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64.國中的陳老師


國中的陳老師

  第一話

  
  那年,我正讀於國中二年級。當時,我被班上一位教導數學的陳老師所深深迷住,經常會去找問她一些問題,並且還假借許多理由和找尋機會和她單獨相處。

  陳老師那時應該是二十七、八歲,由於她本身個性相當開朗,當時雖然剛離婚,親切的微笑卻還是常掛在嬌美的臉蛋上,不像其他的老師那樣老對學生老露出不耐煩和厭惡的態度。這使我對陳老師奮發起一種莫名的好感,對她也從敬仰而逐漸改變為愛慕。

  記得,那是週末的一個炎熱下午,我正踩著腳踏車經過離我家不遠的陳老師家前,看到她正在園院裡蹲著整理栽種的花草。我一瞧見,便立即停了下來,並把腳車扔在牆外,一溜煙地跑了進去,並自告奮勇地要幫她的忙。陳老師見我如此的熱情,也就笑著答應了。

  其實,自從陳老師離了婚搬到我家附近以後,我就老想找機會,藉故來到她家中。這次是個好機會,我那會錯過呢!夏日的天氣悶熱,陳老師今天就穿了一件輕便的短裙以及白色T恤,看起來比平日更加添了一種自然的嬌嫩美。

  由於炎陽的緣故,我身上的汗水已經將我的襯衫濕透,而陳老師薄薄的白色T恤也是一樣,使我清楚地看見緊貼湊在她身上的乳罩;那似乎是一件特小號的乳罩,根本就包含不住她的那雙巨乳,此時看在我眼裡,更為性感和興奮。

  我在使勁拔除耶草根部的時候,還有意無意地用手臂去碰觸蹲在我身邊老師的木瓜奶子。然而,老師卻似乎毫無察覺,並還時不時地更加靠了過來,整顆奶子擠壓著我的手臂,吩咐我該如何栽種和弄散那硬黃泥土。我斜眼往下窺望,竟發現陳老師胸前T恤的衣領,正微微仰起,令我清清楚楚地由領口看到她整個胸脯;隱藏在那小小乳罩後的圓弧巨乳,幾乎完全裸露於我眼前。

  我的身子不禁顫了一抖,短褲內的老二此時也微微仰起,神情開始有些不自在。突然,陳老師在這時站起身來,不知是否已經察覺到我的不妥而故意移開身軀呢?我有些茫然和驚慌。

  「啊喲!才蹲了沒一陣子,整個身子就酸疼了起來!唉,看來身體開始老化了…」陳老師站直了身,捶打著肩膀,移動了幾下,笑說著。

  走動了幾下,她跟著又再蹲了下來,繼續用手裡的小鏟弄松泥土和加添肥料。這時後,陳老師身子是對向著我的,我發覺她的裙子前角正翹著,讓我可以若隱若現地看見她裙內的春光。尤其是在陳老師移晃著大腿之際,兩腿的分開更令我清楚地窺視到裡邊的一切。

  我調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使自己處在更佳的視線範圍。我清楚看到陳老師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特小的迷人絲織內褲。在她那嫩美的穴唇上,僅有這一小塊布遮掩著!當陳老師微微翹起右腿遞過身去拿離身體不遠的肥料時,移動的大腿頓時更分得開開的,令我仔細看到她那一小塊布正緊緊地陷入她的穴肉裡面,正好卡在肥沃的陰唇之間。

  陳老師身子一顫,似乎也立即感覺到了這內褲陷入潤穴的一剎快感,連忙很不自然地夾起了雙腿。當她把眼光放在我身上時,臉蛋上頓時泛起了一片艷紅。原來她瞧見我目楞口呆的凝視著她,手還放置在自己的下體部位,隔著褲子,微微地以手掌摩擦著裡頭的東西。

