁房間,酒推說累了跑回房里休息。明擺著躲這我!晚上讓你好看!呵呵!(忘了告訴大家,去超市的時候買了包催情粉,偷偷放在酒里,怕放多沒情趣當然只放了一點點,大概四分之一)我坐在大廳無聊的看著電視,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不到,聽到楊華他們房間里若隱若現的傳出呻吟聲,我想粉起作用的,楊華在自慰,應該是在用她那根假陽具!聲音很輕,楊華怕我聽到,強忍著快感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小心的走到門前,慢慢推門想打開看看,沒想到被鎖死了!再忍忍!現在進去她要是不願意那不是很麻煩。只能貼在門前繼續聽,才幾分鍾感覺到楊華呻吟沒有了又突然傳出「啊——」的一聲尖叫,楊華高潮了!興奮之中甚至忘了隔壁還有我在。「才幾分鍾就高了,楊華一定很敏感」我暗想,又熬了半的鍾頭看看時間八點多了,正準備行動,突然電話響了,怕吵醒楊華馬上接起來。

「喂?楊華嗎?我是夜啊!」「夜啊!我是明啊,你下班了?」「哦!明啊,還早呢!我看沒十二點我回不了家了!楊華呢?」「她休息去了!就我看電視呢!」「哦!那你也早點休息!我工作了,對了!我沒鑰匙我回來給我開門啊!」「行!我看電視等你!呵呵!」挂了電話,我更加興奮,有四五個小時可以玩呢!呵呵!小心的打開楊華的門確定她沒有被剛才的電話吵醒,才走進去。因爲開著空調溫度正好,床上的楊華只穿著絲制的睡衣,高潮之后的人看起來更加妖豔,粉紅色的皮膚看起來這麽的柔嫩,除了睡衣里面什麽也沒穿,可以朦胧的看見淑乳,右邊的淑乳因爲剛才的瘋狂露出大半,奇怪的是楊華身體一顫一顫的,手上還拿著一個遙控器,不會是……看著動人的睡美人,我迅速的扒光身上的衣物,把粉紅色台燈開到最暗,迫不及待的跳上床,雙手終於蓋在楊華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摩,生怕把她吵醒,感受到腿上皮膚的柔滑,慢慢伏下身,吻上迷人的小嘴,輕輕伸出舌頭添著楊華的嘴唇,沒想到睡夢中的楊華竟然開始慢慢回迎我,和我的舌頭糾纏著,嚇一跳!

馬上分開,還以爲楊華醒了呢,幸好還睡著,可能正在夢里和夜做呢!小心的解開楊華睡衣的紐扣,整個乳房都露出來了,隨著楊華不自覺的呻吟扭動尖挺的乳房一抖一抖的。伸出手揉捏著,看著乳房隨著我的揉捏慢慢變挺,楊華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另一只手摸到了楊華的小穴,慢慢退出還在楊華小穴里扭動的假陽具,楊華的身體也跟著往下套,感受到空虛楊華兩腿胡亂的蹬著,右手中指隨著濕滑淫液滑入楊華的小穴,好緊!享受著來自小穴的溫柔,手指緩緩的開始抽插,楊華也隨著我的抽插有一下沒一下的呻吟、顫抖,胸前的兩只小兔自然不能放過,我用舌尖慢慢研磨楊華的乳頭,然后乳溝,把整個乳頭都含入口中,吸允著,隨著我的上下夾攻楊華呼吸越來越急促,小穴內壁的嫩肉夾著我的手指不停的蠕動,雙腿又蹬又踢的,腦袋左右搖晃,興奮中我也顧不了會把楊華弄醒手指抽插的越來越快。「哦……哦……哦……」楊華小穴的溫度越來越高,雙腿伸直,「啊……」楊華終於又到了高潮。滾燙的陰精噴在我的中指上!身體受到這麽強烈的刺激楊華竟然還沒醒。;離開因高潮后的余韻任抖動著的乳尖,中指沾滿乳白色的淫液,放入嘴中慢慢品嘗,還帶有一點淡淡的清香。迫不及待的分開楊華的美腿,一手支撐著趴在楊華身上,怕弄醒她所以非常小心,陰莖小心的在楊華的穴口撥弄,等龜頭馬上沾滿了楊華的淫液,慢慢把龜頭擠進穴口,然后慢慢往深處擠,楊華雖然在睡夢中,由於自然的生理反應,感受到我的火熱和巨大,皺著眉頭,嬌軀不由自主的弓起。艱難的擠進半根陰莖,然后小幅度的開始抽插,我想如果不是楊華已經經曆了兩次高潮,道路變的泥濘,我的陰莖根本進不了這個溫柔的小穴,抽插了十幾下,向后退了一點猛的一挺,整根都進入楊華的小穴里!溫熱柔軟的肉穴差點讓我精門失守。「啊!……」楊華敏感的花芯受到重擊,雙眼迷離的張開一條縫,「夜……」意亂情迷之中楊華並沒有全醒,以爲自己在做夢,又閉上雙眼,繼續她的春夢。稍微休息了一下,我開始動起來,由於太緊只能一下一下輕抽慢插,雙手支撐在楊華兩邊,含著楊華的白兔又允又咬的。隨著道路越來越泥濘,抽插的幅度也越來越大,我一深一淺的的抽插著,楊華也迷糊的迎合著我,才一百多下楊華的穴壁又變的火熱開始蠕動按摩著我的陰莖,身體緊崩,「啊……」滾燙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

