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54.學生手淫記


學生手淫記

  第一話

  
  讀大二時,為了賺取零用錢好在週末可以享受一番,在課後便接了幾個國中生為他們補習。其中有一位十六歲叫林蘊紀的女孩,是我最喜歡的學生之一。不是因為她特別聰明容易教導,而是因為她長得非常的動人成熟。和這樣一個美少女在一塊兒時,非常的愉快。

  林蘊紀有點兒像個日本娃娃,所以我就索性稱她紀子。其實,這位紀子妹妹還挺笨的,又容易受人擺佈,所以她的雙親非常不放心,往往一放學後,就吩咐司機來載她回家,根本沒有機會和其他同學們一塊遊玩,當然也就沒什麼知心好友。

  我是在兩個月前,經過一個表姨介紹為她補習的。由於補習費高,加上她人美聲甜,笨了一點也無所謂啦。在這兩個月來,她的學業在我這名師的指導下,也稍微有了小小的進步,但這已足夠令她的父母大喜大悅,還常常為我添加一點額外的車馬小費呢!

  紀子的家是正統木造的日式建築房屋,院子裡有假山和水池,中庭鋪著一大片嫩綠的韓國草,感覺非常優雅舒服。

  這天傍晚是紀子的補習夜。晚飯後,我便到她家去。按了門鈴,是女傭阿甘嫂開的門。七點一刻,紀子的父母平時都不會在家的,他們不是忙著做生意、就是趕著應酬,不到半夜是不回家的。

  阿甘嫂是從早上六點就來此,通常到晚上八點後才走的。她交代了我一下,說今晚得早點下班回家,叫我走之前記得叮嚀紀子記得把門都鎖好,然而便走出大門去。而我,則步向紀子的房間…

  

  ——————————————————————————–

  第二話

  
  我走到紀子的房門,門是半開著的,望裡邊一瞧,沒人啊!

  「不會是上廁所吧?」我心中暗道,便走向廁所那兒打探一下。

  經過紀子父親的書房時,忽然聽到裡頭有細聲發出,門並未全關閉,我從縫隙中一瞧,竟是紀子在裡邊。只見她正背向著我,坐在書房的大椅子裡,馬尾的頭髮不停地晃動著,偶而還仰起頭左右的搖擺。

  雖然看不大清楚,但可以確認的是她把雙腿分得開開的,還撩起捃子用手撫摸大腿根部。木椅子發出卡吱卡吱的聲音,紀子則上下左右的扭動著身軀…

  我驚詫著,但立刻就瞭解狀況。紀子居然在這個時候,躲在父親的書房內,偷偷地在手淫。我佇立呆在那梩,並繼續地窺瞧著。

  「嗯?怎麼不鎖在自己房裡,而到父親書房裡手淫…」我有點訥悶。

  從紀子的後背看過去,書桌上好像攤開了一些雜誌。啊!原來是看著那些東西在興奮呢!是在看著黃色雜誌嗎?我很感興趣。強烈的好奇心促使我悄悄地推開書房門,緩緩地輕步而進。

  由於地上鋪著相當厚的地毯,所以紀子並沒有發現我己來到身後。加上她此時因為興奮而緊閉雙眼呻吟著,就算是我大搖大擺走到她跟前也未必發覺啊!

  此刻,我看清紀子放在書桌上的雜誌內容。這堆色情雜誌大概是她老爸從國外帶回來的吧!她可能是在書房尋找什麼時,無意間在那推開了的抽屜內看到的。嘩!這些照片,真不得了啊!

  我看著令紀子正在受到刺激的那一頁,自己也漸漸地勃了起來。那是連我都極少看到的『幼齒』圖。是一位壯年男人正在幹著一為年幼的小妹妹。背景是樹林,圖片階是白種人。那男的正把大紅肉棒逼入小妹妹那光禿禿的陰戶裡,而妹妹似痛似爽的開口喊叫著。

  這時,我當然更對坐在椅子上撩起裙子,一面手淫、一面發出哼聲的紀子愈加地產生強烈的慾望。我立刻往側邊偷偷窺望,只見她的雙腿併攏抬起,用自己的一隻手抱住膝部。這樣一來,下體就完完全全地暴露出來。

  她身上穿著雪白色蕾絲的三角褲被拉到膝蓋上,嫩美的陰唇,已經被她撫摸按壓得出現著紅腫擦痕,淫水也開始至那蜜穴裡滔滔地留出,沾滿了大腿,並又倒流到屁股旁…

  紀子此刻的表情能令一個帝皇心甘情願的獻出他的王朝啊!從她側邊窺望的我也無法倖免這興奮。只覺大腿根感到火熱,膨脹的肉棒把褲前頂起高高的,非常的難受啊!

