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62.兩個小女生


兩個小女生

  第一話

  
  你們都知道我在讀大學的期間,一向來都有為一些中、小學生補習以賺取外快。記得那一天,本來約定好下午兩點到我家來補習的小珍,都三點了卻還不見蹤影,不會又是忘了吧?唉,就算是臨時有事,那也該打個電話來通知一聲嘛…

  小珍是個六年級的小學生,有著短短的學生頭髮,健康的膚色,可愛的臉蛋。她笑起來的樣子非常可愛,但並非是那種羞答答的日本美少女型,而倒像那活氣好動的青春韓國妹妹。她個子不高,只有145公分左右,剛發育的幼嫩胸脯,微微突起,還挺誘人的。

  我的學生,個個都對我這攻讀醫學院的幽默好老師非常仰慕,小珍當然也不例外。她因為只住離我家兩條街外,平時都會和我鄰家的小慈一塊兒跑來纏著我,問東又問西地,也還會彼此地爭風吃醋。

  小慈的家就在我的右後方,她亦是我的學生之一。小慈其實長得還比小珍漂亮,大大的眼睛,瓜子臉之間稍稍透著憂鬱。她的發育也較為那同校同班的小珍好,年齡雖小,胸部則一點也不小啊!

  158公分身高的小慈,留著長長的直髮,美麗白皙皙的美腿,加上那吹彈可破的粉紅嫩膚,長得還有些像是幼年的宮澤理惠。

  我在廳裡等著、等著,到了三點多還不見小珍到來,於是便認定她不來了。由於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該做何事,便乾脆走去把大門給鎖好,然後放鬆了心緒,坐躺在沙發之中,做起我的日常運動;打手槍!

  我拉下了褲子,把手緊套著我的大老二,然後閉起雙目,享受著我手中的猛烈抽送。正當我緩緩進入忘我的境況時,突感覺到一種奇異的氣氛,眼一睜開,驚見小慈竟傻呆呆地站立在我身前,正以小手掩蔽著小唇邊,直凝視著我。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

  第二話

  
  突然,只覺身體冷顫了一下,這才察覺自己的醜態,慌忙地拉起了褲子,把拉鏈給拉好。

  「小…小慈,你怎地跑來了?嗯…大門…不是鎖上了嗎?你…又是如何…進來的?」我口吃吃地尷尬問著。

  這時,艷紅著臉蛋的小慈,微微地笑著,然後指了指廚房。我這才悟起剛剛竟然大意地未去把廚房那邊的後門給關好。

  「我…是來幫小珍傳話的,今天我們的班上…臨時需要排練校慶的活動,所以得留下來。我們是剛回來的…小珍說她得回家沖個涼後才會再過來,要我先來通知您一聲…」小慈連連說著。

  「對了…阿慶哥哥,您…剛才是在幹什麼啊?」她跟著又細聲問道。

  「啊!剛才?我…我是…在…在…」我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藉口。

  「你…你是在手淫嗎?其實,我自己也有手淫,就連小珍也有!小珍還讓她家養的小狗,舔著自己的小便洞呢!她要我也嘗試,但是如此的骯髒,我才不肯,還是像哥哥這樣,自己在房裡挖慰比較舒服。」穿著白色校衣的小慈,竟會如此自然地,連眼也不眨一下地說出。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才不過十二歲的國小女孩竟然敢如此直接地提及這種話題。然而,更令我驚詫吐舌的,還是她接下來那連我在做夢都想不到的要求。

  「阿慶哥哥,你…你能讓我…再看看那東西嗎?可…可不可以…讓我也…摸一摸看看?」小慈臉蛋紅得像火山焰巖般的發熱,微聲問道。

  這小妮子難道騷昏了頭?竟敢如此地提出這樣大膽的要求!我真的不敢想信自己的耳朵。

  「求求你啦!阿慶哥哥,就…就讓我…看一看嘛?只再看一眼,剛才你的手握蔽著,我沒看清楚…」小慈嘟著嘴哀聲要求道。

  怎麼辦呢?不讓她如願的話,又怕她待會兒到處去亂講。算了,我終於敵不過誘惑,小賤貨自己竟然倒貼,不爽給她看還真對不起自己!

