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46.往日狂歡


往日狂歡

  
  第一話

  
  那天,在夜夜香飯館與醫院工作的幾個同僚們共享晚餐時,偶然間見到麗麗竟也到來這兒用餐。她似乎已經接了婚,是和一個洋人丈夫與一個混種的可愛小女兒一起進來的。都已有十多年沒有見過面了,麗麗看起來還是有如以前一般的美艷,一點也不像是為人母…

  想著、想著,回憶把我給帶回了十二年前。當時,麗麗是我高一的同班同學,也是班上最美貌的辣妹。當年,我說盡了所有的甜言蜜語、花盡了所有的零用錢,好不容易才從其他同學的競爭下奪得美人心。

  我還隱約記得那一天到麗麗家溫習功課時,大門才「碰」地關上,她媽一走我便立刻緊摟住她,擁吻了起來。

  「別這樣!嗯,別嘛…妹妹還在家裡頭咧!」麗麗擺著頭,微扭著身體,輕輕地抗拒著。

  「他們不會進來的啦!」我毫不理會地把她抱上床,開始隔著衣服撫摸她的那惹火的傲人身材。

  「不!嗯…別再逗了…嗯嗯…」她繼續地掙扎,卻感到全身乏力。

  我索性湊上熱唇用火熱的吻塞住麗麗的嘴。我的舌頭直往她的嘴裡不住地攪動舔著她的牙齦和香舌。

  她似乎放鬆了掙扎,只是用手像征性地輕握我的手腕。於是我便繼續輕吻她的雙唇,還進一步地開始解掉她上衣的扣子。

  「嗯…嗯嗯…」她這次竟意外地並沒有任何的抵抗。

  我將手滑入她的上衣內,撫摸她那平滑雪白的小腹、細腰。 

  「哦…嗯…嗯…哦哦…」她還是只輕扭著身體,並發出細微的呻吟。

  我於是大膽地把手伸向她的酥胸,壓在胸罩上輕揉著她的乳房。麗麗的氣息愈加愈重,握我的手也越來越緊。我此刻已經毫無顧忌了,猛地解開她的胸罩,隔礙物一被我解開後,她那雙硬挺的圓弧乳房便高挺彈現在我的眼前。

  她的皮膚柔嫩光滑、雪白中透著粉紅。兩粒略大的淡紅色乳頭挺立在乳房的尖端。我一手輕輕地撫弄著左邊迷人的肉球、同時用舌尖輕舔弄著右邊的乳暈。

  我使力地壓撫著那雙峰,然後撫摸著它周邊的平原,再沿著平原慢慢地往上撫揉、旋轉按壓。我不停地揉捏著雪白的粉乳、不停地用舌頭猛烈地舔吮弄著硬挺的肉球,使得她爽酥得全身都無力了。

  只見麗麗那兩粒乳頭,興奮地站在起滿雞皮疙瘩的粉乳上,雙乳被我揉弄得已經泛出深紅的色澤。我於是更進一步地吮啜起她敏感迷人的乳頭。果然,我的唇才一觸上去,她的身體便不自主地抖動扭擺,乳房更是微微地顫晃著。

  我一手揉著、旋著一顆乳頭,另一顆則由嘴巴逗弄著。我的潤舌先是輕柔地舔弄她的乳暈上的雞皮疙瘩,然後用牙齒輕咬著那已挺立起來的乳頭。我不時改變舔弄的節奏,一會兒輕微的捏咬、一會兒又猛烈吮啜著。

  「喔…嗯嗯…阿慶…別…你逗…逗得我好難受啊!」麗麗就像蛇一般地極力扭擺晃動著身體,雙手緊抓著床單,露出一付麻癢難耐的騷模樣,好不迷人啊!我看到此景,更加地想幹她…

  

  ——————————————————————————–

  第二話

  
  我的手立即伸向她短小緊繃的迷你裙下,順著那雪白渾圓的大腿輕柔地向上撫弄。那件小窄裙早因為扭動而近乎縮到腰上,一件被淫水浸透粉白色的小三角褲,包著肥嫩的陰阜高挺在我的手掌邊。

  從她的乳房已經泛出深紅的色澤,我就知道她的性慾來了。伸手摸向她的嫩穴,果然不出所料,小浪穴已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片了!