「夜……哦……夜……你回來拉?……你好壞……壞……哦……一回來就……就……就欺負人家……哦……」可能還沒完全清醒,再說我低著頭在啃她小兔,楊華沒看見我的臉還以爲夜在搞她。

「夜……你今天怎麽……哦……怎麽這麽厲害……哦……輕一點……哦……好漲……哦……」我聽到楊華這樣說,使我更加興奮,陰莖又增大了一圈,使得進進出出更加困難,來自小穴的刺激變的更強烈,來自腰椎的酸麻讓我放棄楊華的兩對白兔,吻向楊華的小嘴,激情中的楊華雙眼迷離,但余光看到的在自己身上辛勤耕耘的男人竟然不是男友夜。

「明哥……哦……怎……怎麽……是你……哦……不要……求求你……不要……哦……」想把我推開,可下身小穴傳來的酥麻感覺讓她使不上力,「不要……哦……明哥,你怎麽能……嗚……求求你……快拔出來……不要……嗚……」被她發現了,原本溫柔緩慢的抽插,變成了狂風暴雨般,一下!一下!每下命中花芯,來自深處的快感使楊華的掙紮越來越無力,一點點僅存的理智也被快感所代替,想推開我,又有點不舍。來自小穴的快感越來越強烈,腰椎的酥麻感覺快到達頂點,噗哧……噗哧……噗哧……狠命抽插幾下,扶著楊華雙臀著把龜頭用力擠到楊華伸處,「不要……哦……明哥……不要……我這幾天不……不安全……哦……不要」感覺到陰莖不變大和我的亢奮,楊華知道我以到達頂點,帶著哭嗆的聲音對我說。

我一聲虎吼濃烈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進楊華的花芯深處,受到滾燙精液的刺激楊華的小穴又一次達到了高潮。原本在死命推我腰的小手無力的垂下!

一只手溫柔的撫摩著楊華的淑乳,一邊吻著耳垂,感受著高潮余韻的舒暢。

楊華最柔嫩的地方受到滾燙的刺激,雙眼睜大,身體也弓了起來,四肢像八抓魚式的緊纏著我,急促的做著深呼吸,腦子里一片空白。

好久我兩才緩過勁來,剛活過來的楊華馬上意識到不對,哭了。

「楊華你怎拉?楊華,你別哭啊!」「你……你怎麽能……你……我……嗚……嗚……嗚……嗚……」「我!楊華,我太喜歡你了,我,我也不知道會這樣,我,你原諒我,好嗎?」「你……你……我今天不安全……要是……」「我也控制不了啊,你那麽誘人,那……要不去洗洗?」「沒用的……嗚……嗚……你都射那麽里面……嗚……嗚……你快走開,把它拿走……」楊華說著我的小弟弟滿臉通紅,低著頭不好意思看我,又想到剛才我的勇猛,這是以前在夜那里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想到這,還有小穴上傳來的陣陣酥麻,不有的呻吟出聲來。

正給楊華陪著不是的我,突然感到她停止哭泣,奇怪的看著她,看見她側著臉咬著下唇,好象極力的忍受著什麽,輕輕的喘息著,胸前緊貼乳尖也明顯的突起、變硬,不禁讓我剛剛平息的欲火再度燃起,還在楊華身體里沒有完全軟化的分身再度勃起,和我親密接觸著的楊華自然感受到了。

「不要……你……不要……明哥……我們不能再這樣了……夜馬上回來了」「不會的,現在才幾點,夜要到半夜才可能下班呢」一邊玩弄著楊華因爲充血而尖挺的乳房,同時感受著來自楊華深處的揉滑。

「你早知道……才……你……」說漏了!「呵呵!楊華,我們做都做了,再來一次好不好?」「不行,你……快拔出來……」已經變的尖挺的陰莖感覺好象不以前更大了,看來楊華的小穴功勞不小。一挺,原本大半個身體進入的陰莖被我一挺到底。