  「哪!小慈…我可事先聲明…可不准跟任何人說起啊!」

  說著,我便又把褲子給拉了下來,,壯碩巨大的肉棒立即彈躍了出來,讓小慈看得目瞪口呆,只瞧見她走近身來,以她一對靈活的眼睛,不停地打量著我的膨脹肉腸。

  「呃!好噁心啊!阿慶哥哥…你這根動西,好像一條大蛇…你看,紫紅紅的,還會在晃動呢…有點可怕啊!」小慈驚驚地歎說著。

  「哪有什麼好怕的?來…你不是說想碰一碰它嗎?快來啊,你看它… 脹得都快受不了了…」我開始戲言說著。

  小慈這才緩緩地伸過手來,先以手指點了點我的紅腫龜頭。

  「啊!起先看來有些唬嚇人,但現在越看就越覺得它好可愛啊!阿慶哥哥…你看,動它一下還會直顫抖呢!」

  她先是天真地說道。然後竟然一把握著我的整根肉腸,也學著我剛才那樣,上上下下地套弄著,猛烈的搖晃了起來。

  「媽的!你這小騷貨,年紀還這麼小,就這麼浪,將來怎麼得了啊!哼,勾起我慾火的可是你自己呦!」我心中暗罵。

  這個小學生妹不停地玩弄著我的老二,我感覺一股熱氣從小慈的手掌心一陣陣傳來,我受不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力地抓住她,瘋狂親吻著她潤嫩的小嘴。

  小慈先是一怔,但跟著立即也緊擁著我,猛然地互相熱吻起來。

  我把小慈給抱起坐放在我膝上,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脫去了她上身的校衣,內衣褲也一口氣地剝掉。

  我連連地吸允著小慈粉紅色的小乳頭。她那乳頭居然早已經硬突突地凸在她那雙略大的胸脯上,含摩著那粒粒突起的乳蒂,讓我吸啜得好不興奮!她粉白的身體起初還有少些的抗拒,然而,奶頭被舔弄了一陣後,整個人都軟化了,並開始緩緩地扭動著她的細腰,挺著身子讓我吸吮得個痛快。

  這時,我瞧小慈雙眼露白,似乎已經完全進入了佳境。我便輕巧地脫下了她的裙子,以及她那還印有皮卡丘的可愛白色小內褲。小慈那正發育的下體,已經長有稀疏的嫩柔陰毛…

  「嘩!好美…」我眼突突,禁不住地稱讚著。

  「嗯!不要這樣一直看著人家那兒嘛…」小慈竟然也會害羞起來。

  我把小慈一放,她整個人就平躺在我那特大的沙發上,並狂妄地用舌頭去舔弄戲玩著她的小陰蒂。只聽得她舒服地微聲浪哼出聲來,更令得我愈加賣力地吸吮著。

  我就像一隻飢餓的大野狼,舔啜著國小女生白嫩的大腿、吸吮著國小女生幼爽的身體。小慈柔順的長髮,分散落著,清秀的五官中此時也帶著艷紅的柔媚,稍稍衝散了原有的憂鬱…

  

  ——————————————————————————–

  第三話

  
  小慈本來顯得蒼白的臉龐,此時早染上一片潮紅。她平躺在沙發的中央,頭頸微側,切不期待地等候著壯漢的駕御。我也早已經興奮得慾火焚身,老實不客氣地吻上了小女孩的朱唇,舌頭也伸了進去胡攪亂攪。小慈也不再矜持,並以她的香舌連作回應。

  狂亂而火熱的吻接著如雨般落在小慈的耳朵、粉頸、臉頰上狂吻,同時兩雙手也沒閒著,厚實的手掌如火球般燒灼小慈全身。我口手並用的同時,眼睛更不忘欣賞著這還不滿十二歲的國小女生的赤裸肉體。

  小慈天生體軀豐碩,她久居室內照成的白晰肌膚,簡直像個羊脂白玉造成的小美人。極有彈性又不失柔嫩的乳房,不大不小,恰可一手盈握。她的乳暈略為小巧,櫻紅色的乳頭在白細肌膚的襯托下,有如兩朵櫻花似的。纖細的腰枝,幾乎可以讓我寬大的手掌合握,而那圓潤光滑,又帶彈性的臀部,已有了誘人的弧度。

  這時我的唇舌早已盤倨在幼齒小慈的胸前,兩朵嬌艷的櫻花更是我品嚐的目標。我的手,甚至已在她的兩腿之間撩弄著。小慈的潤穴周圍長了些許的絨毛,我的手指不停的在陰唇上磨擦,只見那兒微微滲出了好多淫水,國小女生的愛液真的好香爽,令得我的手指更加滑溜。