  我隔著濕滑的小三角褲揉弄她敏感的肥陰核。我一邊用拇指摳著濕潤的褲底、一邊用中指摳著肥嫩的陰核。她的肥屁股不停地挺動,呼吸聲愈來愈重,同時她的手竟主動地伸向我的褲襠,套弄起我那硬挺的大雞巴來。

  有了這樣的刺激,我更是大著膽子將整個手掌伸入她的小三角褲裡,頓時一個肥嫩飽滿的嫩穴便緊貼著我的手心。我忍不住地猛烈揉捏了起來。

  我察覺到她的淫水已浸濕了整片陰毛,柔軟圓滑的小陰唇輕輕地挺立在濕滑的穴溝中,一個未經開苞的陰道口正一張一合地挺動在兩片肥美的大陰唇中。我用拇指在她的陰道溝中滑動鑽研,從陰核輕輕地沿著陰道溝刮向小陰唇,最後滑向火熱的陰道。

  我的食指才一插入她的陰道口,便似乎被她淫浪的陰道猛吸了進去。天啊!她竟然浪成這個樣子。我抽不出食指,乾脆地把中指也插進去陰道內,並且慢慢地抽插旋轉著。

  她愈吸愈緊,我也愈插愈深,同時我的拇指亦開始插入她的屁眼。她那迷人的屁眼早已被浪水浸得又濕又滑,所以我的拇指一插即盡根而入。在我的嫩穴和屁眼雙重夾攻下,麗麗也只有瘋狂扭動的份,她已似乎魂不附體,靈魂早就爽上七重天去了。

  「啊…啊啊…別…喔…求你別再逗了…小浪穴癢死了!阿慶,干我… 快干我吧!我…我不行了…快要死了!哥哥…快…我要…要啊!」

  看到麗麗的浪勁,我也興奮得幾乎瘋狂,立刻一把向左右分開她那豐滿的大腿。只見淫汁已至小褲褲流沾染在床單上,潤濕了一小片。

  「阿慶哥…求你干我…把小浪穴干翻…把麗麗小妹插死吧…」她開始喪失理智地呻吟哀求。

  她一邊高挺著肥陰戶、一邊死命地嚷著。我如奉聖旨般地拉下她背後的拉鏈,順著她高挺的屁股一把扯下她那件超短的迷你裙。那濕透了的粉白小三角褲,若隱若現地包著一片烏黑陰毛高挺在我的面前。

  我忍不住緊抱住她的大腿,將嘴湊上那件濕滑、並有些兒腥臊的小三角褲底,猛吸著褲底的淫水。我用舌頭猛舔著,巴不得把整件小褲褲給一口吞掉。由於用力過猛,大半件的三角褲早被我的舌頭給扭擠進陰唇縫隙裡。 

  「喔…哦…臭阿慶,幹什麼啦?哦…哦…癢癢…我癢死了…別…別再弄人家了啦!」她一邊扭擺肥臀、一邊夾住雙腿,不讓我繼續舔弄。 

  我毫不理會地,猛力將那一件幾乎被我吮咬破了的小三角褲給脫下,然後張開她的雙腿,更使勁地將舌頭飛快地插入她的小浪穴內。她整片陰戶不住地抽動、扭擺,嘴裡不停地呻吟近似哀鳴。

  我每舔一下,她的陰戶便向上挺動一下。我於是順勢更緊摟著她的肥臀,將舌頭插入她的小淫穴裡,然後沿著陰道壁把一大沱、一大沱又濃又白的淫水刮出來。我大口大口地吞著,同時用上唇允著陰核。

  她麻癢難耐地嚷著、並以雙腿緊夾著我的頭。她把小穴愈挺愈高,一陣瘋狂地挺動後,突然坐起,緊抓著我的頭髮,高挺著陰戶,一股滾燙的陰精濃烈地灑射入我的嘴裡。我大口大口地吸著、吞著、舔著。

  「天啊!我竟射…射精了!太爽…太爽了!」麗麗在一陣陣的抽後,全身癱瘓,嘴裡喃喃地吟著。

  我抬頭看著衣衫凌亂的她,真是慘不忍賭。頭髮飛散一片,口水流得滿臉都是。兩顆巨乳被她自己揉捏得高脹深紅。小腹、陰毛都被淫水浸得閃閃發亮,那一件小三角褲濕答答地貼在右腳跟旁。大腿、床單都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片。