「喔……不要……好漲……喔……你……好把,就一次,再來一次以后你不許在碰我!」楊華知道現在精蟲上腦的我肯定不會答應就這麽放過她,只能縱容我。

我滿口答應。

連續高潮過后的楊華更加敏感,我才弄幾下,她就受不了,「喔……輕一點……明……好漲……我受不了了……喔」「喔……你怎麽這麽大……再輕點……對……一下一下……慢慢來……」沒辦法,小穴好緊,我想塊都快不了,只能靠著肉壁濕滑的淫液一下一下慢慢的研磨、抽插著,每下都戳到花芯深處,楊華忍受著我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沖擊欲拒還迎,想推開我作怪手和下身陰莖,又不舍,我每次往外退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的往前套弄。漸漸的,推拒掙紮變成迎合,自動獻上的香吻,我當然來者不拒,一邊品嘗香舌,在楊華嘴里攪動,腰也不停的挺動,我真懷疑夜是不是陽痿,和楊華同居都兩年多了就是一個月做一次楊華的小穴也不會給人這樣的感覺,那麽緊,像處女一樣,而且那麽敏感。深抽慢插的做了一百多下楊華終於敗下陣來,享受了楊華身體一個多小時的我感受到小穴溫度再次變高,知道楊華馬上又要高潮了,分泌出的淫液越來越多,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伴隨著楊華的尖叫,高潮再次降臨,高潮中的楊華身體一顫一顫的,四肢纏著我無法動彈只能慢慢研磨,沒想到我的研磨讓楊華的高潮一撥接一撥的上,足足瀉了五六分鍾才停止。虛弱無力的楊華感到我在她身體里依然的堅挺,有些怕怕。

「那個……你怎麽辦?」「你再忍一下讓我弄到出來好嗎?」「我……我都二、三次了,我不行了,會弄死我的」楊華怕怕的說。

伸到她耳朵后面添添耳垂說「剛才只算一次的話你都五次了!呵呵!」「啊?……怎麽這麽多?……壞蛋!我睡著了偷襲我!都是你!壞蛋!壞蛋!」想了一下楊華又說「不要了好不好,我不行了,要不……要不我幫你吸出來?好不好?下面都有點腫了。」「真的?不能反悔哦!」「恩!」楊華咬著下唇害羞的樣子讓我反而更堅挺。

慢慢退出陰莖沾滿楊華半透明的淫液和陰精,顯得油亮又猙獰。啵……的一聲像拔水瓶蓋試的,我的陰莖退出了楊華的身體。看著楊華慢慢將沾滿自己淫液的陰莖整根含在嘴里,我說不出的興奮,誰讓咱女友從來不給我含呢。她的小嘴非常溫暖,靈巧的舌頭又添又磨,貝齒輕輕的刮著,酥酥麻麻的,我馬上達到了今天的第二次高潮,見我快到頂點本想退出來的楊華,被我按住后腦,濃烈的精液全部射在嘴了。楊華被我又哄又騙的把精液都咽了下去,一滴不省。

看時間都快十一點了,每想到玩了楊華將近三個鍾頭。怕夜回來發現,楊華要去洗澡,可自己又沒力氣去浴室只能由我包著去,我當然樂意效勞,抱著楊華進去后死活不出來,一起洗個個鴛鴦浴,幫著楊華洗洗當然免不了一乘受足之欲,挑起后欲火又是一場大戰。瀉了七次楊華前所未有的得到滿足幾乎癱瘓的身體由我抱著進房,幫她蓋好被子就回房睡去了!至於還在加班等他開門的夜,早抛到腦后——讓他門外自己涼快去把!呵呵!

早上起來已經七點多了,楊華正在做早餐,沒想到昨天做完說話力氣都沒有的她,睡了一覺又生龍活虎般,一點也看不出昨天晚上瘋狂帶來的不適,唯一的不一樣就是臉上更加光彩照人透出一股妩媚,看來女人的任性可不是一般的強啊!!

「楊華,這麽早啊?夜呢?」「他剛回來沒多久,正補覺呢!」從后面把楊華嬌小又豐滿的嬌軀擁入懷里,左手蓋在淑乳上隔著薄薄的衣服撫摩、揉捏,右手順著平坦的小腹下滑,小指輕輕的隔著衣服在楊華的突起劃摳著。身下的堅挺頂著臀溝磨「你今天好漂亮喔!我昨天的功勞不小吧!呵呵」「別……明哥,別這樣,夜在里面呢!求你了……別!」「昨天你很舒服嗎?現在不想要嗎?」我作怪的手解開一顆紐扣順著縫隙,順利的蓋上楊華堅挺的乳房。撥弄著乳頭,揉捏著。

「昨……昨天……的事我們就當沒發生過……啊……別捏……我們不能這樣……啊……夜可以你朋友……啊……別進去……」說話間,我的另一只手趁她不備,從小腹順著光滑的肌膚伸進楊華的肚兜里面,整個大手蓋在陰部上,感受到來自手上的熱量,楊華的乳頭迅速的充血、突起,「沒想到你穿著肚兜,好性感!想誘惑吧?」中指在楊華陰部上理著柔柔的毛,慢慢指甲刮著緊閉陰唇。擠開一點,輕輕刮著陰唇內壁。

