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60.美香的誘惑


美香的誘惑

  
  第一話

  
  我叫阿慶,現年十五歲。父親是在我九歲時因車禍去世的,身為獨子的我便從此和母親倆人相依為命。

  母親在接管了父親的地產業務之後,常常因為公事而需要出國。這一次,母親又得前往泰國出差六天,於是便通過了友人的介紹,找來了一位叫美香的阿姨來照顧我的起居,並順便看守門戶。

  在美香姨來後的第三個夜晚,她如往常一樣,懷著一顆猿意馬的心,然後在睡前洗了澡,為的是要有一個好的味覺感受以及較為敏感的觸覺。這位年約三十歲阿姨的性慾似乎特別的興旺,每晚都得自慰一番才可入睡。

  她在床頭放了一瓶全新的潤膚油,然後放鬆全身呈大字形躺在床上,用手大致撫摸全身。接著,美香姨便以手指輕輕的搓揉乳頭這個小小發電廠,似有觸電的感覺。她的手指輕探著乳頭的紋路,待乳頭微微勃起,就可輕易的柔柔掐住,使乳頭越硬越挺起來。

  美香姨用手指來回地推彈著挺腫的乳暈,再來沿著皮膚表面,滑到陰戶處,並一會撫摸著那梳松的陰毛、一會又扯一扯那陰毛,使它微微發痛,刺激著感宮。接著,她的手掌穿過陰毛,搓到陰唇邊緣,接觸到陰縫。這時,她已經開始濕了,伸手去拿那瓶潤膚油,不過冰冷的瓶身使她忽然黯地傷感。

  老用潤膚油也已經膩了,而且「可以預料」的性感度是致命傷,常常使得那正要發射升空的情慾寞然地降溫。她深呼了一口氣,試圖想想看有沒有其他的新方式是她沒體驗過的。

  「嗯!阿慶雖還未成年,但總歸是個男的,他有陽具,應該也會勃起的!更況且他這個年齡的少年是最容易受誘導的…」她突然想起了睡在隔房的我,並湧出了一個奇異的念頭。

  其實美香姨早就察覺到我這幾天來,就經常藉機會有意無意的接觸她那豐滿的身軀,並且還不時地以一些黃色笑話來撩起她的淫意。昨晚還甚至發覺我企圖偷窺她洗澡呢!

  美香姨看了看時間,是十一點半了。明天是週末,我不必上學,應該還沒這樣早就睡。於是,她起來披上了睡袍,走到我的門口。那走動時陰唇來回磨擦的快感,更令得她再次感受著莫名的興奮,亦加堅定了她這不道德的決心。

  「阿慶,阿慶…你睡了嗎?」她敲了敲門試探著。

  「啊!什…什麼事?我…我還沒睡,馬…馬上就來…」我有點驚詫的回應著。此刻,我正湊巧地連想著美香姨那雙大奶奶,並打著手槍!

  我急忙地把短褲穿上,然後開門去。只見美香姨竟走了進來坐在我的床上,然後脫下睡袍的一角,露出那光溜溜的嫩滑肩膀,向我投了一付哀求的眼神。

  「阿慶,來…你過來幫我看看。我今天不知怎麼地,全身酸痛,由其是這肩部,好疼…好痛啊!」她嗲聲地哼道著。

  「哦…好…好的…阿姨…」我有點兒受寵若驚地答著。

  「哎喲,都說了不要叫我阿姨嘛,我可是連三十還沒到呢,叫我美香姐姐啦!」她笑聲說道。

  「好…好!美香姐…讓…讓我幫你按摩一下,很可能是你工作過量所導致的酸疼吧!」我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按摩她的肩膀。