  「這可不行!你飽了我的老二可還沒吃呢!」我一邊說著、一邊飛快地脫光自己身上的衣褲。

  「嘻嘻…那就來吃啊!快趴上來,我要你那大雞巴整根地放進來!」麗麗竟然主動地張大了腿,並高挺著陰戶答道。 

  我立即挺了雞巴,對準穴口,「唧」的一聲便盡根插入那滑潤陰戶。 麗麗的小穴被我剛剛這一吸弄,早已興奮得又紅又腫,所以我的雞巴一插入,便被她那兩片肥嫩的陰唇緊緊地夾住,然後龜頭在那陰壁裡被緊縮壓迫下,便傳來一股股酥麻酸癢的莫名快感。

  我發了瘋似的狂抽插了十數分鐘,興奮得直打寒噤。雞巴貼著火熱濕滑的嫩穴肉,一下一下飛快地挺進退出,狂暴地猛幹著麗麗!

  「好緊!喔…喔…爽…真加爽!啊…啊啊啊…」我愈插愈爽地叫著。

  麗麗也一邊扭擺著纖腰、挺動著陰戶,一邊忍不住浪叫了起來。淫水也不知從那兒來的,更是泊泊地又流滿了整個小浪穴。

  我忍不住一面揉弄起她的雙乳、一面猛攻她的潤穴,幹得有夠爽咧!我插得愈深、愈緊,她便流的愈多、叫得愈加大聲。我下面不停地狂抽狠插,兩手不住地慢揉緊捏那雙大奶奶,一張嘴則是連舔帶吸,用嘴唇長舌擠壓她圓脹的乳頭。

  我的雞巴粗心暴虐地抽插她的嫩穴,一點也不憐香惜玉。舌頭同時努力地吮咬舔吸她已紅腫的乳頭。我的舌頭緊貼著乳頭翻捲、吸咬,雞巴沿著陰道壁速磨、鑽扭。

  我愈舔愈興奮、愈吸愈用力,雞巴更是深入在陰道極端點,瘋狂地攪動麗麗高挺著的陰阜,她的陰道也在猛吸著我的雞巴。

  「啊…啊啊…啊啊啊……」也不知是麗麗或我的吶喊浪聲,呻吟迴繞著整間的臥室。

  突然,麗麗兩腳緊夾住我的屁股,陰戶縮鎖著我的雞巴,一股濃熱的陰精衝上了我的龜頭。在這同時,我的精液也配合著陰精的到來,一陣一陣地狂射入在麗麗的肉穴內…

   

  
——————————————————————————–

  第三話

  
  「好浪啊!太爽了!如果每天這麼幹的話,我一定會力疲精盡而爽死掉的…」我趴躺在麗麗的身上,默默地自想著。

  突然,「碰」的一聲巨響,是從房門間傳來的!

  我嚇了一大跳,趕忙抽出本來還遺留在麗麗濕滑陰穴裡的雞巴。轉回頭一瞧,原來是麗麗的妹妹婷婷,只見她暈倒在不知何時被微開了的房門口旁。 

  我們慌忙地跳下床,跑過去把她抱起來。只見婷婷渾身發燙,杏眼微張,心跳狂飆著。等把她抱躺在床上,仔細看過後,這才放下了心。 
婷婷的臉色潮紅,神智迷糊,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背心,被解扣了的胸罩已滑落在背心裡,兩隻略大的乳房頂著兩粒淡紅巧美的乳頭,若隱若現地緊裹在背心裡。
 