  「喂!你幹什麼?阿慶,你可不能那樣啊!都已經是十四歲的大孩子了,還亂摸那東西?要是你給警察叔叔看到,會被抓去警察局的!」陳老師見狀,尷尬地豎起了臉,訓了我一頓。

  我被陳老師罵得有些不自在,低落著頭、黑著臉蛋,一句話也不說。

  「好了啦!別再拉長著臉了!來…今天就到此為止。先到屋內去洗一洗手,然後讓老師為你弄一杯最拿手的凍檸檬水!」她見我如此,口吻立即軟化了下來,溫柔地對我說著。

  說完,陳老師又露出平時和藹可親的笑臉,伸過手來把烏黑著臉的我一把給拉了起來,然後拖著我一起步入屋內…

  

  ——————————————————————————–

  第二話

  
  自從開始對女性有了「性」趣之後,我就老是沉醉在女人那美麗的胴體之中,亦嘗過了女體的美好滋味。平時走在街上,看到美女,總是不自覺地就地入幻想中,並想像出和她們做愛時的姿勢很表情;彷彿她們就坐在自己的跨上,忘情地搖動著…

  陳老師那成熟動人的胴體,亦是我所渴望的。我千方百計地設法接近她,今天終於有了曙光。如今我倆的距離愈來愈近了,我甚至於可以感覺得到她的呼吸。

  進了屋內,她先是步入洗手間把兩條面巾給弄濕了,並把一條遞過來給我。她自己則用另一條濕面巾摩擦自己的臉蛋和頸椎部位,一邊走進廚房去準備她所謂最拿手的凍檸檬水。

  我手中拿著濕面巾,也來到廚房門口,呆楞楞地站在那兒望著陳老師沖泡檸檬水。只見她還時不時地把濕面巾給伸入那鬆弛的白色T恤裡邊,似乎是在擦著肩膀和胸脯前的汗水。陳老師這蕩漾的動作瞧在我眼中,令得我體內的熱血無法理解地開始沸騰起來,心臟碰碰地不規則地跳著…

  好漂亮,老師真的是太漂亮了;高眺的身材、彈性的皮膚,是每個男人眼中的真正女人。我傻乎乎地站住,並幻想著她一件一件脫下她的衣服;美麗的乳房有著尖而挺的形狀,與及淡淡的紅暈。還有她那有著彈性的圓滾小屁股,好想捏它一把啊!我好想把自己的面孔,往陳老師下體撲去,讓她那豐盛的黑陰毛磨擦著我的雙頰。我最喜歡這種感覺了!

  這時,老師會把我推倒在地,雙唇很快地就湊了上來,含住了我的陽具。本來就漲得難過的大老二,突然被她這樣一含,便忍不住地顫抖了起來。陳老師的舌尖在我陽莖間、在我龜頭上遊戲著,令得我好興奮;滑滑熱熱的,真的太棒了!我忍不住輕聲呻吟了出來…

  「嗯?阿慶,你怎麼了?楞呆呆的站在那裡傻哼叫些什麼啊?來…到廳裡的沙發去坐嘛!」陳老師一面說著、一面從廚房走向客廳。

  陳老師的說話,把我從幻覺中拉回到了現實之中。只見她雙手中捧著兩大杯的冰凍檸檬水,指引我到廳裡的那張大沙發去坐。然而,當她的兩杯檸檬水還未擺好在沙發前的小桌上,我就已經壓抑不住了,整個人突發地撲衝向老師,並把她給壓倒在地上。兩杯倒翻了的檸檬水則霹靂啪啦地,灑落了滿地,也弄濕了我們倆。

  我用盡全力以雙手頂在陳老師的肩膀上,不讓她動彈。看著她那一時驚慌訝然的臉龐,還是一樣的好看、一樣的漂亮,甚至還添增了一股莫名的嫵媚。

  我沒猶豫,馬上用自己的唇舌,往陳老師嘴上送去。她那還未卸掉的口紅弄得我滿嘴儘是一片艷紅。我一邊把潤舌往她嘴裡鑽去、一邊則伸出了我的右手,撫摸著她那豐滿的乳房。此刻的我,真的覺得自己正身處在天堂,第一次感覺到老師的乳房是如此的柔軟和溫暖。

  我那時雖然才十四歲,然而和我神交過的女孩不下於十數個,但卻沒有一次有如現在的強吻更令我激昂。滾衷衷的熱血,似乎在我體內沸騰了起來。我將她拖坐起,從後面抱摟著她,並將右手從她白色T恤下伸入,直接滑進她的奶罩之中,大力地又擠又搾,撫弄著她那兩顆大奶子!

