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59.變態的鋼琴老師


變態的鋼琴老師

  
  第一話

  
  十五歲那年,由於我的前一個鋼琴老師隨她的丈夫移居到印尼去了,媽媽便為我再找來了一個新的老師。

  我非常的喜歡這位新的鋼琴老師,但並不是她教得好,而是由於她張得實在是太美艷迷人了!二十九歲的她簡直就是「中山美穗」的翻版複製人。她不但身材、外貌和頭髮像極了,就連名字也叫美穗,真令我懷疑她是否是中山美穗的超級迷,連名字也改為美穗呢?

  這位美穗老師雖然張得動人,但脾氣卻是令人不敢恭維。往往只要我彈得有一絲錯誤,她手中的那根長尺便會毫不客氣的劈打在我手指背上,有好幾次還敲打我的頭,痛得我幾乎流下了「英雄淚」來!

  但不知為何,我卻又偏偏的特別喜歡這位「壞」老師。有好幾次媽媽看她如此的對我作體罰,有些心疼的想另換一個老師,都被我的極力反對而不了了之。

  這一天中午,在美穗老師來到不久,媽媽便因為和林阿姨約好,便匆匆離去,臨走前說要到傍晚才會回來,還叫我要乖乖聽老師的話,把鋼琴學好。哎喲,真囉嗦啊!

  今天的美穗老師與平時有很大的不同,我有好幾次彈錯了竟沒受到她任何的指責,還笑著要我用心點,從新再來一次。我反而被她這突而其來的改變而使到我無法集中精身,一而再的彈錯…

  這時,她叫我完全地停下來。我正準備著她的挨罵和那根慣性打過來的長尺,然而,兩者都沒發生!美穗老師反而對我說可能是我太累了才會一直出狀況,要我休息一會兒。

  

  ——————————————————————————–

  第二話

  
  美穗老師和我就坐到廳裡的沙發上。我們倆默默無言地坐在那兒大約十分多鐘之久,我不時的斜視著美穗老師。不!應該說是偷窺著她胸前那沒扣好的衣領前露出的深乳溝!而我的小弟弟,也不知覺的逐漸勃起,只見美穗老師直瞪著我微笑,不知她是否察覺到我的歪思想,令我好不自在地把雙腳合起,令得那勃起的老二更加不舒服!

  突然,美穗老師站了起來,走到大門旁邊,撿起了一個紅皮項圈帶似的東西。她問我道:「阿慶,這是什麼啊?」

  「噢…那是我買給鄰家狗兒的狗用項圈!我媽媽不許我養狗,所以就常跟他們家的狗玩。那狗兒非常喜歡我呢!」我得意的說著。

  「嗯…你喜歡狗?那…趴下吧!老師今天就要你…做狗!快…照我的話做!難道你不願意做老師的寵物嗎?」

  我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呆呆佇立在那裡。我凝視著老師,很想問她說這是開玩笑的吧?可是看到老師一本正經的嚴厲模樣,我知覺老師的命令並非是在說笑!

  「你還在等什麼?…來,快趴下!」

  我也不知為何會聽令於老師的怪吩咐,立即在冰涼的地板上,四腳著地的趴著。在這剎那,自己也真得有點兒像變成狗的感覺。

  「來…爬過來!嗯…乖…真是乖乖的好狗兒啊!」美穗老師稱讚我。

  只見老師蹲在我的面前,把那紅色的項鏈套在我的肢子上,把它給固定著,然後搖著那鏈子嘩啦嘩啦地響著。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成為了一條狗。而美穗老師則拉著鏈子的另一端站起來,變成了我的主人。