她的下身也穿著似像姐姐麗麗的緊繃迷你裙,然而,身上的那條粉紅色的絲質三角褲,則是半懸貼在腳膝上,而且整條內褲、連同大腿和右手都被腥臊濃白的淫水浸透了…
 
我猜想這個小妮子一定是被我倆過大的淫叫聲引來,躲在房門外,偷偷窺看我們做愛。可能是看得慾火焚身難耐,便用手挖慰自己的濕潤穴,然而最後因為太過刺激而暈倒。

  「阿慶,快幫忙弄醒她啊!」麗麗急得直跳。 

  「別慌,我看她肯定是偷窺了我們在相干,慾火幟熱,無處宣洩,使得體溫升高過於快,散熱不及,而導致昏竭…」我把想法說了出來。

  麗麗思索了一會兒,並脫下了自己妹妹懸留在膝蓋上的粉紅三角褲。

  「嘿!你幹嘛脫她內褲啊?」我對麗麗的驚訝舉動提起了問號。

  「別問這麼多。快…快幫我把婷婷的全身衣物都剝光。」麗麗沒給我想知道的回答,反而還命令我做出這更異詫的事情。

  然而,我還是聽話地脫掉婷婷身上所有的衣物。這畢竟是我夢寐以求的好差事啊!況且這還是麗麗要我做的,所以我一點犯罪感也沒有。

  於是一個美麗嬌嫩的小美人,便赤裸裸毫無保留地橫躺在我的面前。婷婷今年才十四歲多,但身體比例比同齡的少女更為成熟。她的皮膚柔嫩光滑,自然地泛出一種少女才有的光芒。兩個如橙子大小的美麗乳房,硬挺圓潤適中。她的陰毛不如姊姊的多,卻更軟、更細。

  我用手指沾了一點她的淫水,味道也和姊姊的不同,有一點酸、但沒那麼鹹、也沒那麼濃。婷婷的兩片大陰唇更沒有姊姊的肥厚,卻更嬌嫩。一條粉紅色的細肉縫含著兩粒淡紅色的小陰唇,正半張半合地遺流著少數的淫水。

  婷婷兩條渾圓光滑的大腿,沿著陰阜底向下微張著。她的雙腿和姊姊一般地標準均勻,看得引人遐思。眼看著這樣的一個完美體一絲不掛地橫躺在我的眼前,一股熱流不由得衝向本來已軟化了的雞巴,一下子又逐漸膨脹了起來。唉!如果這不是麗麗的妹妹,我一定馬上就幹得她死去活來!

  「喂!阿慶,看什麼看?還不快閃開,讓我為婷婷退退火…」麗麗突然又吐出驚訝的話語。

  「退火?什麼退火?」我不解地問道。

  「你看她還是這麼熱,當然是先得平息她的慾火啦!哼,便宜你這死人頭啦!不然待會兒媽媽回來看到,而婷婷又胡說八道的話,那我可別想活了!」

  麗麗話未說完便拿了一個枕頭,上面鋪上一件T恤,然後墊在婷婷的屁股下。接著,她開始輕微按摩婷婷的頭、肩膀、腰間、背和大腿,同時居然不時地或用嘴輕啜著婷婷的香唇、或用舌頭交纏著婷婷的香舌,把我也看得呆楞住了。

  突然,麗麗又把嘴湊到婷婷的陰戶上,用力地吮吸了起來。只見她的那條長舌一下子在婷婷的陰核上舔弄、一下子又瘋狂地在她的陰道內抽插,而兩隻手更是使勁地揉捏著婷婷那兩團堅挺的香乳。 

  「嗯…嗯嗯…」婷婷被她姊姊這一陣淫弄,竟也漸漸醒過來。她的雙目半閉半張、雙手居然緊抓著她姊姊的頭往下壓…

  「姊…姊…人家好…人家好癢…喔!噢…噢噢…姊…用力…用力舔… 用力舔嘛!」婷婷哀歎著。

  嘩!什麼和什麼嘛?怎麼會搞成這樣呢?我有點兒感到不安,但卻又被眼前的情景弄得莫名的興奮,大老兒已經膨脹到了極點!

  麗麗更加使勁地以舌尖推插著她妹妹的陰道,好像要把整個頭都鑽入到婷婷的小陰戶內似的。而婷婷亦高高挺起其陰戶配合著她姊姊的舔弄,一下一下地扭擺挺動著。

  「姊…嗯…好…好美…妹妹被姊姊舔上天了…喔…飛…飛了…喔喔… 姊…我太愛你了!你每天都…都弄得人家好爽…好舒服喔…」婷婷無法自我的不停地呻吟,並說了一些令我訝然的話。

  麗麗曾對我提過她喜歡裸睡,沒想到她們姊妹倆竟然還有如此不尋常的關係喲!看著、看著,我哪裡還忍受得住,一根大雞巴早已脹成紫紅色並在抖動著。

  恰巧麗麗雪白粉圓的屁股這時正好高挺在床尾,興奮地不停扭動,我趕忙跳上床,跪倒在她的小屁股後,然後挺動我的紫紅的龜頭,準備加入這三國鼎立的戰局。

  我這才發現麗麗的小嫩穴竟然早已汪洋一片。在一叢黝黑的陰毛下,兩片肥嫩的陰唇向外高挺,一條粉紅色的陰道正張大了口,一陣一陣地向外吐著濃白腥臊的淫水,整片陰毛以及粉白圓嫩的大腿,都已經濕成一大片,並沿著大腿流到床上,把床單也濕潤了一大片。