  我的左手也沒閒著,並積極地游向陳老師那被小小內褲包裹著的肉埠上。隔著那一小塊絲布,我使勁地使用著中指根,摩擦著她那隱現的穴唇縫隙。陳老師不由自主的被我搞得失去了原有的矜持和道德。我發覺她亦開始配合著自己嬌嗔的聲音節奏,扭起了細膩的蛇腰…

  她感性的呻吟,令我興奮得坐了起來,把她轉向著我,緊緊的擁摟住她,用自己的肌膚直接感受她火熱性感的肉體。但陳老師這時突然雙掌頂住了我的胸膛,用力推開了我,然後站了起來。我忽然慌起一股恐懼之感,開始害怕老師會因此而憤怒於我,甚至會去報警投訴我的惡劣強暴行為。我的腦子裡突然一片的空白!

  然而,我的憂慮似乎是多餘的。我發覺老師此時是以一種非常異樣的野性眼光,直瞪著坐在地上的我!我心裡頭正開始打著問號時,老師竟然快速地將身上的遮蔽衣物脫去,只留著內衣褲,並大方地站在我面前顯示她那白晰晰的皮膚和豐美的曲線。我一時之間真的無法相信眼前所演變的一切,令我的視線離不開她優美的軀體…

  

  ——————————————————————————–

  第三話

  
  陳老師這時蹲了過來,並把我推平躺於地上,然後以跪姿坐在我上面來。我雖然驚訝,卻很喜歡她這種姿勢。除了輕鬆外,可以從下往上看到她的一切;從哪一個角度來看,老師都是一樣的美麗、動人。

  她伸過手來,主動地解開我的上衣,接著就兩隻手不停地搓揉我的小乳頭,並還凝視著我的臉蛋;一邊淫笑著、一邊吐出舌尖來,交換地舔弄我的兩顆乳頭。

  「嗯…嗯嗯…老師…你知不知道…我…一開始就很喜歡老師你…啊啊啊…老師你的嫩舌好厲害耶…舔得人家的乳頭既癢又爽,連我下面的老二都硬挺了起來啦!不如…你也幫我口交一下好嗎?老師你…該不會嫌它髒吧!」我激盪地被陳老師舔著,興奮地進一步要求說道。

  陳老師先是愣了一下,跟著是微微的迷人一笑,然後扭晃著身軀稍微的往後移動。她的雙手不久就擺在我的褲子上,解開了褲頭,接著便慢慢地拉下它的拉鏈。跟著,只見她突然地使勁一拉,整條褲子便被她扯到了小腿之間,而我那老早就膨脹得發紫的大肉棍,立即就應聲地彈跳了起來!

  「嗯!你這壞小孩,都國二了還不穿內褲?啊喲,真不衛生喔…」陳老師說著,似乎對不穿內褲的我感到有些訝然,但同時亦面露羞笑。

  「嘻嘻…才沒那回事呢!不穿內褲才通風嘛,衛生得很啊!老師不信的話,就來嘗嘗看。它…可是既鮮美、又有肉感啊!」我詭笑說道。

  陳老師又是望了我一眼,嘴角一翹,又露出了勾魂的微微一笑。接著便輕巧地抓握著我的陰莖,然後整張嘴遞了過來,把我腫脹的大龜頭給含入口內,並在裡邊以舌尖挑逗著龜頭的縫隙…

  幻想著陳老師為我口交是常有的,然而,如今這夢寐以求的事已經成了事實,我真的好興奮啊!但是在這同時,我又不得不盡量地放鬆下來,好讓勃起的肉棒慢慢地迎接著老師的含弄、享受著她的服務!