  接下來的一小段時間內,整個房間都沒半點聲息。美香姐先是享受著按摩的觸感,而我則是不知要說些什麼。而且那勃起了的陰莖,使我更加心虛的不知所措。

  「阿慶,你今年幾歲了?十五歲了吧!哈…也不小了,你看你…聲音也已經變粗了!」美香打破沉默地笑說著。

  「是…是啊!親戚們都因此而取笑我呢!」我不快地歎聲問道。

  「好…好了!肩膀夠了。現在…換腰部和屁股吧!」說著,她便很自然地把睡袍完全地脫下,屁股向上,赤裸裸地睡躺在床上。

  當我以那顫抖的雙手按壓在她圓滑的屁股時,美香姐竟然還把雙腿慢慢地打開,半張的外陰唇就完完全全地展示在我眼前。她這一個舉動令我猛吞口水,陰莖更是膨脹得硬挺挺的。

  「阿慶啊!你上了國中後,有沒有什麼疑惑的問題啊?有問題的話可以問姐姐,知道嗎?」

  「嗯?沒問題,我在學校裡可是頂尖精英啊,功課決沒問題!」

  「哎喲,我是指身體發育的方面啦!你已進入青春期,有沒有覺得一些異樣的感觸啊?姐姐會一一為你解答啊!」

  「喔!嗯…嗯……」我有些臉紅的細聲回道。

  美香姐這時突然翻過了身來,赤裸裸的美景便呈現於我面前。我不知如何是好,眼睛也不曉得要看哪邊。我想把頭偏轉,然而雙眼卻不聽指揮,一直瞄視著美香的胴體,特別是她下腹部的那一大撮陰毛,對它更是充滿了好奇。

  美香正觀察著我的反應。她原本對自己那三十歲稍微走樣的身體,已經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充滿自信,連在丈夫面前光著身子也有點心虛。然而,她相信她的裸體對我這小毛頭而言,應該是無從挑剔的。

  「來,現在從姐姐的乳房開始按摩。」看著我的短褲前端已是高高地隆起,美香更有自信地說著。

  「……」我呆若木雞狀,傻乎乎地愣住了。

  「知道怎麼做嗎?來…我教你。這要用揉的知道嗎?然後輕微地按壓著它…」說著,美香便拉著我的手,往她自己的胸部前放落。

  我剛開始還有些怕怕的,但看美香姐如此豪放,也就大著膽子又捏又搾地。而美香一點也不管自己乳房的反應,一直注意我的胯下。事實上,她要我按摩乳房不是為了自己,而是藉以引起我的性慾。這一點似乎奏效了…

  其實,我老早就已經有過性經驗了,只不過每一次的遭遇和過程都不同,所以每回都覺得有新鮮感。

  「阿慶,感覺怎麼樣?」她問。

  「嗯,好軟,感覺好好…」我裝著像初哥般問道。

  「來,再來是這裡!」美香指著自己的乳頭。

  面對那兩粒暗紅色小葡萄,我知道無法用揉的,便改用搓、用捏。沒幾下子,美香的乳頭便變得硬硬的了!

  「好…好啊…嗯…嗯…」

  對於美香姐這樣的反應,有如給予我一種肯定。我更加邁力的揉壓著她的那雙大奶子。

  「嗯…好…阿慶…現在換到大…大腿…嗯…嗯…」美香的語氣已帶有呻吟的聲音了。

  我的雙手立即遊走到美香的大腿上。我的眼睛一直盯著那黑濃濃的陰毛。當我一摸美香的大腿,就發現她大腿上已經濕濕的了。我為了能更方便使力,便乾脆爬上床去。

  此時的美香已經把腿張得開開的,我稟氣凝神地看著那呈現在眼前的陰阜。茂盛黑黑的陰毛之中,露出兩片肉唇,略帶咖啡色的邊緣到了中間就顯現鮮紅色的,藉著反光,可以看到裡面整片都是濕答答的。

  正當我忍不住準備伸手去摸它時,美香突然坐起了身,並以她的手往我的胯下摸過來。我本能的稍稍退後,一種動物為了保護重要器官的本能。然而,美香不顧我的反應,一把便緊抓我的下部,並又搓又揉的。我以為美香姐因他的生理反應而感到不高興

  「嘩!好硬…真的好硬喔!」

  我對美香所用的言語挑逗及動作的刺激,顯得不好意思,臉紅的不知如何處理。

  「來…快…站起身來,把褲子脫下!」美香姐開始為我脫掉褲子。

  從美香的眼神、動作、語氣的挑逗情況下,我意識到了她的異常。我完全配合美香的動作,待她一退下我的褲子和內褲,完全勃起的陰莖就蹦跳了出來。我那生澀的陰莖雖然像是剛露土的春筍一樣的青嫩,但型號已足足有七吋之長。她驚訝地、貪婪地,望著我的肉棒,這可是她夢寐以求的。

  我有一半的龜頭還躲在包皮內,粉粉紅紅的,就像靦腆的小男孩有著蘋果般的臉頰,放眼看去,還挺可愛的。美香開始縱觀整根陽具,只見它翹得老高,似乎迫不及待的想一飛沖天。再往下是那一大一較小的沃大睪丸,正在那兒搖搖欲墜地搖晃著。

  只見美香將鼻子湊近我的龜頭,並用鼻頭輕微磨擦那紅腫龜頭。她立刻嗅到了一陣男人龜頭特有的味道,這刺激得她伸手一握,一股熱氣傳到了手掌心,然後順勢把包皮往下拉,此時整個的大龜頭完全暴露在空氣中。她細細的觀察它,光滑的表面在臥室的燈光照射下,光彩奪目,小小的尿道口就像金魚嘴般地一開一合。