  我忍不住了,雞巴死命地向麗麗的嫩穴插去,瘋狂地猛攻、猛抽…

  「喔…喔…爽…爽…太爽了!天啊…嗚嗚嗚…干到您娘要死了!」麗麗又開始沒命地浪叫。 

  我雙手緊捏著麗麗的乳頭,同時發飆地死命插著她的浪穴。她陰道被淫水浸得又濕又滑,令我的雞巴抽插起來,順暢無比,每一抽都幾乎將大雞巴全根拉出小穴外、每一插又都將大雞巴盡根插入,圓脹的龜頭緊貼著粉嫩的穴肉壁,沒一下都頂入到她的子宮頸端…

  「喔…太爽了…用力…用力插我…把我幹死…大雞巴阿慶…我的好哥哥…把雞巴直頂到小妹的子宮裡去啊!喔…噢噢噢…我…我要射了… 太爽了…」麗麗一邊哀歎著、一邊瘋狂地扭擺著肥嫩的小肉穴,雙手仍然死命地抱住婷婷的屁股,蛇一般的舌頭狂暴地往婷婷陰道裡鑽。

  「唧唧…唧唧…噗滋…噗滋…」一陣陣舔穴、插穴的響聲不絕於耳,迴繞整間臥房,煞是好聽極了!

  「喔…不行…真的不行了!我又要射精了…太…太刺激了…」麗麗的小浪穴一陣瘋狂地顫動,一股滾燙的陰精再次強烈地衝向我的龜頭。

  我更加興奮,愈戰愈勇。她射過精的陰道開始收縮,於是陰道的肉壁把我的雞巴擠縮得更加緊。每干插進去時,龜頭都被她的小淫穴緊緊地挾壓著,一陣陣觸電似的強烈刺激感從龜頭上湧向大腦。而每一次抽出雞巴時,小陰唇粉紅的嫩穴肉都被拉出了一大片,看得我我全身的神經都幾乎痲痺了… 

  麗麗的淫水飛濺得我、她和婷婷全身都是。下部、大腿更是濕滑滑的一片。我又瘋狂地抽插數幾十下,而麗麗也不知道又洩了多少回,早已全身虛脫,頭伏在婷婷的陰毛上,微張著嘴猛喘著氣。

  「啊!不…我真的不行了…」麗麗哀求著。

  麗麗一陣陣的熱浪蕩水似乎是流乾了,導致我的每一下抽插,都將她的小嫩唇肉黏出一大片。婷婷看瞪了眼,凝神注視著這淫蕩的一幕,興奮地不停地用手摳挖著自己的空虛陰穴,小屁屁不停地扭擺。

  「我要…我也要!阿慶哥哥,我也要干穴穴!我的小穴也要被你干… 要把它幹得像姐姐那樣啊!」婷婷突然拉著我的手腕,吼著哀求道。

  我向麗麗投了問號的眼神,她似乎猶豫不決,眉頭直深鎖著…

  

  ——————————————————————————–

  第四話

  
  「喔!姊…姊…換人家嘛!人家癢…癢死了啦!你怎只顧自己爽…」

  「唉!好吧!反正這也是遲早的事…就便宜阿慶你這小子啦!」麗麗終於哀歎了一口氣,緩緩地說出。

  「婷婷,快把腿張開開…大哥哥來干你了!」我已經迫不及待地從麗麗的疲憊陰穴內抽出仍舊火熱的大雞巴,一箭衝向婷婷,立即趴伏在她那滑嫩的嫩幼身體上面。

  婷婷全身顫抖地緊摟住我,雙腿緊緊地扣著我的熊腰,並湊上熱情的一雙潤唇。我一面強烈地吸啜著她的香舌、一面把硬挺的雞巴頂向她火熱的陰唇縫隙之間。 

  「喔…大哥哥…大哥哥…好緊…疼…疼啊…別…別……」我的雞巴才一頂入婷婷的小穴,她便哀鳴喚起。

  我急忙緩慢了動作,把推動力減弱到最低,細心觀察著婷婷的狀況。

  「不…阿慶哥哥…不要停,我不要緊…別…別停…用力…用力啊…」

  我的大肉棒還未停下,婷婷便沒命地大叫。這個小鬼原來比她的姊姊還要淫、還要浪喲!