  「老師,求求您…把你的內衣和內褲也脫去嘛!別折磨我了,我好想看看你那誘人的豐美身軀啊!」我唉聲地懇求道。

  陳老師再次的望向我,笑了一笑,不說一句話。只見她口中還含著肉腸,一邊則脫去身上唯剩下的內衣褲,我時不時地窺探她那雙一搖一晃的肉球。凝視著那兩顆蠕動的巨奶子,我真的好想把整個頭都深埋在她的豐乳之中,享樂於那穌麻快感。這時的她,吸含著大肉棒就有如鑽油井的開採,慢入快出的抽送運作,一直都維持於靡淫氣氛。

  從我這下面的角度,斜眼望去,見到的是老師的陰戶、雙乳所形成的一個倒三角形狀。陳老師邊搖晃著白晰的雙乳、圓滑的屁股,配合著口中吃著的香腸:這情景,真令我深深的為之著迷啊!

  「嗯…嗯…老師你的功夫真不錯!老實說…我以前也有過女孩為我口交了一下…可是她嫌那兒髒,沒一下子就又拒絕了!啊…啊啊…真是爽…喔喔喔…好厲害…好過癮啊!嗯…嗯嗯…老師…老師…我快要就被你給吸出來了…喔…喔喔…」我輕聲地讚美說著。

  陳老師那失神流出的口水,摻雜於我熱燙肉棒所流出的黏液,沾滿了我的陰莖。我看著老師一邊「進食」、一邊搖晃著那圓弧的臀部,體內的熱血又開始沸騰了!我不禁地伸過右手去,把手指溜進老師的內褲裡頭,撫摸著她那淫水氾濫的陰戶和肛門部位。老師先是震動了一下,但卻沒任何的表示,繼續地專心於她的口交活動,嘖嘖地吃得津津有味。

  我開始用中指緩緩地插入陳老師的陰唇之間,戳得那緊湊的肉壁越縮越緊,潺潺淫水還順著屁股溝,而流滴到我的大腿和地上,形成了一小灘水窪。離了婚的老師,久旱逢甘霖,此刻所分泌的愛液數量極為驚人,我真想一大口、一大口的,把它們都舔淨入喉。無奈,我此時的體姿卻是無法辦得到,只能繼續以手指慰勞老師。

  陳老師愈加快串在她嘴唇間吸吮的頻率,本已經是怨婦的她,如今下體讓我這麼一弄,在口腔與陰穴的雙重刺激之下,使得她的心裡頭更是搔癢難堪。我絲毫不放鬆,更為巧妙的運用拇指和食指,揉捏著她那最敏感的陰蒂,讓她頻臨高潮的邊緣,更令得她加速及使勁的吸吮我膨脹充血的龜頭。我豎立起了屁股不時的搖晃著,以配合並享樂予這超刺激的快感。

  我奮力搖擺的下體,加上陳老師努力的吸吮;肉腸與嘴唇緊密貼合在一起所發出的嘖嘖和僻啪聲,在這客聽上,聲聲入耳。我終於在發出長長一聲的呻吟之後,把大量熱衷衷的精液射入了老師的口內!

  陳老師讓一些精液沿著她的口角流出,並且不去擦拭便伸過臉來跟我深吻,還居然用舌頭把自己口中的遺精送入我嘴裡!喔…我最恐慌的就是嘗自己淫穢的黏液,感覺上真的是很不好受。然而,我也不好在老師面前說些什麼,那究竟是自己的精液嘛!只好趁她沒注意時,趕緊把那吞嚥不下的唾液,由嘴角流吐出來,然後慌張地以手擦去。

  我們倆靜靜地休息了一片刻後,陳老師似乎又恢復到原來的那一付為人師表的狀態,什麼也沒多說。只見她催促我快些回家,而自己則慢步走入浴室裡去。這一段莫名其妙的纏綿也就這樣地結束了…

  

