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57.表姊的電話


表姊的電話

  第一話

  
  我叫阿慶,今年就讀國中二年級。父親在我九歲時便因車禍去逝,因此身為獨子的我和母親兩個人便相依為命。

  上一個月,母親又因為公事而需要出國。這一回是到四川去,得待上兩個多星期,於是便托付了表姐暫時住到我們家來。這樣一來,便有了人來照應著我,母親也就放心多了。

  秀文表姐是我四舅的二女兒,大我六歲左右,應該有二十歲了。她就在我家附近的一間藝術學院專修舞蹈和戲劇。

  在這兒住時,她通常都是在傍晚時刻才會回到來,所以我們倆的見面時間也不算多,每天就也只談了一些家常之後,便各自回房去做各的事情,直到了那第五個夜晚…

  那夜,如往常一樣,我們在飯後聊了一陣之後,便在八點多左右各自地回房去了。我在作了一小時多的功課之後,又偷偷地拿起房內的電話筒,打起色情電話。聽著、聽著,電話的另一邊不時傳出淫惑的挑逗聲和浪蕩的叫床聲,令得我一邊聊著、一邊情不自禁地手淫起來,終於在數十分鐘之後射精了。

  由於下體留有淫穢物,而且又滿身的臭汗,我於是便走出房,到浴室去沖了個涼。洗刷完畢,我還順便到廚房弄了一杯凍飲料,然後才緩緩地向臥房走去。

  當我經過秀文表姐住的客房時,竟然聽到裡邊還開著勁舞歌曲,似乎還隱約聽到她在裡邊跟著音樂跳舞。我那時居住的是舊式的老祖屋,房門的那些鎖洞的,只需彎下腰來,把單眼湊上窺視,就可以瞄望到裡邊的一些情景…

  

  ——————————————————————————–

  第二話

  
  我驚詫地見到了一個栩栩如生,充滿魔力的天使。可能從小就接觸秀文表姐多了,老當她的姐姐看待,並沒發覺到她的艷麗,如今仔細地窺瞧,竟然發現她有這般的迷惑動人;修長而平滑的小腿,還有其上的一件細薄短裙,不論她什麼時候旋轉起身子,都會伴隨圍繞著。

  她緊繃的上衣顯現了她的大乳房。隨著乳房的高高挺立,整個完美無暇的胸部明顯地自緊身衣服中顯露出來。嗯?不是聽說巨胸是舞蹈者的要害嗎?以一位舞者來說,秀文表姐的奶奶算是極大的了,然而她的迷人舞姿卻又美妙極了,充滿著美觀動感!

  她此時人就在房裡的正中間,跳躍著一系列的性感舞姿。那搖動的堅挺胸部,使勁擺晃地充滿誘惑的臀部,作出旋轉的美妙惑人動作,令我心中不禁地暗自喝采,仰慕之意亦隨之不斷提增。

  隱約中,她似乎聽到了我內心中這無聲的喝采,並且開始回應著,給了我更多想看的東西。她此時突然一邊舞蹈著、一邊竟然開始脫去衣服,不多時就只穿著內褲與運動胸罩,並繼續輕舞著…

  我為之瘋狂,竟然不禁的伸出手,解開褲頭後便奮力拉下,然後緊緊地握著自己勃起的老二,緩緩地搖動起來。

  只見表姐慢慢地她解開著胸罩前的扣子,胸罩應聲落到地上。她一轉過身,正好面對著我的視線,讓我清清楚楚地看了她。

  秀文表姐粉紅的乳頭傲然堅挺,在兩座可愛的白色小山丘頂端,巍巍挺立。她繼續稍稍旋轉著臀部和雙肩,並且越移靠近到門前來。只瞧她挺起胸部,就好像是專為了讓我觀賞而微舞著。

  我一邊自慰著、一邊幻想著把手伸了出去,觸碰表姐那櫻桃般的潤滑蓓蕾。矇矓之中,她似乎戰慄著身子,更移近我,乞求更多的觸摸。我不禁伸出兩隻手,緊握著滿滿的雙峰,並引用拇指和食指,輕輕夾著乳頭,微微地擠壓和揉弄著那乳尖。秀文表姐死命的搖著頭,激烈地作出了反應…