  「喔…天啊!干到妹妹的穴心了…喔…好痛…不…不…別停,用力… 快…快…好硬…好大的肉棍,干…幹得小妹子緊加爽啊!」

  我被婷婷的浪叫聲刺激得近乎瘋狂,一雙手抓住她的雙腿,緊緊壓向她的身上,令她整個肥美的幼嫩陰戶更加高挺了出來。我加速插進去時,感到裡面有如火團一樣的燃燒,越往裡面,雞巴就越被緊緊包圍著,並產生快要熔化的感覺。

  「嗯…嗯嗯…干進來了…又干進來了…啊啊…姊…大哥哥的雞…雞巴插得好深啊!姊…穴穴被干…原來是這…這樣爽啊!」肉棒插入到根部時,婷婷的呼吸開始急促。

  我此時也不理婷婷是否受得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發狂猛烈抽插,幾乎近強暴似的粗野使勁推前、激烈拉後,雄壯的屁股搖晃得連床都似乎要散了開來!

  「我要死了!幹得好深…好爽啊!阿慶哥哥…我喜歡你粗暴,好好把干翻…好…好喔…姊…我…好爽…爽…啊啊…啊啊啊!」 

  婷婷的屁股亦開始畫起圓圈來,這令得我的下體刺激非常。婷婷此刻盡量地把自己的雙腿分得開開的,就像要登天一樣的雙腿在空中猛顫動伸直。

  在激烈相干的同時,我也沒忘調戲,一面揉搓婷婷的乳房,一面吸吮著她婷的春舌,更把自己的舌頭插進她的嘴裡讓她含著。 

  「唔…唔唔…」在婷婷的啜泣聲中,似乎還帶著有過高潮經驗的女人散發出來的性感呻吟。

  「啊!哥哥…我還要…還要啊!」婷婷以甜美如夢的聲音哀求著。

  我聽到之後,肉棒更兇猛抽插。嘩!怎麼還餵不飽啊?真的比她姐姐還要兇猛啊!

  只見婷婷的屁股一起一落、陰唇一上一下,本來還是粉紅色的陰唇已充血為深紅,隨著肉棒的抽送而帶出大量乳白色的愛液泡沫,並還不時地順著屁股溝流下床上。仔細一瞧,驚訝地發現白色的泡泡裡竟然還混淆著一絲絲的血跡!其實,這也是理所當然的,被我如此猛搞,婷婷的處女膜怎會不破裂啊! 

  「婷婷,你覺得怎麼樣?」這時候,我忍不住問道。

  「哥哥…我…我很高興,婷婷從沒如此的爽快過,希望哥哥能讓我更加愉快…婷婷什麼都聽你的…」她凝視著我,居然一點羞意也沒有地促使我。

  好!就同歸於盡吧!這時候我的抽插動作更為猛烈,粗大的陽具插進後又拔出去,陰唇的花瓣幾乎都被翻了過來,這對毫無經驗的婷婷而言,是無比強大的刺激感!

  「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我們瘋狂地互相搖幹著,那誘人的拍打聲斷斷不停地傳來,響遍整個房間。

  我愈插愈狠,下下都干進她的子宮裡。婷婷雙手撐著大腿,一下一下狂挺著陰戶配合著我的抽插。我們倆全身火熱、血脈噴張。我真的恨不得全身都干進她的小浪穴裡。

  突然我一個用力不當,雞巴竟然抽出浪穴。婷婷慌忙地挺高陰戶,我也飛快地再往前插送,一不小心,雞巴竟然鑽滑到她的屁眼口。

  「喔…天…天啊!屁…屁股…喔…好…好哥哥,就插我的屁眼…對… 對…就這樣…來…猛力推入啊!喔…喔喔…啊!哥哥啊…你干到妹妹的肚腸裡去了…屁…屁眼開花了耶!不…繼續…別拿出來!」婷婷疼得哭了出來,但又不讓我抽出來。她雖覺得劇痛,但更不想失去那超現實的快感。

  婷婷的小屁眼幹起來竟比浪穴還要爽、緊得把我的雞巴幾乎夾爆!我一插進去便不想出來了,那極度緊迫的壓縮感,真的好好啊!