  美穗老師用力地拉著鏈子,然後就這樣在廳裡走來走去。我也就得忍著膝蓋的疼痛拚命地跟著爬。

  「老師…慢點啊!我…我…」我急的說不出話來。

  「你是狗,所以不能說話,明白嗎?」美穗老師搖搖頭說著。「要學狗兒汪汪地叫…汪…汪…知道嗎!」

  我連做夢也沒有想到老師會跟我玩著這麼樣的一個怪遊戲。

  這時,美穗老師有發出另一個更驚詫的吩咐。她竟要聞立刻當場把衣服給脫光光。我還在猶豫的時候,美穗老師就一腳踏在我頭上,厲聲地斥責、催促著我。

  我急忙地把衣服給脫掉。

  「喂!褲子也脫掉…內褲也要脫啊!」美穗老師邊罵道、又邊笑著。

  老師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啊?我困惑地看著她。然而,我始終還是照她的話做,直到全身裸露地跪坐在地上,以雙手合遮蔽著我的老二。

  「嘩!阿慶,想不到你的小弟弟竟有如此的粗大!才十幾歲就長得像一條大水蛇啊!」美穗老師一邊說著、一邊竟將自己身上的外服也給脫下,只留著一身淺紫色的花邊性感內衣褲,姿態非常的妖媚。

  她要我趴著不許動,接著便步入了廚房。

  當老師走出來時,她不知在那兒找到了一些剩菜,倒在一個小碗裡,拿到了我的面前命令我吃,並不准用手,只能用嘴像狗那樣吃。

  我沒想到這樣的吃法居然會是如此困難。經過很大的努力,我還是陷入莫大的絕望裡。只要稍許把飯菜弄灑到外面,就會飛來毫不留情的罵聲和腳踢。

  好不容易總算吃完後,竟又被美穗老師狠狠打了一頓。因為在碗裡還剩下一些菜汁。

  「壞狗兒,要吃光光!要舔得像鏡子一樣的光亮才行!」

  我含著淚珠,照她的話做了,可是臉和嘴都已經髒兮兮的了。

  美穗老師這時又再次做出令我驚訝的事!她居然用自己的舌頭,把我臉和嘴巴給舔得乾乾淨淨,使得我又狂喜、又興奮,赤裸的肉棒竟在不覺之間已經勃起翹上,並輕輕地彈動著。

  美穗老師往那兒看了一眼,無動於衷,甚至於好像根本忘記我是一個人。只見她躺在沙發上,微笑的看著我,並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沒有做其他的任何事,就這樣大概待上三十分鐘以上。

  就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坐或像狗一樣地臥著,長時間忍受著腳麻和雙膝的痛苦。然而,在這一段時間裡,我的陰莖就有如那叫春期的動物一樣,始終是勃起硬挺的。

  我的腳再也忍受不住了。我像狗一樣地開始對著美穗老師汪汪叫。終於,從等待中被解放出來。我在這時也得了到獎品…

  美穗老師雖然命令我繼續做狗,但這一次是要我用嘴巴來拉脫下她那38D的胸罩,又命令我要用舌頭使她高興。

  我用了很長的時間吸吮著美穗老師圓美的乳房和乳頭,慢慢使得她進入歡樂的世界裡。而當我的臉靠近她那已完全濕潤的下體時,美穗老師好像換了一個人似地,軟化無助地蠕動著身體,並哀求著要我用舌頭盡量地伸入她蚌肉的縫隙裡頭。

  「啊!舌頭伸進去啦!把舌頭更伸長…對…對…乖…要一直鑽到…到最裡邊啊!」美穗老師抓住了我的頭髮,不停地這樣喊叫。

  美穗老師已經完全變成了我愛撫的玩具。同時,我也是完全變成她的手淫工具。我對現在的一切感到莫大的歡樂。這時候,舌頭已經用的快不信了,似乎要麻痺了,可是我還是忍耐著。

  淫蕩的呼喚聲不斷地從美穗老師嘴裡吐出,我的啜舔口技,使得她好幾次地登上最高峰,爽到她的雙眼都反白了!