  ——————————————————————————–

  第四話

  
  那次之後的一整個星期,就算和陳老師在學校碰面時,似乎什麼事也沒曾發生過,還是有如平時的師生關係,直到第二個週末的夜晚,陳老師突然在八點左右打了個電話給我…

  陳老師說有急事要見我,希望我能現在就到她家去一會兒。我當然是樂於去見她,說不定老師是又想和我再來一次纏綿呢!我趕緊到廚房裡向老母交代了一聲之後,便匆匆忙跑出了門,跨上了腳踏車奔往陳老師家去。

  我只花了四分鐘便趕到了陳老師的家。而老師似乎比我還要急,大門一開,什麼話也沒說便把我給拉了進屋內,然後直接帶我到她臥房裡去,並鎖上了門。在裡頭,她仍然一話不說,還馬上把自己的衣物脫個清光,赤裸裸的呈現於我眼前。接著,便親自為我快速脫掉我身上的衣褲;我還是跟上一次那樣的沒穿內褲,所以也頓然一絲不掛。此刻,房裡就只處著兩隻互相瞪著眼的赤裸肉蟲。

  跟著,陳老師便要我趴在她床邊的書桌上,開始舔弄我的屁眼兒,並且還拿了一支毛筆來刷弄我的兩顆鳥蛋!我沒多久就受不了她這樣的挑弄,肉棒立即勃起,兩腿開始不由自主的抖動了起來。我開始發出莫名其妙的呻吟聲,這似乎深深地刺激了陳老師,她很快也忍耐不住了,並從後面將我緊緊抱著…

  「我很想試試一種我從沒有玩過的方式?你願意陪我嘗試嗎?」陳老師一邊親吻我的臉、一邊親聲地問道。

  「你是老師,我是學生,想我怎樣都可以!」我乖巧地答應她。

  「我好想跟你玩一玩「後庭花」!來…阿慶,溫柔地上我、戳我…」陳老師說著,便兩手扶住書桌,將臀部朝向我高高地翹起。

  我見老師這樣的態度,便立刻扶起早就勃起的肉棒,先插入她濕潤潤的小穴裡面,抽弄了幾下,讓它有著潤濕度,然後才將龜頭抵住老師那神秘動人的屁眼兒。我曾經戳過一個阿姨的屁眼兒,所以知道不能未經滋潤就把老二插入屁眼兒,這只會造成雙方的痛楚。因為屁眼內並不會分泌愛液的!

  陳老師的潤穴可不是蓋的,她的淫水是既多又黏滑,是現成的超級滋潤液!我用手指在她的陰唇裡,掏出不少黏涕涕的淫液,然後以小指往她屁眼洞裡慢慢擦去,讓它也有某個程度上的滑潤。我這才將膨脹的大龜頭,緩緩地推擠進陳老師那小小的可愛屁眼裡。

  「哎呦!我想屁股一定是裂開了…痛死了啦!死阿慶, 等…等一下… 停止…停在那兒一下!啊…啊啊…你可別那麼粗魯…我感到你的龜頭戳破了我屁眼洞了咧…喔喔…喔喔喔…」陳老師身子一顫抖,跟著全身僵硬,還大聲哀喊了出來!

  從她那既哀又爽的呻吟聲,我不確定老師是不是因為屁眼兒的疼痛而哀鳴,或是因為劇烈的快感所致。我要她試著盡量放鬆臀部周圍的肌肉,好讓屁眼兒能更加張開著。這樣她才能漸漸地進入狀況,並享樂於這肛門性愛之中。

  當陳老師的屁眼口再度被強迫撐開時,她已經能咬著牙關,開始適應被戳插的衝擊,不再哀怨哭饒。反而會微妙地也搖晃著圓弧珠嫩的臀部來配合著我的推入。

  「喔…喔喔…插…繼續插進來吧!阿慶…插…嗯…嗯嗯…啊!輕…請輕一點…慢慢的來…喔…喔喔…」陳老師以她曖昧的聲音喘息說著。

  我動作著,往前更推進了一點點。老師已學會放鬆她的身體,並開始配合著我抽送的節奏;我先是輕而緩慢,其後速度愈加緩緩加快,力道也更為加勁,那刺激的感覺帶給了陳老師前所未有的高潮。雖然此刻被戳的是她的屁眼洞,然而那小陰穴裡面的愛液,竟也有如氾濫的潮水,濕潤了她整個下體,連大小腿部位也都流沾了一大片。