  小慈最敏感的而從未發掘的地帶受到如此強烈的刺激,未經人事的她根本就無法招架,急促的嬌喘呻吟中,不時夾帶蕩人心神的呼叫聲。

  「啊…啊!阿慶哥哥…小慈…好…好爽…嗯…嗯嗯…啊…啊喲!」

  小慈忽然喊叫了一聲帶著痛楚的呻吟,原來是我粗暴地咬疼了她那柔細的乳頭。小慈想推開我的臉龐,我卻撥開她的手並又咬了起來,這次更粗暴了。我咬住了她的嫩乳頭之後,便稍微拉起來再放開,連連幾次地重複著。看到小慈又痛又爽的表情,我內心的獸性也彷彿被激到了極點,不但吸吮得更加用力,手指也加入了搓揉穴口的工作。

  前戲了一番之後,我突然背靠著沙發坐起,雙腿大開,左腳放落,右腳曲起,並命令式地吩咐小慈。

  「喂!小慈…來…嘴巴遞過來!阿慶哥哥讓你含含大肉棒…來啊…好好吃的啊!」我握起膨脹的大老二,內心卻是緊張得要命地期待著。

  那小騷貨瞄了我一眼,便蹲下身把頭給靠了過來,大口地含著我的肉腸。嘩!別看她嘴巴小小,竟也能把我那八吋多的大老二給吞沒一大半,並在我技巧性的引導之下,巧妙地開始著她首次的口交…

  起先,她只以一隻小手握著我的陰莖,但卻無法握滿它的粗徑,於是便乾脆用一雙手齊齊緊緊地握抓著,往嘴裡進進出出地吸吮起來。有好幾次肉腸幾乎推送到底,插到了喉嚨裡去,弄得她連連嘔了幾嘔。

  對於我的巨獸,小慈含在嘴中時更顯得它的兇猛,雖然心中有些許地害怕,然而那高昂的慾望卻催使她繼續吸吮著,且還時不時地探出口來,試探性地輕吻舔拭著我那脹得發紫的大龜頭。沒想到小小年齡的她,不但嘴上的吸吮力莫名地強烈,舌尖竟然也如此地靈巧。

  小慈原本是趴著在地上為我吹蕭,但我為了能更充分地玩弄她,便也平躺了在地毯上,命令她跨到我身上,翹起屁股使陰部對向我,然後低下頭繼續她的吸吮。這樣一來,我亦能在同一時間撩弄小慈粉嫩的雙乳和那小潤穴。

  我對小慈雙乳的捏弄,從她一伏趴下時就沒停過手。她高高翹起的屁股,清楚顯露出已經潤濕滑溜的陰戶。我強壯的雙手,一隻握扶著她的細腰,另一隻則以食指來穿梭著那充血富彈性的陰唇之間,並還以舌頭侵犯她嬌嫩的凸立陰蒂。

  小慈那還只長出淡淡絨毛髮育中的小穴,怎受得了這等劇烈的刺激。她頓時停止了對肉腸的吸吮,神情恍惚地直搖晃頭,嘴中浪聲綿綿地享受著這突而其來的快感…

  

  ——————————————————————————–

  第四話

  
  在我和小慈正搞得火熱之際,一陣外來力道突然把小慈給推倒。我詫嚇得慌忙側過頭一瞧,驚見小珍就站在身旁,並怒氣沖沖地瞪著。

  「啊!你們倆怎可以這樣子?哼…小慈,我…不是跟你說過…阿慶哥哥是我的嗎?」小珍直瞪著正跪靠在我身軀旁的小慈,怒說道。

  小珍似乎又想向小慈近一步興師問罪,蹲了過來想抓著小慈。我眼明手快地反抓住了她的一雙手腕,並坐起了身來,跟著將她壓倒在地。

  我大字地攤開她的雙手,以赤裸的身軀趴在她身上以壓制著她。我那原本被驚嚇得收縮的老二,此時被小珍搖擺不定的身軀直摩擦下,又刺激得再次重振雄風,脹得硬硬地作120度的立挺著。

  小珍也似乎感覺到下體被我那長長的硬物壓頂著,掙扎力道也逐漸地緩和了下來。那熱衷衷的感覺令得她臉紅耳赤,只覺得一種不知為何的興奮感,正侵蝕著她的芳心,令得她只輕輕地晃搖著下體,來加強那被肉腸頂壓著的快感。