  紀子還不知道我就在身後,完全投入在愛撫的快感裡。她此時更撩起了上衣,用左手撫摸、扭搓著乳房,右手則是繼續地按壓在陰唇縫隙間,不停地摩擦著。

  我似乎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甜酸芳香,是體香?還是淫水味呢?

  「噢…啊啊啊…噢…啊啊…」

  紀子撒嬌似的向左右用力搖晃著頭,還把屁股抬起,椅子的振動聲更強大了。嘿!她好像快要洩出來了…

  我第一次被如此完美的手淫場面給迷惑!雖然偷偷地窺視過數次左鄰右舍的妹妹們手淫,但沒一個能比紀子的更令我刺激、感覺更強烈!我靜靜地等待著那一刻。

  「啊…唔唔唔…啊啊啊啊……」

  紀子苦悶的聲音拉得長長的,身體猛烈顫抖著。她終於達到了生平未有過的高潮,興奮洩射了。

  在這同時,我立即鑽下面對著她陰戶口前。一陣陣噴灑而出的淫液就滴落在我滿面;眼皮、鼻子、臉面、甚至於口腔內都含有她的愛液…

  

  ——————————————————————————–

  第三話

  
  紀子這時候全身無力地靠在椅背上,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高潮過後的男女都會這樣子。紀子緩緩地把眼微張,竟被眼前微張笑嘴的我,驚嚇得跳了起來,並亂了陣腳而跌落在我懷裡。

  「哇!老…老師…你…你怎地…我……」

  紀子臉紅耳赤的急忙嘗試站起來,想把內褲和褲襪和穿好。然而,我卻從後面把她抱緊,阻止她的動作。

  「哎呀!阿慶老師…請您…放…放開我…」

  我從後面扶提起哭著抵抗的紀子,把她的上半身壓倒在那寬大的書桌上,並假意以責備的口吻說著:「你怎可以翻你父親的書櫃,偷偷拿他的色情雜誌來看,還無恥的手淫呢!」

  「不是的!是爸爸打電話來,耍我從書房的書櫃找一分資料。」紀子自說地辯著。

  「那麼,色情雜誌為什麼擺在這裡?」

  「那是…是…我偶然發現,好奇而…」

  「你得說清楚!不然,我就告訴你的父母!」

  「不!不…老師,求您不要告訴他們啊!」

  紀子掙扎著,想脫離我的控制。可是,褲襪和三角褲纏繞在腿上,根本就沒有辦法如意活動。我強迫地把她的手扭轉到背後時,紀子發出了悲痛的尖叫聲。

  「痛…痛啊!好哥哥…原諒我吧!」紀子咬緊牙關聲哭泣。

  「你這淫娃騙不了我的。你不誠實的說,會叫你更痛苦。」

  我當然不會被她以哭做武器而心軟!過去,不知道有多少次受騙了!我心裡突然生起莫名其妙的虐待慾望。竟用左手壓住紀子的脖子,右手則完全地拉下她的裙子和小內褲…

  「啊!不…不要啊!」

  紀子叫著,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紀子裙子已經完全被剝落,露出圓圓可愛的潤滑屁股。

  「你還怕羞嗎?偷偷地看色情雜誌,還手淫得興奮地呼叫,真是不乖的少女,讓我打你的大屁股…」

  我說著,手掌就跟著落下,忽輕、忽重地打在她雪白的嫩滑屁股上。起先還拚命掙扎的紀子,沒一會兒,竟被我打得全身居然發軟,還開始扭動著屁股。這使得我的興奮達到極限,更加重手掌勁道,拍打在紀子的屁股,令它紅腫得像個超大的仙桃。

  「叭!叭!叭!」

  手掌和屁股接觸而發出清脆的聲音。紀子的全身開始顫抖著,並像蛇一般的直扭轉擺動著細腰。

  紀子開始哭叫,一邊喊著痛、一邊卻又把香舌伸出舔弄自己的潤唇,像是在極度的享受著這突而其來的折磨…

  「對…對…老師處罰我是應該的!做了壞事的女孩本來就是應該打屁股的!痛也是應該的…」紀子竟開始哼出莫名其妙的話語來。

  好!就如你所願!我的手掌上又是加力地往她彈嫩的屁股上拍打。

  「叭!叭!叭!」

  紀子的屁股已經顯現赤紅色。在那彈性極佳的肉上拍打的感觸,使我產生無法形容的快感和優越感。

  「叭!叭!叭!」

  紀子極力扭動著她那越來越紅的屁股,愈加大聲哭泣。淚珠還真的從臉上掉了下來。

  在連續打十幾次後,紀子不再哭叫了。她開始細放聲呻吟起來…

  