  美香此時已經忍不住地將舌頭往尿道口舔了又舔,而我頓時感應到一陣陣的酸麻,兩腿一軟,跌坐在床上。美香要我再次地站起來,因為這樣才能看得清楚我一柱擎天的陰莖,以及那搖搖欲墜的可愛睪丸。她接著張口將整根陰莖含進口中,死命的塞、死命的吞,吞到不能再吞為止。

  她感受到龜頭正頂著喉嚨深處,再來吐出一點、吐一點、吐一點。到最後,她將牙齒卡在龜頭冠,這樣一來,只剩龜頭留在嘴裡內,然而便用舌尖將龜頭舔濕,讓舌頭在龜頭冠邊緣遊走,用舌頭感受包皮繫帶的存在。

  美香姐進一步地用舌尖頂開我龜頭的尿道口,這時那道管中已經盛滿黏黏的濃液了。只瞧她用舌頭把它舔得乾乾淨淨,再把整根陰莖給吞進去喉嚨端,完全含住它,然後緊縮的紅唇開始了劇烈的抽送!

  此時此刻,我感覺自己的陰莖正隨著心臟的脈動,一漲一縮,拍打在她的口腔內部,並被她的舌頭圍攻著。我龜頭的脈動頻率越來越有規則、且越來越快。美香似乎也發覺了這異樣,經驗老道的她意識到可能是我將快要射精了,於是立刻地又把我的老二給活生生地吐出。

  吐出來時,我的龜頭和美香的嘴唇還沾著那黏液及美香的口水的混合液。我忍不住又坐了下來,而陰莖還兀自在那兒一跳一跳的。美香這時要我平躺下來,然後抱住我的頭,在我的耳邊,一會兒輕輕地吹著氣、一會兒小聲地說著:「現在你就照我的吩咐做就好,知道嗎?」

  我愣愣地點了點頭。美香對我所做的這一連串挑惑,早已經令得我陷入飄浮狀態,完全無法控制自我,就連說話都幾乎說不出來了。

  經過這一番的稍息與身軀移動,我的陰莖開始軟化了少許。雖說還是膨脹腫大,但硬度已達不到美香盼望的標準。她再次用舌頭活動整根陰莖,搓磨、吸啜,果然大老二像重整過的軍隊,又恢復了雄風。美香一見機不可失,馬上一腳跨過我的身體。面對我這任她宰割的童子雞,一切局面都由沙場老將美香掌控著。

  美香採取以上騎下的姿勢,面對著我,呈蹲好馬步。我從美香的兩腿之中看過去,微張的兩片肉唇,懸著一兩滴淫水,隱約的冒露出濃密的陰毛中。

  突然,美香以右手握住了我的陰莖,來回套弄了幾下,然後左手撥開濃厚的陰毛,撐開那兩片濕濕的陰唇。我停止了呼吸、縮緊肛門四周的肌肉。緩緩的,我感覺到美香的手把龜頭頂到陰唇邊緣,抹了抹上面的淫水,接著把勃起的陰蒂上的包皮往下一拉,用力一推,引導我的龜頭上的尿道口去撫開她陰戶的縫隙間。

  就這樣一直撥動、一直往上頂。美香感到陰道開始一開一合,是時候了!她扶正龜根,卡在陰道口,順著陰莖勃起的角度往下坐去,而我的陰莖就這麼插滑進入她的身體內。

  啊!多美好的感覺,我忍不住地伸手去撫摸那交接的地方。美香的那裡非常的濕潤,淫水已經流滿了整大片草原。我觸覺到有許多扭曲的肉糾結在一起,一股一股的快感從我的龜頭處傳來。

  我的肉根被美香陰戶內四周溫暖濕濡的肉壁緊緊包縮住,而龜頭前端則一直碰到肉縫,然後撐開、再撐開。而推開後的肉壁又再次夾住了我的陰莖。這種感覺是慢慢的、且持續著的傳到我的腦部。美香則不時搖晃著腰部和屁股,並扶正陰莖,隨時調整插入的角度,直到陰莖最後已完全插入為止。

  雖然只有陰莖被完完全全的包含住,事實上我卻像全身都被包裹在裡邊,興奮到了幾乎爆血管。這時,我的龜頭似乎頂到一個稍微硬的東西就再也無法前進了。美香此刻也往前向下趴在我身上,並緊緊抱住我,同時輕巧地搖擺著下身,繼續讓彼此的性器官抽動著。

  美香的頭斜靠我的臉頰,我似乎可以聽到她一陣一陣低沉的喘息聲傳了過來。她轉過頭親吻我的嘴唇,並且深深地吸住我的舌頭。跟著,美香的舌頭頂開、並繼續往我的口中伸送進,就在美香的引導下體會到一輪劇烈的「法國式接吻」!