  「爭什麼爭?大家都是朋友,何必在乎你的或是我的!這樣的話,阿慶哥哥我可要不高興了。來,大家就一起有福同享吧…不然,我就要處罰你呦!」我一半溫柔地、一半帶有威脅的口吻向小珍說道。

  小珍只覺雙乳一陣疼爽,我雙手一下子便用力地緊握壓按著她的一雙細乳,跟著便快速地拉起她那貼身的T恤。嘩!這騷野貓竟然不穿胸罩。我於是更以食指和中指的指縫,狠狠地夾住她那早已經凸立起來的粉紅色乳頭。

  「啊…啊啊…啊啊啊…」小珍刺激得大聲浪喊著。

  這小妮子可不比小慈,做什麼事都敢作敢為,連呻吟浪叫聲也特別地洪響。我被她的作風熱衷起來,粗大的手指頭,頓時興奮地陷入這國小女生粉嫩的雙乳頭中,並猛然快速顫動著、抖弄著。小珍的淚水霎時盈框。此時,少女的悲鳴和眼淚已經無法引起我的憐惜,反而使得我的攻勢更具有侵略性。

  「小珍啊!來,乖…學小慈那樣,大口的含進去,這樣…阿慶哥哥才會爽…可不要輸給小慈啊!」我一手輕捏小珍的臉頰、一手握著老二蹲跪在她臉蛋前,對她說道。

  小珍一聽,一言不發,趕緊張大嘴巴,把我的巨龍硬硬含進了三分之二。我也握起住她的頭,往自己的跨下猛推,這下子我的肉腸便完全進入小珍的口腔內,直到喉底。這簡直令小珍幾乎不能呼吸…

  我的手緊卻愈加按壓著,令得她的頭根本無法動彈。深入喉嚨的巨大肉棒此時讓她想嘔吐,然而不一會兒,她就有點喜歡上這感覺了。她開始感受到那巨獸的堅硬和火熱,以及它散發出來的猛烈力量。

  我緩和了按壓的力道,小珍這才開始在嘴裡用柔軟的舌頭去探索、挑逗著那巨獸。當她的舌尖觸到陰莖的脈搏時,便立即愛上了這種說不出的感覺。而受到了少女溫暖口舌的服侍,我也發出了愉悅的低吟,盡情地享受著小珍口裡傳來的陣陣快感。

  小珍若有所悟地一點就通,我指導她的所有動作都一一辦到,天份比小慈還高。她繼續用口套弄著,而我則慢慢轉過了頭,吩咐呆在一邊發愣的小慈過來,幫幫忙脫光小珍身上唯剩的衣裙。

  當小珍的最後的一道防線,她的小內褲,也被脫下來後,只見那小穴早已被興奮得愛液氾濫。這時我便緩緩轉過了身,小心翼翼地不讓在小珍嘴中的肉腸脫離她口,然後叫小慈靠過身來,要她翹起屁股對著我,嘴巴則去舔啜小珍的潤濕陰唇。

  小慈舔吸著小珍陰部的當兒,我就變態地重重地連打在小慈的屁股。輕脆的響聲陣陣傳出,我的大手掌已在她白晰的臀上,留下了紅紅的手印。小慈有點生氣地側眼向我瞪了一下,但跟著仍然繼續舔弄著小珍那洪水直流的穴洞,而且越舔越起勁。

  過了一段時刻,國小女生的口交服務已經不能再滿足我了。我立即抽出在小珍溫暖口中的肉棒,並起身來走到書桌旁,從第三個抽屜裡拿了一個保險套子來,剝開包裝然後給套在於我肉腸上。

  我走了回來,見小慈和小珍此時已經互相舔吸了起來。我靜靜狡黠地瞧望了一陣後,老二耐不住了,便靠了過去。

  「來,小慈…乖!讓我FUCK了小珍這頭野貓後…會來好好地侍候你的。嘻嘻…暫時就蹲在一旁觀看阿慶哥哥表演吧!」

  小慈非常聽話的靠到一邊去,我則立刻用那近八吋長的東方巨龍,開始磨擦著小珍的潤穴周圍,以及那陰唇的縫隙間,讓整根的肉棒都沾上了少女黏滑滑的愛液,弄得它看起來油亮亮的。

  其實,我心裡也有些懷疑,到底小珍的嬌嫩穴真否能承受我的巨棒?平常我這猛男手淫至少也要三十分鐘以上,現今雖然真槍實彈,但是沒來個二十多分鐘,我看也射不出來的…

  