楊華受不了我的刺激,咬著下唇,按住我作怪的手,想拉出來,一壓,反而把我在穴口挖摳的中指陷進了一節。

「啊……」努力想忍住呻吟的楊華受到刺激,身體發軟,整個人往下沈,全靠我身體支撐著。小穴開始分泌出淫液,滑滑的。我繼續刺激著她的陰蒂,小穴變的更滑溜,楊華的掙紮顯得更加無力,中指慢慢摸向楊華穴口,開始往里擠,太緊了,手指進的都比較困難,只能一邊慢慢抽插,一邊進入。

整根手指都進入楊華的深處,指尖頂著深處柔軟的花芯,敏感的楊華怎麽受得了我如此刺激,原本掙紮的雙手向后抱著我的屁股用力向前擠。

太刺激了,拉開拉練,我的陰莖獲得釋放彈在楊華豐臀上。向后撩起她短裙,把楊華的內褲拉在膝蓋處,退出手指把龜頭頂在陰唇上慢慢擠開,柔軟的穴口受到擠壓吱吱的響。艱難的擠進一節,還有大半露在外面,楊華的身體已弓起,頭靠著我,兩條美腿無力的亂蹬。微微后退用力向前一頂,劇烈的震動碰到櫥櫃,一只盤子掉下來砰的碎了。情欲中的楊華不知哪來的力氣推開我,拉手上褲子跑的老遠。

「明!別這樣……我們不能對不起夜……求你了……你要是再這樣……我就……我就告訴夜!」楊華雙臉徘紅,說話間急促,看我不想放棄,一副怕怕的表情,跑向房里。「夜讓我叫他起床,時間不早了,我去叫他」我欲火正旺呢!靠!竟然不讓我作!看著她跑掉只能心癢癢,我可不敢追進去,鬧翻可不好,只要她不告訴夜下次一定還可以干她的,以楊華的性格一定不敢對夜說的。呵呵!整理整理衣服坐在客廳等他們。

進去好長時間才聽見楊華叫起床的聲音,剛才應該在調整狀態,要不然不被夜發現才怪呢!想想剛才和楊華美妙的感覺,特別是進入小穴深處的柔軟,有點坐不住。靠!頂著個大帳篷會舒服才怪。

「明哥這麽早啊!」「是啊!呵呵!昨天你什麽時候回來的?」就算我膽子在大難免有些心虛。

「做完都四五點了,怕打擾你們休息就沒回來,公司休息一下現在才回來!

還沒睡夠呢!」「是嗎!那今天我們去哪啊?」「去漢口那邊,那邊有個風景區,挺大的!那里還有我們武漢最大的露天天然遊泳池呢!去看看!」「好啊!這個天氣遊泳最舒服」「那我們快點路比較遠,你們先吃早飯,我去洗洗。」早餐是香腸煎蛋,味道不錯的,楊華一直坐的離我很遠,趁夜沒注意我的雙眼一直沒離開過她身體,從頭到腳把她看了個遍特別是乳房和小腹,楊華捕捉到我熾熱的目光顯得渾身不自在,當我的目光掃到她尖挺的乳房,她就像想我在撫摩般竟然慢慢充血、變硬,還恩~
恩~
的輕聲呻吟著。由於楊華沒帶胸罩只帶了肚兜,突起的乳頭非常明顯,直到夜洗梳好我不好太明顯楊華才好一點。

夜他們住武昌,我們去漢口那邊,要坐公交車,由於是去郊區,就一路可以直接到。

「車來了我們快點」看到擁擠車的楊華有點不願意。「好多人喔!要不我們打車去把?」「現在這個時候哪里打車啊!這麽熱等著也不是事啊!我們擠擠把,一個小時多一點就到了。」夜說著往里擠。

「讓讓~~~
謝謝你讓讓~~~
」擁擠的車內全是人,我們擠到最后面楊華貼著夜的后背站著,我奮力的擠到楊華背后緊貼著她嬌軀站好,夜對擁擠的人群不放心,看到我站在楊華后面和他把楊華圍住才放下心來看著車外景色,他哪里知道此刻他認爲正在保護他女友安全的朋友,正把堅挺的陰莖頂著他漂亮的女友屁股,在她臀溝享受著本屬於他自己的柔軟。

楊華想避開我的騷擾,無奈四周的人牆一點也沒有松動的迹象。我又沒做進一步的動作,她也不好發作,就這樣一直到下站,在我們旁邊靠里一個人下車了,夜本想讓楊華坐,夜不忍心瞌睡連連的夜,就讓夜坐,夜還有點不放心。

「夜你坐把,好好睡一下,到了我們叫你!楊華有我呢!我保護她!」夜這才放心的坐下,馬上就進入夢想。

楊華聽我說話知道我不懷好意,向角落擠了點,我始終跟著她,堅挺一直沒離開過柔軟的臀溝,她有點無奈用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說:「明……別亂來!