  ——————————————————————————–

  第四話

  
  「唔…噢噢…噢噢噢…」

  剛才尖銳的喊叫聲,已變成低沈的呻吟哼聲。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驚訝的停止打著屁股的手。趴躺在書桌上的十六歲少女,此時正一面地扭動屁股、一面咬緊嘴唇,露出一付非常淫蕩的爽樣!這種神情非常惱人,妖艷得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學生,更不像平時純淨可人的天真布模樣。

  我產生好奇心,把右手的手指伸入她的屁股溝底部。當手指一觸動到那敏感地帶,紀子突然夾緊大腿,而我的手指,便緊緊被扣在那陰戶肉縫兒裡。

  「為何這麼濕?是你尿尿了嗎?」

  我覺得一股熱騰騰的尿水流灑著我的整隻手上。我極用了點力道,從那溫暖有力的的大腿根部的縫內拔出手指,把它送到鼻前來聞。

  「嘿?這可不是尿啊!」

  「嗯!別這樣…不要這樣嘛!羞死人了…」紀子紅著臉,嗲聲說道。

  這時候,我的感動、歡喜和興奮混在一起,發現自己全身在顫抖。沒想到紀子的屁股被打還會興奮。她好像有被虐待狂的素質啊!不然也不會看到幼小妹妹被干插的色情照片,也會沉迷在手淫裡。

  既然是這樣,那我一定要好好地將她調教,令她成為我性慾的工具、當我發洩的奴隸!

  「真奇怪,你的屁股被我打了後,是不是竟然感到舒服啊?」

  被我指出時,紀子的臉色紅了起來,拚命地搖頭否認。

  「是嗎?那…為何你那又濕又粘呢?難道不是由於過份興奮嗎?」

  「……」紀子默默不語,臉更紅了。

  「好啦!不打你了!來…過來這兒…」我把手鬆開,讓紀子從趴在桌子上站了起來。

  她一邊緩緩揉著那紅屁股、一邊急得不知所措的低頭瞄望著我。我此時已經越想越興奮,性器勃起到了痛的程度!我輕步地走了過去,拉著紀子的手放到自己的大腿根上。

  一觸動到我褲子內的寶貝時,紀子似乎感覺出那東西在脈動著。十六歲的少女緊張得幾乎忘記呼吸,那隻手不斷的顫抖著,更加刺激並增加我肉棒的爽感。

  「你是第一次摸男人的東西嗎?」我得意問道。

  「嗯……」紀子赤紅著臉,凝視著我細聲回著。

  「那麼,還沒有看過男人的陰莖囉!」

  「有啊…在…照片上看過的…」

  「好!來…我讓你見識見識,看看那東西有多麼的可愛!」

  我讓紀子跪在地上,而我則站在她面前,拉下褲子的拉鏈,把陰莖給掏了出來。

  「哇!這…這麼大!」看到我露出男人的慾望棒子,紀子發出驚叫。

  「看吧!這就是…大老二!看它,在我打你的屁股時興奮得膨脹得這個樣子。如果我忍耐不下去,可就要用它來強姦你了唷!」

  「我不要…」紀子感到震驚。

  「那麼,就用你的手來解決我的慾望吧…」我笑著。

  「用手?」

  「對!就這樣握住…」

  我拉起紀子的手,讓她握住自己的大肉棒。

  「哇!好…好熱啊!還…還會在…跳動呢!」紀子摸到我的東西,發出感歎的驚詫。

  「來,照我的話去做。」我說著,並指示著她。

  紀子露出認真的表情,雙手捧起了我的慾望之棒。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親手刺滶著男人的陰莖。她的動作雖然很不自然,而且做得也不大好,但我卻是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沸騰著,快感急速而來…

  「很好,要有節奏的…對…用力…還要用力…對了…就這樣…」

  在我這良師的指導下,紀子好像瞭解如何能令男人產生快感了。只見她手指的動作逐漸靈巧,使我湧起莫名無比的爽感。

  「唔…唔唔……」

  我慢慢進入忘我的境界,聽到從我嘴裡露出哼聲時,紀子對自己的動作愈加產生了信心。她還真有這方面的才華啊!

  逐漸爬上高峰的我,用急迫的口吻向紀子做最後的指示。

  「紀子!我要射精了…來…用你的嘴含著它,讓它射在裡面就不會把這裡弄髒了。」

  「嗯?怎…怎麼含啊?」紀子有點茫然地呆呆望著我。

  我一話不說,就粗暴地把整條的大肉腸強推入她的嘴唇之間。紀子亦也把火熱脈動的陰莖完全地含在口內。我開始推動我的屁股,二十歲青年的情慾開始爆發了!