  她烏黑色的長髮,現在遮蓋大半的嬌顏;但她的眼睛,正以毫無遮掩的渴求,燃燒著我赤熱的心。幻景中,我似乎感覺到她正抓住了我的手,緩緩向下引導至她的內褲裡邊。

  我驚訝,雖後卻帶著狂妄的粗暴,把她的內褲給猛烈地撕開。只聽她的浪呼聲震耳欲聾,並按壓著我的頭,要我跪下來檢視她的蜜汁處。

  嘩!秀文表姐的體毛,雖然有些稀疏,卻明顯是黑油油的。

  「能看見她的裸體,不是很美妙?來…撩起她的渴望吧!我會控制著她的心靈,激起她沉睡中的心靈,讓她為你而淫蕩。快…上她吧!」我似乎聽到惡魔發動了一波又一波誘惑。

  他的手指經過小撮的稀疏體毛,讓指尖下滑到她潤濕的裂縫之間,並開始著我的探索和尋覓…

  突然,秀文表姐猛力地把我推倒在地,並粗暴地掏出了我的指揮棒。或許是她在音樂上的造就,似乎對於指揮棒非常的在行,竟能迅速地搖動指揮著它。當然,單獨以手來指揮並非她拿出它主要的原因。

  秀文表姐搖擺了指揮棒一會兒後,便熟練地將它的頂端,安置在蜜處的入口前,鼓起勇氣,蹲站好位置。跟著,她淫蕩蕩地凝視著我,並開始坐下,慢慢地讓指揮棒進入潤穴的秘處,在狂喜中呻吟,然後大聲尖叫我的名字。我也回應地喊出了表姐的名字,並狂戳她的肉洞…

  在這極樂的幻覺中,我瘋狂搖晃著棒子的手,竟不知覺地碰敲著表姐的門,連心中裡暗喊著表姐的名字也不禁地脫口而出。

  「啊!阿慶,你怎麼蹲在這兒?嘩!你在幹啥咧?」突然,只聽到開門聲,並聽到了表姐的大聲地驚訝問。

  我這才從淫亂的幻夢中驚醒,墜回到現實來,並驚詫地發現我的男性象徵,以然噴出了無數的白濁液體,灑在表姐的門房上。然後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光著屁股,面對著表姐。

  我嚇得臉都青了,二話不說地立即站起身來,轉身雙手遮住大陽具,就急忙連褲子都沒穿好,便直奔跑回房去,鎖起了門。

  我愣在裡頭哭了,懊悔自己做出這樣的事來,竟然還被表姐捉了個正著。我好希望就此死去,忘記任何一切有關的事物。

  那一晚,秀文表姐並未追上來質問。我則一直呆躲在房內,並在憂慮和懊悔中疲憊地逐漸睡去…

  

  ——————————————————————————–

  第三話

  
  第二天早晨,我被一陣門的敲響聲驚起。

  「阿慶…阿慶…你醒了嗎?快出來吃早餐了,都十點啦…」只聽表姐的溫柔聲從門的另一端傳來。

  「嗯…今天是週末,不必上學,我想好好地睡上一天…」我裝著有聲無氣地回道,想迴避著表姐。

  「你怎麼啦?嗯…是不是為了昨晚的事啊?其實,那也沒什麼…每一個少年人都是這樣的啦,表姐可不認為有什麼啊!」她還是溫柔地在門外勸說著。

  「……」我沒回應,繼續迴避她。

  表姐看我如此,也沒了法子,就只好讓我愣在房間裡,而自己則走回到廳裡去。

  沒過一會,正當我把頭塞入枕頭下,我房裡的電話突然響起…

  「嘟嘟…嘟嘟…」

  我不耐煩地轉過身來,撿起了電話,驚詫地聽到表姐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她一定是從廳裡的主線大進來的。

  「請問,您是不是阿慶啊?」表姐竟然假裝地嬌聲問道。

  「嗯…是…是的!你是…表姊吧?」我吃吃地問著。

  「嗯!什麼表姊啊?才不是呢!我可是…上天派來消除你煩悶的美麗天使啦…」

  「美麗天使?…」我聽得有些愣呆了。

  「是啊!我已經現身在你家的客廳裡了,你開門看看是不是?」表姊嬌著聲音,繼續說出奇怪的話來。

  「秀文表姐,別鬧了啦!你騙誰啊?」我有些氣惱的說道。

  「誰在胡鬧啊?你開門往外瞄一下,就知道了…」她還是嬌聲說著。

  我心裡頭真被她搞得有些亂了,好奇心終於促使我悄悄地開了門。當眼光從門縫中往廳裡射去時,我竟然真的看到了一個天使,就坐在面對我這邊的沙發上,拿著電話筒望過來。我的眼孔不禁擴大,使得眼前的景物更為模糊。

  「看到了嗎?是不是?我就說我是天使了嘛!」表姊的嬌聲再次地從電話裡傳來。

  「天使…嗯…不…表姐…你…在搞什麼鬼啊?嘻嘻,幹嘛穿著你的芭蕾舞衣坐在廳上嚇唬人啊?」我沒好氣、卻又不禁地笑問道。

  「要不要我告訴你呀?我現在…天使衣之下,就連內褲也沒穿啊!」

  「……」我驚訝無言,不相信表姐竟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不相信嗎?沒關係的,我會讓你相信的…」秀文表姐一邊說著、一邊撫摸起自己來。