這是車上,你……你要是敢亂來……我……我……我就叫非禮了……」「別怕!楊華我會很溫柔的,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會硬來的!別怕,好嗎?」伸到耳邊添添她的耳垂,對她耳朵上吐著熱氣,敏感的楊華受不了刺激趕緊閃避,我看見她連耳根都紅了!

汽車緩緩的前進,由於天氣的緣故,車內雖然打了空調,乘客都昏昏欲睡,楊華一只手扶著扶手,一只扶著旁邊的椅背,平穩的汽車忽然一個急刹車,趁亂我把手順勢蓋在楊華小腹上,可能事情突然,楊華並沒有感覺異樣,隨著汽車的上下顛簸,我的陰莖繼續摩擦楊華的豐臀,我可以感覺到她已經有反應身體越來越熱,在她小腹開始撫摩的手完全被她忽視。

另外一只手從楊華的豐臀、柳腰來回輕輕的拂弄,然后伸進衣內輕揉她的平坦揉滑的小腹,摸到到她的內褲邊緣,她內褲原來是季帶試的(就是那種旁邊幫繩子那種),暈!早知道早上不用這麽辛苦,解掉不就得了!!

慢慢解下楊華內褲藏褲袋里,撫摩著她裸露著的小腹,我一點不敢太用力,怕她感覺到,慢慢向下撫摩到柔柔的陰毛,楊華的很密很多,也很柔,中指輕輕點在她陰唇上,她一點也沒感覺,可能正感受陰莖摩擦她下陰唇的快感之中。中指輕華著穴口,都濕了!溫柔分開陰唇,用指甲刮已經充血的陰蒂。

「啊……」感覺我的侵入的刺激,楊華失聲呻吟,聲音不大但安靜的車內幾乎沒有聲音,已經有不少人向我們看來,楊華感覺到多雙目光看過來,而我們兩個的姿勢又那麽昧猥,臉刷的紅的,躲到我懷里。在別的乘客看來,我們就像是一對小情侶在調情嬉戲,年輕的都害羞的轉過頭不敢在看我們,上了年紀的也都善意的笑笑然后繼續做自己的事,車內馬上又恢複平靜。我和楊華都沒注意到的是角落一雙眼睛一直看著我們,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收入他的眼底!

確定沒有人再看她,馬上回過來瞪著我:「你……你……你又……剛才答應我的還……你……」「別吵,這里這麽多人,你想被他們看一起干你嗎?」嚇的她大氣不敢出。

中指順著濕滑的陰唇內壁華向緊閉的穴口,沒有直接進入,指甲刮著穴口的嫩肉又旋又挖,見我不聽她的,楊華又氣又羞,按著我的手不讓我動。

「就算……啊……就算你想做……也……也不能在這啊……求求你……要是被看見……你叫我……叫我以后怎麽做人……求你了……」「那!是不是到沒人的地方就可以做啊?」繼續我的撫摩。

「也不行……」一用力在穴口徘徊的中指吱的進入大半。

「啊……嗚……」聲音還沒發出發覺不對,楊華趕緊用手捂住,我釋放出來的手慢慢擠進,終於整根手指被楊華柔軟濕潤的小穴包裹住,指尖頂著花芯深處,又轉又挖。

「真的不行嗎?我要是忍不住怎麽辦?」繼續刺激著,手指開始緩慢的抽插,如果有人仔細看的話,清楚的可以看見楊華裙子下部下穴的位置,隨著我的抽插一凸一凸的,說不出的淫猥。和早上一樣,楊華早已受不了我的刺激整個人挂在我身上,全靠我在她小腹上的的手和正進進出出抽插的支撐著。

「好……好吧……你……我……我下次再……再讓你做一次……就一次……你現在放過我,好嗎?」「你說的!不能反悔喔!」手指繼續抽插,楊華的小穴越來越濕潤,已經可以順利的總小穴口一下插到底,插在花芯深處。

「恩……恩……現在不要啊……這麽多人……夜……夜還在旁邊呢!」「這樣不是更刺激嗎?你看你的水水好多喔!」不停的請抽慢插,對著楊華耳朵吹著熱氣,同時不斷拿話刺激她。