  同此之時,我的陰莖仍舊活動在美香的身體內。我好幾次試圖在陰莖上使力來回移動陰莖,然而每次一用力,陰莖就受到來自陰壁四面各方的壓縮,接著就是一陣一陣的刺激快感從陰莖傳到背骨裡。這使得我更加的猛烈往上狂抽插著,而美香姐也發瘋似的死命搖擺著她的圓滑大屁股。

  漸漸地,我四肢無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陰莖上,然後一陣幾近虛脫的感覺伴隨著解脫。終於,睪丸緊縮,一股不可壓抑的熱流至陰莖內部爆發而出!

  正趴在我身上的美香,下體正享受著那膨脹緊迫的感覺,當正狂飆扭動屁股體驗著陰莖磨擦的刺激感,突然覺陰道一熱,不對勁,準是洩了!此時,我的陰莖正逐漸在消退當中,她還來不及反應,一移動屁股,陰莖就跟著滑溜出了陰道。

  「嘩!怎麼這麼快啊?」美香姐不禁皺起眉頭,不經意的脫口說出。

  這句聽在任何男人耳裡,準是對他們的自信一大打擊。然而,我卻不以為然,十五歲的我認為能做到如此已經是難能可貴了。我似乎還有些的沾沾自喜。

  「唉!以後你要射得先告訴我,知道嗎?」她意猶未盡的訴苦著。

  「以後?美香姐姐,不如我們就現在再來幹一次吧!我這次在射出之前會先告訴你的!」我一臉笑呆呆地說。

  「喔?現在?可是…」美香有點不相信我的能力,反疑問道。

  我的陰莖雖然已經軟化了,但經剛才的磨擦,還是腫熱熱的。年輕就是年輕,一經自己用五指搖晃了十數下,加上殘留龜頭之上的潤液,馬上地又勃起了。讓美香又重燃著希望,且流露出歡騰的笑臉。

  美香姐這時又驚又喜,我的肉棒這回似乎勃得又比前先的還要大、還要硬!她趕緊握住那根肉棒,往嘴中又吻又吸的。

  這一回合,我可是要反守為攻,我使力的推著美香姐的雙肩,令得她往後傾倒在床中央,然後便提起硬立的大老二往美香那濕透的穴洞裡猛塞。一插入時,我就開始扭動起腰部,用力一抽一送的進進出出,大肉棒很自然的被美香的陰道夾得緊緊的…

  「喔…啊啊…啊啊啊…呼…呼…啊啊…」臥室裡傳來一陣陣的淫蕩浪叫聲,也不知是美香或是我自己所發出的,好令人陶醉於其中。

  隨著我的屁股越扭越快,美香姐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在不知不覺中她竟已然達到了三、四次的高潮。我只知道美香的淫穴越來越濕,淫水不斷地射了又射、灑了又灑,全身像抽筋似的不停的顫抖著。

  我的快感也從剛剛的那種經由磨擦而產生的快感轉成又滑又有節奏。從美香姐的淫穴傳來的縮緊快感,令得我狂飆猛插,最後美香終於累了,聲音也變小了,但她的下體好像還意猶未盡的緩緩扭動著屁股。

  可能是這種抽送不同於高潮;高潮所帶來的是一觸即發的快感,而這種高潮後讓肉棒在淫穴裡的抽送卻是能維持一段長久時間的舒服。這或許就是讓美香姐感到最特別的地方,不像和丈夫做愛那樣,洩了就草草了事,然後倒頭大睡。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是極為殘酷的!

  一個女人的高潮必須是前中後三種階段都能感受到,這才是真正的完美高潮。而今晚,美香姐是滿足了!相對於她,我還在奮鬥著,依舊能從越來越慢的抽送中接受持續的刺激。

  當我終於趴在美香姐的大胸脯上,滿意的吸允她乳頭的同時,熱騰騰的精液再次一射而出。「喔…」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靜靜的讓美香姐和自己的汗水浸濕我們的肌膚。

  我們倆此刻誰都不想動,即累又倦,只想悠悠地躺著、凝視著對方,並回味著高潮後的輕鬆。

  在我們只想眼睛一閉,讓高潮在半夢半醒中消退時,我突然想起,並大聲喊出:「啊喲!我剛才又忘了在射精之前通知你一聲!」

  美香姐被我這番傻話弄得啼笑皆非,不由地狠狠敲了我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