  ——————————————————————————–

  第五話

  
  「哥哥啊!你還不插進去?人家好養呦?我早…早準備好了…」小珍受不了我那如高爾夫球般大小的巨大龜頭,在自己小穴旁游移摩擦,便帶著哀求的眼神對我說道。

  我笑著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笑著連聲說好。

  我再以巨獸撩弄了小珍無毛的陰部數下之後,龜頭已經脹痛,慾火更是竄燒全身。我曲膝跪坐於地毯上,讓小珍分開的腿架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後以肉棒前端的紫紅高爾夫球,抵按著她嬌嫩的小穴口。

  小珍望著我那一身極為壯碩,因為汗水而更加油亮的肌肉,以及看起來像隻野獸的慾火眼神,也不禁開始害怕起來了。

  「阿慶哥哥,你…要溫柔一點呦…」小珍微聲要求著。

  「哈…你自己來搞我還說東說西的…我想怎麼操,就怎麼操!一定得讓你這個小騷貨,好好地嘗一嘗我的勇猛!」我狡黠地笑說道。

  這國小女生聽到我粗暴的話,更加地害怕著。就在這一刻,我的雙手突然從後面一把扳住的小珍的雙肩,並猛力拉向自己,同時下身也兇猛的用力往前一撞,勇猛粗大的肉棒已惡狠狠的盡根而入,少女的最後一道防線突被猛烈的攻破,害得她的眼淚一下子氾濫成災。

  突來的劇烈疼痛,令得她大聲哭叫,清秀的臉都疼得有點扭曲著。她的一雙小手奮力地想推開我,但那纖細的手臂又如何推得開我巨熊般的壯軀呢?反觀那少女的哭饒和反抗,不但沒對我起著任何的同情作用,只徒增加了我的征服欲!

  溫暖而緊繃的少女潤穴和肉棒上的鮮血,更讓我獸性大發。我趴壓在她身子上,把腿向後伸直抵住沙發沿,雙手在這國小女生身旁一撐,便開始急速而狂暴的抽插;每一下都是加上全身的重量,結結實實地猛烈撞擊。

  未經人事的小珍哪受到了如此狂暴的對待,早已淚濕床單,一邊推著我的身體、一邊哭叫著。

  「嗚…嗚…阿慶哥哥…啊喲不…不要再插了啊!我的小穴…已裂開了啦!.嗚…嗚嗚…我快痛死了啦!」

  「少囉嗦!放輕鬆些…要不然我會更用力操死你哦!」我用嘶吼的聲音威脅著小珍。

  積壓已久的慾望,讓溫文的我變成了一隻近乎瘋狂的野獸。我再次跪坐了起來,雙手握著小珍纖細的腰枝,在那兩腿之間狂插猛幹著。小珍嬌小的身軀也隨我瘋狂的抽插,而劇烈地晃搖擺動著。

  十二歲小珍的哭叫聲更為驚天動地,我慌得連忙把肉棒給抽了出來,急躁地塞進她的嘴裡去,以免驚動了鄰居們。

  由於陰道的腫痛感,小珍此時更使盡了全力吸吮著我的大肉棒。不一會,那疼痛感便緩緩稍減,跟著反覺得一股辣辣的舒爽感,從那紅腫的陰道內湧了上心頭。我從她臉上察覺到這變化,於是便快速地又自她嘴裡抽出肉棒來,以龜頭撐開小珍的穴唇,然後直插花心裡去。

  這次,小珍只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充實感,痛楚已逐漸轉為酥爽,彷彿自己的生命已被那雄偉的肉棒所控制。由於小珍陰道內的肉壁死命地收縮及吸吮著,我幾乎險些射了出來。

  我那粗壯的肉棒,好像刺進了她的靈魂,賜給她生命一樣,隨著痛苦的消退,下體傳來的是陣陣的強烈快感,令她忍不住地發出陣陣的幸福呻吟聲。此時,我瘋狂的獸慾也略為收斂。聽到她的舒爽呻吟,便明白這即將滿十二歲的小女生已能享受性愛的樂趣了。