「要是被……被人看見怎麽辦?多羞人……嗚!」咬著下唇害羞又享受,蓋住誘人的小嘴,舌頭在楊華嘴里攪弄,品嘗著香甜津液,漫長的深吻終於融化了楊華。

「這麽熱的天你看他們都在打瞌睡,誰有心思注意我們啊。」「喔……嗚……那你只拿手……不要用那……那個……嗚……好嗎?」情欲中的楊華已經雙眼迷離。

「爲什麽啊?你不喜歡我的那個嗎?還是不夠大?你滿足不了啊?」受到多重刺激的楊華已經快達到頂峰。

「喜歡……不……不是……」從后面把楊華的短裙撩起至腰間。

「喜歡是嗎?」緩慢退出中指,拉開拉練,釋放出挺直的陰莖,身體下沈,龜頭抵在小穴口慢慢研磨。
 「恩……喔……喜……喜歡……喔……」把龜頭慢慢擠進。

「那給你吃好不好?」沾滿淫液的陰莖奮力一挺,只進入不到一半。

「啊……嗚……」楊華還沒喊出口,就被我的嘴堵住。最后的刺激讓楊華達到高潮,整個身體弓起僵硬,然后慢慢軟化,癱瘓在我懷里。楊華聲音是沒發出來,我伸進去的舌頭被她死死咬住,鹹米米的,出血了。此刻角落里的那雙眼睛把這一切都看在眼底,連剛才我的手指抽插楊華小穴,裙子明顯的活動也看的清楚,不過由於角度的關系,他並沒有看見我到最后插進楊華小穴那段,所以一直以爲我是用手把楊華弄上高潮的。

楊華滾燙的陰精充滿整個陰道,趁著她還在高潮余韻之中回味,慢慢把陰莖插到底,頂著楊華的花芯,陰道還在蠕動,花芯深處的軟肉一開一合刺激著我,酥酥麻麻的!

楊華慢慢回複過來,我也沒作進一步動作,兩只環抱著她手輕柔的撫摩她小腹,朝她耳朵吹氣,安撫她。

「明……謝謝你!~~~~~~~~那個……你拿出來好不好,如果你還要,再用手指好了,別用那……那個,好不好?」「爲什麽啊?用這個不舒服嗎?還是你喜歡用手指?」惡意的挺了一下還在楊華深處堅挺的陰莖。

「不……不是……」「那我用哪個你最舒服啊?」「下……下……下面那個,壞死了你……不理你了……」楊華害羞的扭動著身體,牽動我們連接處,又是一陣酥麻,軟倒在我懷中不動了。

「呵呵~~~~那爲什麽不用這個啊?」看見楊華害羞的樣子讓我食指大動,又輕輕抽插兩下示意,「噗吱……噗吱……」。

「喔……嗚……輕……輕點……我……我這幾天不安全」在安靜的車里發出這樣的聲音太明顯了,我們嚇的不敢再動,停止抽插。

確認沒人注意后,小心的抱著楊華的嬌軀隨著汽車的搖擺,頂著秘穴研磨,偶爾也隨著汽車刹車或者轉彎等晃動較大時快速的抽插兩下,楊華也忍著一波波快感不敢發出呻吟聲。

「不安全?你和夜從來都是這樣做,不用措施的嗎?」自從剛才發現楊華在我一邊干她一邊挑逗,更敏感更容易興奮后,我一直這樣挑逗她。

「他……他……醫生說他是弱精,中獎的幾率很底……不太……嗚……不太會懷……懷孕,所……所以……喔……我們一直沒避孕過……喔……」「那我們昨天做這麽多,你這里都灌滿了,不是懷上機會好高?」隨著汽車到站,我緩緩退出陰莖,又用力的一插到底。

到站了更多的人上車,下車的才沒幾個,車內更加擁擠。有幾個上車的人好奇的看著我和楊華,還好楊華的短裙遮住了我們連接的地方,他們應該只是對楊華充滿情欲、光豔表情感到奇怪,當然我想大多數人都應該知道我們正做著什麽。

旁邊有人下車,空出一個做位!我抱著楊華移向座位。移動中刺激更強烈,陰莖感覺到楊華的陰道柔軟的肉壁又開始蠕動、發熱。

我就這樣摟著楊華坐下,插在秘穴中的陰莖隨著我們坐下先退出半截,而后有隨著楊華坐下身體的慣性一下紮進去,龜頭部分整個餡在嫩肉里!受到刺激楊華再次陷入高潮的快感中,大量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在車上搞我也特別興奮,和楊華一起到達頂峰,大量濃烈的精液全部射在楊華的花芯上。花芯一開一合把我的精液全吸了個精光。

夜就坐在我們旁邊,相隔不到10工分的地方我正干著他女友,小穴被我的精液灌的滿滿的。一顆精子穿過玉門關向深處遊蕩,進入楊華從未曾有人進入過的母親河深處!

網上找到的后來的故事。補補,去漢口風景區的車足足開了兩個小時,我的陰莖一直沒離開過楊華的小穴,在欣賞沿路的風景的同時盡情享受楊華陰道的柔滑,慢慢研磨著。

到站的時候包括我們三個才六個人,一個中年婦女,下車的時候對我們笑笑,還自言自語的說著話「現在的年輕人真敢玩,在車上都這麽親熱」。聲音很輕,問題是我和楊華都聽見了,她羞的直往我懷里鑽。

還有兩個小青年,看起來還是學生。他們都下了車,我想讓楊華起來,無奈她渾身無力,只能慢慢撐著楊華的腰,把陰莖從她穩熱的小穴退出。稍作休息清理干淨后才叫醒夜。

沒想到湖北還有這麽好的地方,依山而建地方到不大,但山山水水全是自然景色,還有個天然水潭,水位比較淺,四周又被山包突起正好遮住,被改建成一個露天泳池(瞎掰的,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這地方,具體自己去想像,以桂林、杭州等山水景區爲背景)。

本來三個人想爬爬山,看看風景,可是天太熱了!楊華不想去!正好我們碰見夜的一個朋友!於是我們決定分開去玩!夜和他朋友爬山!我和楊華去遊泳池遊泳!