  只見她這時正用雙手用力的搓揉著自己豐滿的雙峰,兩個乳房不時地相撞、摩擦著。

  「你看到嗎?我現在正愛撫著自己的胸部。阿慶,你想像一下…啊… 啊…我的乳頭站起來了,那麼的堅硬、那麼的火熱…」

  我不禁把門開得更大,並把頭整個兒探出,想籍此看得更為清楚些。

  「呀…我現在摸到我的陰戶了…啊…啊啊…阿慶,好弟弟…你瞧瞧… 已經濕了,都濕透了…」

  這時候的我,已經半站在門旁,感到這股淫蕩的氣息,不由自主的隔著褲子,撫揉起自己的大陽具。

  「嗯…把褲子脫下啦,把內褲也脫下來…別感到害羞的,這是一件很自然的行為啊!」表姐繼續在電話裡,感性地細微說著。

  我不由自主地聽起表姐的話,把自己的短褲和內褲一拼脫下,使力的用手抽送起勃起的肉棒來。表姐的淫穢的叫聲,也開始不斷地傳出。

  「來…現在讓你聽聽我那裡的聲音…」

  「那…那裡啊?」我慢慢喘著氣問著。

  秀文表姐不再說話,並張開了雙腿,把話筒靠近大腿側旁,手指開始不停地摳著。

  「嗯…食指和中指慢慢地進去了…啊…啊…你聽到了嗎?聽到那動人的聲音了嗎?」

  表姐美妙的陰戶湧出了大量的淫水,使手指在進出與陰唇碰撞時,發出了「啾、啾」的聲音。真得是極好聽的聲音啊!遺憾的是,從我這兒就是無法清楚地瞧個夠…

  

  ——————————————————————————–

  第四話

  
  表姐繼續對著電話講速,並用手指直搞弄她自己的穴洞。

  「啊…啊啊…啊…我…我感到好興奮噢!現在…我正把陰蒂的皮給撥開…嗯嗯…阿慶,快…快看…我用指甲把皮都捏住了…啊…啊…已經膨脹變得這麼肥大了…」表姐淫蕩蕩哼呼著。

  我聽到此刻,真的是再也耐不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往廳裡奔走出去,蹲跪在表姐陰的戶前,大力地深深呼吸,並凝視那潤濕的穴口。表姐什麼也沒說,只繼續地慰挖著自己的潤濕穴洞,並淫蕩蕩地直朝我顏面上瞧望著,似乎很滿意我那露出一臉的興奮感。

  「哦…哦…阿慶…好弟弟,快自慰吧!來…咱們一起來撫摸自己…」

  我站起身來,握老二對準著表姐的巨大乳房,緊緊迫晃著,並愈搖愈加地猛烈,整個的龜頭都腫脹得變的紫紅色了。

  「嗯…嗯…啊!哈…好…好舒服,啊…啊…快要出來了…」這時後,我竟然已經興奮得忍受不了了。

  沒過一會兒,只聽「啊」的一聲,大量的熱白精液直射了出來,儘是噴灑在秀文表姐的奶奶上,弄得那兩顆大肉球黏涕涕地。

  「啊喲!怎麼已經射精了?人家我都還沒好呀!嗯…嗯…現在我要把電話筒放進去了!來…你過來幫幫我撫摸這立起的陰蒂…啊…啊啊… 對…就是這樣子…」

  表姊在我揉壓、捏按著她的小肉粒時,自己則用舌頭把聽筒都舔得潤濕濕地,然後慢慢地將它往自己陰穴的縫隙間推放進去。

  「啊…啊…啊…好粗…好舒服呦…嗯…嗯嗯…」

  「嘩!怎麼?整個都能放到裡面去了啊!好嚇人…」我心裡暗道著。

  表姊開始用力的抽送著,發出陣陣誘人的「滋…滋…」聲響。

  「好弟弟,你聽到那聲音了嗎?這就是我肉壁裡邊摩擦的聲音喲…好不好聽啊?這不是你一直以來渴望的聲音嗎?」

  「……」我簡直是瞧呆了,張大了口卻說不出話來。

  我才剛剛洩了的肉棒,此刻卻又神奇般突然地復活了起來,並勃得膨膨地,比先前還更加地挺硬、更加地粗長!

  我瘋狂起來了,全身只覺熱氣騰騰地,猛然地靠了過去,強行地將聽筒從表姊的陰道裡抽拔了出來。

  「來!快呀!好姐姐…快把我的放進去吧!」我像只狂獸般地吼叫,哀求表姊讓我進入她的體內。

  「不!不行啊…阿慶,我們可是姊弟,這樣是亂倫的!」

  表姐的情緒開始亂了。然而,她話還未說完,我便已經代替了聽筒,雙手攤開她的大腿,強行地推插了進去!