  我輕輕拍了拍小珍的臉頰,吩咐她呈狗趴式地趴著。剛剛被馴服的小女生便連忙聽話照做。只見她乖乖溫順地用手和膝蓋趴在我眼前,期待著我這個主人的駕御。

  我單膝跪在她的後面,緊緊壓貼著她的小屁股,又是一陣猛干抽插。小珍沒多時便吊起了白眼,並全身顫抖著,跟著洩了。我的巨獸在那被她滾燙的陰精淋得舒爽不已,抽搐的陰道使我更興奮地以最猛烈的攻勢抽插著,速度且越來越快。

  處於高潮的小珍,早已被劇烈的快感給淹沒得有點恍惚。我雙手突然扳住小珍的肩頭猛拉向自己,肉棒奮力地頂向她的最深處。隨著我的一聲嘶吼,脹到了極點的肉棒便將大量溫熱的黏黏精液,給射出在保險套裡。

  經歷了將近半小時的折騰,初試雲雨的小女生這下子完全融化了。粉嫩的雙乳、白晰的屁股、細膩的軟腰,都留下了壯漢粗暴的證據。只見小珍疲軟地面向上平躺在地毯上,閉起了眼,一動也不動了…

  

  ——————————————————————————–

  第六話

  
  在旁觀望已久的小慈,一直都沒說什麼,只睜大雙眼瞧著我和小珍的干愛過程。她此時雖然赤裸著,但卻沒有絲毫涼意,渾身只覺得熱衷衷地,即有些害怕,卻又有點盼望著什麼似地,心緒非常矛盾。

  我回過身,閃著大眼,一面看著她、一面走了過去。當我正接近小慈時,一陣花香向我撲鼻而來。可能是我剛才相幹得渾身汗涔涔地,此時小慈的體香味更令她顯為垂涎。

  「嘻嘻,小慈…該…你…了…」我有點狡黠地緩慢說著。

  我用手臂撐起小慈的上半身,溫柔地向她吻去。然而,小慈卻側過了臉蛋,避開嘴接嘴。我有點失望…

  「小慈,怎麼啦?沒事吧…」我關懷地溫柔問著。

  「我…我怕!阿慶哥哥,你…你剛才好可怕啊!就像一隻要吃人的野獸一樣!我…我…心緒好亂啊!」小慈緩緩說出心中的疑惑。

  我微微小心地抱起了小慈,胸膛緊湊著她的好身材,只感覺到她有點熱。我將雙手循著小慈玲瓏有致的胴體,然後柔和地放置在沙發中,並安撫她。

  「啊喲!小珍是只…野貓,我就得似只狂獅來應付她。然而,小慈你卻不同,你…可是我心中的溫順小公主,我會像王子般疼惜你啊!」我一邊說解著、一邊在摸索她的臀部及陰唇。

  小慈因為敏感而輕輕地扭擺起蛇腰來。發現小慈有了反應後,我就像個吃糖不厭的小孩,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輕浮地壓上了半躺著的小慈的柔乳中,溫柔、並如雨般地吻落在她紅紅的潤唇上、粉頸子和香肩上。味輕巧的舌尖抵住小慈耳根,弄得她全身發燙,修長的雙手緊擁住我的壯臀上。

  小慈濕熱的吻,不時在我頸子上打印,而我則持續往下移動著。我輕撩起小慈那稀疏的陰毛,她那細白嫩乳,便不自禁地在委眼前顫抖動著。乳峰上是兩朵紅色的桃花,更是高高挺起。我吞了吞口水,猴急地就向花兒含去。

  我靈敏的舌尖明顯地感覺到乳頭和乳蒂的凸粒,並貪玩地向乳頭畫圓圈、吸吮著。小慈的乳房因為我的唾液和汗水,在窗簾間射進來的光芒下閃閃發亮著,更為動人。

  小慈全身不能克制的顫動,雙腿亦不停地在沙發上擺動。她胡亂地撫摸著、並按壓著我身上的健美肌肉。沒過一回兒,小慈竟突然地翻起了身來,意外地將我重重推倒於沙發上,用雙手握住我那男性象徵,對著它吹氣、並用唇瓣輕輕含住,舌尖在頂端來迴繞圈子,緊緊地扣住深溝縫的部分。 原本軟化的陰莖此刻又再次地膨脹至極點…

  「啊!啊!」我性感地輕呼著,手指伸入了她柔軟的頭髮內搔抓著。

  我讓小慈為我口交了十數分鐘後,便又再一把抱起她,雙目直看著她的正面,朝她微微一笑,便低下頭用嘴舌去撥開她那幼苗的青嫩小森林,接著貪夢地親吻她雙腿間的花瓣,並以舌尖摩啜著那愛的按鈕。