來到遊泳池發現這里真的是風景不錯!就像個天然的湖泊!綠樹成蔭!人也不是很多!剛才那兩個小青年就在理我們不遠的地方!研究一直都在盯著楊華的胸部和屁股看!我突然有種莫名的興奮!計上心頭!呵呵!看來該給小朋友上上性教育課了!

早在車里我就拖掉了楊華的內褲!下水的時候在她光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楊華瞪了我一眼!說:「干什麽呀!你壞死了!會被人家看到的了!」我說:「沒事!他們都是小孩子不會懂的了!」我一直還沒有試過在水里做愛!正好有這個機會!在水下我掏出自己的老二!

對準了楊華的小穴插了進去!可能在水下的關系!有水也跟著進去了!撐的楊華很爽的樣子!楊華發出了「啊∼∼恩∼」的聲音!

這個遊泳池水很深!我和楊華站起來剛好到脖子的位置!我就這樣從后邊不停的插她!每插他一下!她就往前走一步發出很強的呻吟聲!遠遠看到我們時好像在一起遊來遊去!實際上我們是在做愛!真是太爽了!

楊華的陰道柔滑有多褶皺!加上有水的浮力幫助我插的很省力!但是也有負面影響!就是插不快!呵呵!不過還是很刺激的!正在這個時候我漂了一眼那兩個小朋友!他們好像知道我們在干什麽!已經潛到水下去了!呵呵!可能在不遠的地方看我們表演吧!

越想我就越興奮!看了看周圍已經幾乎沒有人了!我把楊華帶到了岸上!讓她爬在一張躺椅上!把屁股高高的翹起來!從后邊繼續的干他!那兩個小青年在不遠的水中露出兩個頭來!繼續看我們表演!楊華閉著眼睛繼續享受我的服務!

絲毫沒有察覺有人正在看著她!

我更加用力的往上沖,整個陽具全都被楊華吞沒了,這個時候楊華她慘叫一聲,我一點都不理會她的掙紮,這時候我翻身將楊華的雙腿擡起,將陽具狠狠的往楊華的陰戶里抽插,兩手也不停的徘徊在楊華的乳房上,這個時候楊華似乎感覺到了快感,開始呻吟了,我一邊插著楊華的小穴,心里暗想:插死你這個大浪穴,今天讓你爽到極點,一會看他們兩個怎麽淩辱你!

我使勁的狂插,干得楊華不停的淫叫∼啊∼∼∼∼∼啊∼∼∼∼恩,聽著這樣的聲音,我很快的就到了最后的沖刺,旁邊那兩個人都看傻眼了!現在一定很火氣大!呵呵!完事以后我對她說:「你休息一會兒!我去買點東西給你吃!」然后就走了!

我當然知道后邊該那兩個男生出場了!它們會怎樣淩辱楊華呐?想到了我就很興奮!於是悄悄的迂回泳池邊!在離楊華不遠的一個小更衣室后邊藏了起來!

楊華靜靜的躺在那里,身上只有一條浴巾,臉上帶著高潮后的笑容,看起來十分的淫蕩那兩個男孩從水里出來!走了上來!

「姐姐真美呀,身材太好了。」男孩甲說:男孩乙已經受不了了!一只手玩弄著乳房把楊華扶起來,和男孩甲一左一右的摟住楊華,楊華的兩條腿分開搭在他們的腿上,場面上看起來十分的淫蕩變態。男孩甲把衣服脫下來,粗大的雞巴挺著,「來!一起玩吧。」男孩甲淫笑著。

「你們干什麽?哦∼∼哦∼∼天呀∼∼」楊華呻吟起來。楊華好像醒過來了!

男孩甲從包里拿出一付眼罩,還有皮繩,走過去,把眼罩套在楊華的頭上,雙手用皮繩綁住,楊華也從仰躺著變成了狗趴式,他掏出雞巴,忍不住的套弄,男孩甲兩手抓住絲襪的裆部一扯「啊∼∼」楊華叫了一聲,絲襪裆部開了一個大洞,「不要,不要!」楊華無力的哀求著。

男孩甲的手攥住內褲的上部,露出了楊華細細的淫毛,向上一提,內褲的裆部皺在一起,好像一條繩子緊緊的勒入楊華的淫穴。「啊,天呀∼∼不要,受不了了。」楊華搖著頭叫著。淫穴被勒得向外翻開,男孩甲這才把內褲撥到一邊,中指插入淫穴。「啊,天呀∼∼不要,受不了了。」「啊∼∼哦∼∼哦∼∼」楊華想抵抗又享受著感受著刺激。自己終於背著老公讓淫穴被人玩弄,楊華最終抵擋不過生理的刺激,淫穴的淫水四溢。