  美穗老師歇了數分鐘後,發覺我的肉棒還是那樣可憐的勃起時,就命令我採用教狗站起來的方式,學狗那樣站立著。

  當我從趴在地上站起來,露出肚子和挺直的肉棒時,美穗老師便逗弄著我,嘴裡唸唸有詞,用手揉搓我那已僵硬的肉棒。

  美穗老師先用左手刺激我的睪丸,然後右手也開始撫摸我紅腫的大龜頭。這時候,我的臉上露出了即痛苦、又爽到入骨的莫名其妙表情。她一直不停的揉弄著、扎壓隨,不到片刻我就雖著一聲狗叫,把精子都給射了出來!美穗老師立即地用口把它給含著,並把我溫熱的濃味精液都吸吞入肚…

  

  ——————————————————————————–

  第三話

  
  美穗老師赤裸著地站了起來。她似乎在尋找什麼的在廳上巡邏著,然後手裡拿著什麼東西,又來到我的面前。而我也赤裸地跪坐在那裡,就好像忠實的狗等待著主人的到來。

  「看…阿慶!看我給你找來了什麼?」美穗老師手上拿著的是一條紅色緞帶,那是媽媽剛才用來綁束準備送給林阿姨女兒的禮物剪剩餘的緞帶。老師拿這個過來又想做些什麼呢?我無法透視她的意圖。

  「喂!站起來…立正姿勢!」美穗老師吩咐後,蹲在我的面前,用手指彈了一下我那又挺立起來的陰莖,然後把紅色的緞帶卷在我陰莖的根部,並用力打了個結,還用剩餘的部份束了給漂亮的蝴蝶結。

  「啊!好痛…痛…老師…」挺起的陰莖被猛力的捆綁著,我不由得叫了出來。

  「我怕你又認不住地就射出來,所以給你綁上。不滿意嗎?可是很可愛呀!去照照鏡子,嘻嘻嘻,真的好可愛啊!」

  被弄成這種樣子又被取笑,雖然是很大的屈辱,但我卻感受到一種奇妙的快感,從後背掠過。如果這種樣子被人看到,大概只有去尋死算了。可是,這是我和老師兩個人的秘密,想到這裡,我也就產生莫大的歡喜。

  對我嘲笑了一番之後,美穗老師就叫我去拿瓶乳液來,然後就把美麗的身體躺在地毯上,並命令我塗在她身上每一吋的地方。

  「用手像按摩一樣地慢慢塗,但不要用力按。」老師吩咐著。

  我把乳液倒在手掌上,輕輕抹在美穗老師的嫩滑身上。我此時還得一面拚命地忍耐著被紅色緞帶帶來的痛楚。因為撫摸著老師的肉體,更加刺激著我的性慾,對自己陰莖的不斷膨脹,感到愈加的痛苦!

  「你怎麼了?…阿慶,你…想跟老師做愛嗎?想用你那根肉棒插進來老師的穴穴嗎?」經過一番按摩,美穗老師突然露出淫蕩的笑臉,對我提出這尷尬的問題。她當然知道,我對這問題不知該如何的回答。她肯定是故意這樣問的。

  「別假啦!要不然在老師面前把小雞雞弄成這麼大是什麼意思啊?」她吃笑的望著我問道。

  「那…那是…是…」

  「你是在想淫穢的事情吧?是在幻想幹著老師的處女洞嗎?」

  「……」

  「你想要老師摸你嗎?還是你想要摸老師的濕透的陰唇啊?」美穗老師一邊說著、一邊把雙腿攤開,張得整個外陰唇大開著門戶,似乎在歡迎等著我的進入。

  就是在這樣做語言遊戲中,我的心境被她弄得更加的亂了,且更加的瘋狂刺激。就在這時候,我輕輕驚叫一聲,立即握緊自己的肉棒,因為他覺得要射出來了。

  可是並沒有那樣。是因為用紅色緞帶用力捆綁的關係吧?雖已經達到界限,卻又沒發生射精現象,是否因為失去射出去的路,而精液又跑回去了呢?本來就將會獲得快感,這樣一來,就覺得有一種無法排泄的不滿感。