  「什麼姊弟啊?我…只是你表弟!表親相戀…本來就是常有的事嘛!有什麼好擔心的啊?」我半閉起眼睛說著,並一邊使勁地激昂戳插著表姐溫熱的濕潤嫩穴。

  表姐的那兒真的好緊迫啊!穴洞裡頭的滑爽肉壁,又有彈力、收縮性又夠勁,真是人間極品!我為之而近乎瘋狂…

  「不…不…快拔出來…拔出來啊!你還只是個孩子,我們不能這樣子的!」她一邊急得喚叫著、一邊卻又積極地配合著我的抽插而搖擺。

  只見表姐不停地晃動著她的水蛇細腰和圓潤屁股,雙手緊抓著我的肩膀,似想推開、又似把我拉靠得更近。哈!冰冷冷的聽筒,怎麼能比的上我這條熱呼呼的活躍大陽具呢?難怪她會難捨難分…

  「嘻嘻…我的好表姐,其實…我老早就已經破身了,還是跟三姨媽干的呢!」我笑著,在她耳邊微微說出。

  漸漸地,表姊也不再作那無力的抗拒,反而更加地使用腰力,甚至發出歡呼的浪叫聲,配合著我這小表弟的戳抽節奏,使勁地搖晃著她白嫩圓滑的屁股。

  「來…腰再用力一點,對!用力一點…」表姊淫蕩地搖晃、吩咐著。

  我滿身時汗水,並用盡了全力地在秀文表姐的陰戶中抽送,爽得她瞇著媚眼兒,盡情地享受著我帶給她肉體上的快感。

  大約抽送了一百多回,我又變換了姿勢。叫表姐伏趴在地上,我從她後面插入,繼續我的抽弄,直把她戳幹得「伊伊哦哦」大聲地呻吟呼喊著。

  最後,我又將她橫躺在沙發邊沿,而我則站著,然後捉住她一對修長的美腿,高高舉著,並向左右以一個「人」字似地分得開開的,讓粗大的龜頭撥開小陰唇,直插陰道的最深之處。

  秀文表姐被戳得興奮狂叫著,我也越干越有勁。只見表姐一次又一次地酥麻、全身顫抖著,手腳有如八爪魚似,肉緊地纏著我的身體。她那陰道裡的淫液,如泉水般地濤濤湧出,洩了一回又一回…

  「嗯…嗯…阿慶,你這小鬼還真會弄啊!我從下面到全身都讓你搞得舒服死了!」表姐累得直喘著氣,說道。

  「姐啊!我也忍不住了…要…要射了,我要射在裡面!」我繼續再抽弄著;仍然讓粗硬的大陰莖使勁戳插在秀文表姐濕潤的陰壁之中。

  「那…不行啊!快…放到表姐的嘴裡來,你可以盡量射在那裡邊!」

  表姐一把抓了我的肉棒,迅速地往嘴唇間送入,並激盪地吸吮起來。這一來,我真的崩潰了,腰部用力一推,屁股使勁一擠,滾燙的精液都衝進了表姐喉嚨的深處…

  過了好一陣,當我拔出那一直留在表姐嘴裡面緩慢地軟化下來的肉腸時,夾耤著口水的精液,便泊泊地自表姐的嘴唇角流出了。

  我拿了茶几旁的衛生紙,打算為她擦乾淨,然而,她卻笑了一笑,竟用嘴舌為自己舔乾淨。

  「嗯…好好吃啊!你可知這東西的蛋白質高,吃了對皮膚可好呢!」

  只瞧她熟練地又用口吸、又用舌舐,把我肉腸上和她嘴裡的淫穢物,都吞併入肚,然後整個人才躺落在沙發中,瞪開著雙眼,深呼吸著。

  這時,我也趴睡在表姊的身上來,依靠在她那雙即軟、又溫暖的胸脯上,那感覺真好。我們兩人就一起地那樣躺著…

  

  ——————————————————————————–

  第五話

  
  「阿慶,你…射了這麼多,真的是長大了噢!」表姊突然撫摸起我的頭髮,微聲說著。

  「……」我的臉熱了起來,不知道該如何回她。

  「小鬼頭,你以後可不行再躲在我門外偷窺了!那是不禮貌的!如果有需要的話嘛…就大大方方地敲門進來,我會讓你看個夠、爽到你死的…嘻嘻…」

  我聽了,高興極了,又再次地興奮起來。雖然軟化了的小弟弟已經昂不起頭來,但是我的舌頭還是非常的有精神,並靈活地再次往表姐的肉穴裡挑撥著;又舔舐、又吸吮、又啜咬。

  此時,廳裡又再次迴響起表姐的淫蕩浪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