男孩乙這時抱著楊華的乳房,狠咬楊華的乳頭。「啊,天呀∼∼不要,受不了了。」「啊∼∼哦∼∼哦∼∼」男孩乙一條腿跪在躺椅上,一條腿站在地上,手扶著楊華的屁股,雞巴一下插進楊華的淫穴。男孩乙站起來,楊華眼上蒙著眼罩,嘴微張著,「美女感覺很爽吧!」男孩甲笑著說。

男孩乙扶著楊華的頭,把雞巴慢慢插進楊華的嘴里又軟又滑,很爽的感覺,男孩甲又開始抽插楊華得淫穴,男孩乙也隨著被楊華的嘴吞吐著把楊華的摩擦著他的龜頭。他看著男孩甲賣力的用大雞巴插著楊華的淫穴,感覺就快射出來了,緊接著男孩甲急插了幾下,「換你了。」雞巴從楊華的淫穴里一抽出來,精液就噴射而出,射在楊華的屁股上,「不行了,想忍沒忍住,還是射了。」男孩乙急吭吭的,緊接著把雞巴插進了楊華的淫穴中,他的力量比男孩甲大,他的雞巴每次都要觸到楊華的喉嚨,男孩乙的大雞巴在楊華的淫穴中狂插。男孩甲遞給男孩乙一瓶藥油,男孩乙塗在自己的雞巴上,接著插了起來,他的龜頭被摩擦的幾次感覺快要射出來,男孩乙又一加力抽插。他叫了一聲:「他不行了∼∼」他的雞巴還沒來得及從楊華的嘴里拿出來,精液就射了,他剛一射,男孩甲就把楊華翻過身去,換成正常的體位,楊華的被他射滿精液,一條腿搭在地上,另一條腿搭在男孩乙的肩上,又干插了5分鍾,男孩乙悶哼了幾聲。

男孩乙就慢慢的抽出他的雞巴,精液隨著從楊華的淫穴里流出來。楊華斜躺在躺椅上,兩條腿分開著,臉上的精液已經流到乳房上,淫穴也不斷的流出精液,身上沾滿了男孩甲和男孩乙的精液。「真是太爽了!」男孩甲玩弄著楊華的淫體,男孩乙也過去把楊華擺成各種的淫蕩的姿勢,楊華終於在我的計劃下中被人輪奸了。原來楊華被人玩的感覺就是這樣,我已經開始覺得不夠刺激了被他們淫辱的場面,變態的興奮不停的刺激著我。,把雞巴塞進楊華的嘴里。他坐在地上端起楊華的一條腿,男孩乙的雞巴抖了幾下。

「張嘴。」男孩乙抓住了楊華的頭發,一手捏住楊華的下巴,雞巴一下插到喉嚨里。楊華連吐了幾回,嗆的口水和眼淚都出來了,男孩乙又抖了幾下雞巴,好像是射了,一大半的雞巴在楊華的嘴里看不到,這時他的刺激也到極限了,他狂撸了幾下雞巴,精液噴射而出,一直噴到楊華的大腿上。

她擡頭看見男孩乙的雞巴已經軟了,精液從楊華的嘴里滴滴嗒嗒的流出來,還有不少精液挂在楊華臉上,大腿上的精液也順著往下流,楊華的樣子太淫蕩了,我簡直沈醉在楊華被淫辱的快感里。

兩個人爽完了!匆匆的離開了!我也偷偷的來到楊華身邊!楊華已經缺氧虛脫了!我不禁又把她拖起來大干了一氣!過了一個小時!楊華醒了過來!看著一身的精液對我說:「你壞死了!怎麽不快點回來我差點被人那個了!」我裝作什麽也不知道說:「什麽??那你沒事吧!」「沒有他們怕我喊就跑了。」「哦!

那就好」看來她不想讓我知道!呵呵!我把楊華在遊泳池洗乾淨以后就上了岸準備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夜神秘的把我拉到一邊,確定楊華沒看見我們,才說:「明哥,能問你個問題嗎?」「什麽?問把!這麽神秘干嗎?」「那個∼∼你喜歡看色情小說嗎?」「靠!現在有幾個人不看的,這有什麽好保密的!」「那你喜歡什麽類型的?比如說喜歡看誰寫的?」他到底想說什麽啊?奇怪!

「我什麽都看啊!沒具體目標。」「那∼∼∼你胡作非的你看過嗎?」他小心的問,眼睛一直盯著我,看我反映。

「看過啊!!!寫挺好,我蠻喜歡的!你想說什麽?」他不會是想∼∼∼∼∼∼∼「其實∼∼∼早上在車上,你們∼∼我全看見了∼∼∼」∼∼∼轟∼∼∼∼腦蛋一片空白!!我的臉刷一下變的蒼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