  「你怎麼了?」瞭如指掌的美穗老師似乎有意地問著。

  「老…老師,哦哦…我…我已經…不能忍耐了!」

  我話還沒說完就已撲到美穗老師的胸上。我在這剎那忘了自己,將臉靠在老師那豐滿的乳房上磨擦,又找到小小像草莓的乳頭含在嘴裡。同時下意識地把紅色緞帶綁尾的火熱肉棒,壓在麻美子的下體上不停地扭動、摩擦著。

  美穗老師看到我這情形,雖然允許我撩弄她的乳房,但對於想插入下體的動作確不認同。一直緊合著雙腿,不讓我進入。她抱著我的頭,在我耳邊輕輕說:「阿慶,別急…你先使老師舒服舒服吧。」

  我看著美穗老師的臉,竟發現她的眼睛是今晚第一次含帶有濕潤的溫柔光澤。

  「我要你…舔…舔老師下面那…那有毛的…嘴唇…」

  「用舌頭嗎?」

  「那當然啦!難道還用屁股嗎?」她諷刺性地笑著說。

  說完之後,美穗老師讓我仰臥在地毯上。然後竟騎在我的臉上,雙手輕輕按壓在我的胸前。這也就是蹲著撒尿的姿勢,使她的秘處正位於我的眼前,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粉紅色濕潤的肉洞、略深色的肛門眼,都毫不吝嗇地暴露在我的面前。

  美穗老師大膽的分開大腿,小陰唇完全綻開,甚至於還能看到裡面紅色的滑嫩肉壁,然後她的屁股慢慢低下來,摩擦著我的鼻粱。我似乎穩聞到那可能是老師的屁眼臭味,聞著聞著,竟覺得逐漸變成散發著芳香的甜美味道。

  我很自然地伸出舌頭舔老師那最美麗的屁眼。嗯!發出啾的聲音,我在那神聖的地方拚命地吸吻著。美穗老師的身體也開始直顫抖,她的肉蕊已經濕潤,隱約發出嘖嘖的聲音。

  我的雙眼正焦視著美穗老師的肛門,每當我的舌頭舔到那肉縫時,它就開始蠕動。

  「啊…啊…真…真爽!用…用力…」騎在我臉上的美穗老師,很顯然地顯示出她那亢奮的性慾。

  我拚命地運用舌頭和嘴唇,盡一切努力伸出舌頭,並從屁眼兒舔滑到她那充滿蜜汁的陰道內,不斷交替地舔來舔去,還把美穗老師那因高潮而洩灑出的香甜淫水全都給吸吞下去。

  原以為瘋狂地洩過一次就完事了,可是有如海嘯般強烈的高潮感卻一而再地直湧到美穗老師的全身。

  「啊…啊…不…不行了…啊…又…又洩了…洩了…」美穗老師全身不停地顫抖,在激烈的痙攣中,她的身體好像被丟在空中,然後又像在雲霄一樣猛然下降的瘋狂快感!

  我不大明白為什麼美穗老師不肯直接和我性交,反而弄得我滿臉都是她的淫穢液汁呢?為什麼不答應讓我越過那最後的防線呢?我實在無法理解。

  經過這一次,每當美穗老師來教琴時,只要媽媽不在家或外出,我們便會偷偷玩著各式的變態行為。我真想把陰莖插進入美穗老師的身體裡,但問過了好幾次,她都只為我在體外射精。不是以手,就是用口來解決。雖然我也感受到相同程度的快感,然而下面那空虛感畢竟…

  是不是異常?是不是心理變態?有時候我也會感到不放心。但究竟那不是最重要的問題。能和美穗老師在一起,我就已感到了滿足,而且能和老師做各類充滿怪僻的性行為,不管是不是違背異常道德,對我而言,這一切都像是個夢幻一樣的美妙故事。

  只要美穗老師願意,我會繼續和她的關係,全心全意地做她那條可愛聽話的狗奴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