  「唔…唔…唔…」紀子嘴裡似乎哼出迷惑的問訊。

  我越搖越快、越推越入,只覺得雙腿顫抖,忍不住用一隻手抓住紀子的頭、另一隻手則放在紀子的肩上,支持自己的體重。

  「啊…啊啊啊……」

  紀子開始自己吸啜著,並回配合我的抽送而搖晃著嘴部。她真的是很有此道的天份咧!

  紀子看到我閉上眼睛哼出呻吟,吸得更加的緊迫使力,潤嫩的嘴唇一合一送地,沒一會就令我興奮得射精了。

  只見她用自己的嘴含著我噴灑出的濃熱精液,不知下一步該如何做,只以求助的眼身望著我。

  紀子把自己的嘴口攤得開開的,用舌頭頂著那白白粘粘的液體,有些還從她嘴角邊,開始滑滴落下。

  我用手指在她嘴唇上沾了少許,送到她鼻子前聞了一聞。

  「這就是精液…有栗子花的味道啊!來…慢慢地將液體都吞入肚,這對保養皮膚有著嫩滑的工效啊!」我露出愉快的表情胡鬧地說著。

  「唔…嗯嗯…」紀子好不容易地忍受著精液的腥味,把最後一滴的濃白精液吞下了喉嚨裡。

  

  ——————————————————————————–

  第五話

  
  這時,我有些疲憊的平躺了在書房的地毯上。

  紀子突然也趴了過來,竟伸出手摸我的睪丸。

  「老師,這是什麼用的?這樣揉摸著它感覺舒服嗎?和手淫陰莖時一樣感覺嗎?」

  「不…比手淫…要…要舒服多了!」我陶醉在紀子溫柔的撫揉裡。

  沒一會,我的獸性又發了。突然把這十六歲的處女給硬拉起來抱坐在我大腿上,並開始伸了舌頭進入她嘴裡。

  驚訝的紀子先是身體緊張,但不久後就放鬆下來。我亦把手伸入她的衣服裡撫摸著她那還在發育中的圓嫩乳房。

  我一面吸吮紀子甜美的口水液,一面用手指游入她的乳罩裡,擠搓著她那已經硬硬了的粉紅色乳頭。

  「唔…唔唔…嗯嗯嗯……」紀子發出動聽的蕩浪聲。

  我的手從光滑的大腿向上滑游,那裡是沒有任何東西掩蓋的。

  「啊…老師…不要…不…」紀子很難為情地閉上眼睛,輕微地在做無謂的反抗。

  「不要怕難為情。你讓我舒服得射精了,現在我可也要給你一點兒的回報喲!來…快把腿分開吧…」

  「唔…啊啊啊……」

  紀子在我的腿上掙扎著,可是當我的拇指一按壓在她陰蒂上,使勁的顫震著,她便立刻放棄了抵抗,還扭晃著屁股來迎合著那一陣陣的快感。

  我把手攤開,撫摸在那堆春草上,然後向溪谷慢慢前進。終於到達那已經充分濕潤的肉縫上,並開始以中指在縫隙間緩緩推入,鑽進那蜜穴裡邊。

  「啊啊…噢噢噢…痛…痛…」

  「嘿?你不是常常以手指插入手淫嗎?」我為她的痛楚感到懷疑。

  「我…我通常都只是摩擦著外陰唇,不…不敢…插入…怕會令處女膜破裂,那我…我…就會完了…」

  沒想到紀子竟是如此的純真、自愛!我想還是不要誘姦而傷害她的心靈。她是應該把最寶貴的處女留給自己將來喜歡的男人吧!

  雖然這樣說,只是用手究竟還是不夠爽,而她好像對我的愛撫也未感到完全的滿足。

  好!前面的洞穴動不得,那就乾脆走後門吧!我把原來在上邊扭動身體的紀子給移動了一下,換了個小狗撲地的姿勢,然後硬把陽器慢慢地壓入她的屁眼兒裡。

  當然紀子起先是痛楚割心,但沒過多久,經過緩慢的不斷的摩擦抽送後,潤滑的愛液開始流出,屁眼洞兒也鬆弛了少許。我們倆人的動作也開始有著越來越升高的趨勢…

  不冒險弄破紀子處女膜的選擇是對的。再說我也沒有準備任何的避孕措施,讓她以肛門取代前面的肉洞,可省略不必要的後遺症。

  紀子不一會兒就學會運用腿部的肌肉。她控制著屁眼兒的收縮力度感,極力地迫壓著、刺激著我的赤紅龜頭,就這樣的使我達到一陣陣的快感,而紀子自己亦也嘗試到一波又一波高潮的滋味。

  我們兩人似乎同時達到高潮的最頂點而發洩,她喊發出一陣陣的甜美哭鳴聲,而我也身體僵硬直挺地將熱騰騰的濃精直射入紀子的肛門內,哼出了長長一聲的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