  「嗯!好…好舒服啊…」小慈因為我的微妙技巧,囋歎著。

  我繼續地瘋狂吸舔著小慈那已經流得氾濫成災的潤濕陰戶。我忘懷地又吸、又舔、又舐、又吮,連啜帶咬地服務著小慈。突然,幾根手指向我的臉抹了過來,只覺一灘濕滑的液體沾染於臉上。

  「看…阿慶哥哥,你的臉都舔弄得濕淋淋了,好討厭啊!」小慈也遞過自己的舌尖,舔了舔我的嘴角笑說著。。

  「都是你惹的禍,還敢嘲笑我?」我凝盯著小慈的紅臉,反問道。

  「阿慶哥哥,可以…可以放進了嗎?」她突起微聲地問起,並呼出深情的熱氣。

  「當然,你想要怎麼樣都行,婉全聽你的!」我一邊說著、一邊坐了起來,緩緩地分開她的大腿。

  小慈熱切的期盼著,淫水濕遍了她的腿根。我溫柔地把她細長的腿抬上肩,藉著淫水的滑潤,順勢地緩慢推進…

  我可以感覺得到小慈陰道的緊切收縮,便開始了更深入的前進。只見小慈雖然有些疼得咬牙切齒,然而卻還是興奮不己地晃動她的蛇腰,來迎合我。

  「啊…啊…不…不…我不要了啊…嗯…嗯嗯嗯…」她開始有點退縮。

  我已經幹得激昂,哪去理她,反而更加奮力地前進、再前進。只聽粗壯的肉棒「滋滋」地在小慈的陰道肉壁之間,進進出出地抽插著。終於,小慈似著魔地,全身晃蕩顫抖了起來。

  「哥哥,求求你!我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小慈又再哀求著。

  「行了,忍著點兒,再多過一下子就可以了…」我一邊在她耳邊深情地安慰著、並一邊用力再做衝刺。

  小女生的體內,這一下陷入了另一波又一波的強烈高潮。滾燙的男性肉腸在自己少女的子宮壁內燒灼著。小慈只覺得自己好像要被一股熱流由內至外融化了,一濤濤的陰水直灑而出。

  「哦…哦哦…哦哦哦…」我也緊閉著雙目,狂暴加速抽動了十數回,悶哼一聲,漲大的陰莖湧射出了對小慈的愛。

  我們倆此刻滿身都是汗水。我不安地瞧望著小慈那嬌嫩的小穴,紅腫不堪的穴口,正緩緩流出那混合著處女落紅和精液的淫穢液體。我居然一時奮暈了頭,竟忘了再次帶上保險套!

  然而,見到小慈臉蛋流露出疲備卻又滿足的表情,一切的憂慮都暫時拋棄腦後。我深深地吻住一身熱汗的小慈,微感覺到她正抽動不已。小慈的眼睛雖然緊閉起,嘴角微微的牽動一絲笑意…

  

  ——————————————————————————–

  第七話

  
  大約過了一星期之後,在一個週日,一大早小珍和小慈又跑了來,吵叫我起床。我發現小慈面帶喜色,歡心地對外說她的月經來了,不必再作多餘的擔憂了。

  說著、說著,便撩起了裙子,拉下內褲,並顯露出她那沾有絲絲血跡的衛生棉。我看到那小衛生棉上的鮮紅少女血塊,心頭起了一種安樂感,卻也莫名其妙地興奮了起來,肉腸無故地昂揚勃起。

  我跳起了床,過去把房門給上了鎖,拉上了窗簾,然後把小慈和小珍雙雙給抱上床去。雖然我母親就在廳外,可是我還是瘋了頭地把這兩個國小女生給脫得光溜溜地,並和她倆玩起了性愛遊戲。

  這次的心境又和上一回完全不同,雖然是帶上了保險套,可以盡情地戳幹這兩位可愛的幼齒美妹,但卻也同時帶著恐懼的情緒,一邊忙著干插著小慈和小珍、一邊又得顧慮著外頭的母親。

  這種氣氛雖說辛苦,但卻又異常地刺激,更令得我近乎瘋狂狀態,使的我戳幹得愈加猛烈、愈加粗暴。不過,我也得常常提高警惕,以手掌來塞住這兩個小淫娃的嘴,以免她們的呻吟,越喊越大,驚動了我那在外頭看錄音帶的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