  我一下一下飛速地抽插起來,雞巴似乎是沿著她的腸子,不停地插進她的肚子裡,像是想衝破頂腸子直往子宮區。說也奇怪,我插的是雖是她的小屁屁,但是小穴卻反而不停地向外灑噴著黏黏的淫水。

  我愈干愈興奮,一隻手忍不住地挖起她的小淫穴,另一隻手則緊捏著她那膨脹得有平時兩倍大的圓乳房。

  當我插到屁眼有一些干後,便又再轉插她的濕潤肉穴,把雞巴沾濕了後,再繼續強幹她的屁眼。

  「嗚…嗚嗚…我尿了…喔…喔喔喔…又尿了…啊啊啊…」婷婷連續又洩洩了好幾次。

  我不停地抽插,婷婷則不停地射精。一股一股的陰精似乎流之不盡,就有如加拿大那世界奇跡之一的尼爾加啦大瀑布般,不但流滿了她的一雙粉腿,更濕透了整張的床單。看來這十四年來累積在婷婷體內的淫蕩液體,似乎在今天都被放縱了出來。濕黏的白色床單上,參混著一絲一絲的血跡。很明顯的,從今後起,婷婷已非再是個小女孩了。

  我又干了數十下後,婷婷已經洩不出精了,開始渾身癱軟,不住地抽顫著身軀。我本身也承受不了刺激,便狠狠地向她的屁眼劇烈抽送了幾回,一陣麻癢的刺激從龜頭猛地衝上了大腦…

  「婷婷…好妹子,我要射出了…要把熱熱的牛奶射進你的屁眼裡!」

  「啊…好啊…射在最深…最深的那裡邊吧!」婷婷深深呼吸,緊張的以雙腿緊緊夾住我的腰。

  我的肉棒在婷婷的屁眼內瘋狂的進行最後的衝刺。她終究露出了痛楚的表情,也微微張開香唇吐出了斷斷續續的啜泣聲。此刻,麗麗也突然從後邊緊抱著我,以她巨型雙乳劇烈地摩擦我的背部,而她下體的陰毛則撫掃著我的屁股溝,令我異常的受用。我的雞巴也終於在此刻膨脹得爆發了!

  在這一剎那間,我的陽具猛烈的抖動著,一股白濃濃的熱黏精液向婷婷的後道深處射入,我下半身全部的力氣和感覺也隨著這一射,通通洩得一乾二淨,動彈不得,整個人軟趴趴地壓在婷婷的身上。婷婷的臉上,似乎露出獲得真愛時的滿足笑容。而麗麗也就跟著倒在我的身背上。

  我們三人這時就有如一個巨型漢堡包,只是苦了婷婷,她幾乎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她使力一推,竟把我和麗麗給推滾了落地…

  

  ——————————————————————————–

  第五話

  
  所謂一回生、二回熟,婷婷經過了這一次的「意外」之後,便和姊姊麗麗一起做了我的女朋友。每當一有機會,她們倆便會當著我的面做牛肉秀,脫得精精光光,竟做一些挑逗的淫蕩動作,令我興奮得非把她倆干到死死的。
 
有時甚至於興致好時,更是三個人一起洗澡、一起做愛。她們倆除了互相愛撫之外,也喜歡一起撫弄我,還愛把我綁在床上,一個舔我的大雞巴、一個舔我的屁眼;一個用嫩穴套弄我的雞巴、一個則以舌頭舔洗我的屁眼兒。 

  然而,好景不常,艷花早謝。就在數月後,她們突然無聲無息地失了蹤,學校也沒上。後來才獲悉是全家移民了美國。唉!走之前竟也沒跟我說一聲,連最後一面道別的機會也沒有。

  突然,「乓」的一聲,把我給從思索裡帶回了現實。原來是麗麗的那個小淘氣寶貝,弄翻了一個盛著果汁的杯所發出的聲響。只聽麗麗以英文連聲的責罵,其後又溫柔地安慰哭泣起來的寶貝。好一個幸福的畫面,我看還是不要去打擾她的安寧。

  不久,我們一夥人用完餐後,便就離開了飯館,留下麗麗一家人繼續她們的溫馨晚餐,還有我那昏黃了的美好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