  以後的數分多鐘,陳老師要我溫柔的慢慢來。然而,我卻絲毫沒有半點緩和的意思,反而更瘋狂不停地往前的沖擠進去!我那堅鋌而粗大的肉棒,一寸一寸地深深插入老師熱熱小洞。此時的老師,在心裡頭應該是真心的在感激我戳她小屁眼兒之前,沾了她陰穴的淫液,以潤滑了她的小洞,這才能讓我那粗大的肉棒,順心的進出於她動人狹窄的屁股縫!

  陳老師又開始大聲地淫叫了起來,而我也開始演起「反角」,由我扮演老師,並用我的雙掌交替地拍打在她的美臀,直到那白晰晰屁股被打得成粉紅色,然後才遞過舌尖去舔著她的紅腫部位。

  「喔…別停下來呀!好寶貝…乖孩子…別停好嗎?繼…繼續戳…我那兒好熱好脹啊!」陳老師哀求喚道,並把手突然往後伸了過來,剛好扯住了我的兩顆睪丸,幾乎要把它們給拉了下來,真痛死我了!

  「您娘嘿!那好,你自己要的喔!」我在心裡嘮叨著,對老師這胡鬧的舉動感到有點兒氣憤,於是便將屁股微微移動,試探性地找尋較有衝擊性的姿勢,準確好好的戳個她半死!

  想著,我那肉棍也興奮了起來,似乎勃脹得愈加的粗長,並壓迫於老師的屁眼口。我又開始塞入她的小洞,還將那根肉棍在她裡頭擰動猛烈抽送著,令得陳老師的腦子傳來一陣陣令她幾乎昏眩的快感。她的小洞把我夾得更緊了,似乎是跟我下著挑戰,看誰才是主宰者…

  

  ——————————————————————————–

  第五話

  
  我像只發了瘋似的公狗,附靠在老師的背後,狠狠地抽插著她的屁眼洞,並且還一邊不禁地暗讚她那屁股的內壁是多麼的緊,不愧為人間極品,真的是好爽啊!

  我的動作愈來愈快,而陳老師亦感受到了數個大小的高潮正在她體內逐漸形成,並連續的迸發著!她那高喊而出的呻吟,和顫抖不及的身軀,更令我處於一種無法言喻的興奮。此刻,老師不但感覺屁眼兒熱脹無比,陰道也跟著抽筋起來,愛液潺潺地自兩片豐厚的陰唇流下,眼角也不知何時地溢出了激情的眼淚,並無法控制的抽嚥著…

  當然,陳老師還是依然不停的搖晃臀部,而那吊掛在她上身的巨大奶子早就因為已身的重量和左右擺動著。從我這裡看去,她的乳房顯得深紅髮漲,兩粒乳頭更是以晶瑩剔透來形容,特別的凸出,有如兩粒葡萄般,看得我的雙眼都充滿著紅血絲,兩隻手立即伸了上去,猛搓揉著那雙大木瓜!

  這雙手搓握著雙乳,並從後面附靠著老師背部戳她屁眼兒的姿勢,真的是非常過癮。因臀部搖擺而摩擦著的大老二,被那嫣紅屁眼弄得雖有些微痛,卻亦有無比的快感。下體的開發次數頻繁,也讓我倆的敏感度大大的提升不少。糜淫的愛液陣陣分泌著,我們雙方都沉浸於這高潮與快意之間。

  陳老師的屁眼洞早已將我那電動馬達具,給深深的夾吸住,再加上肉壁震動的壓力狀態;我越是抽插,牽引屁眼洞的吸力愈強!老師是早已經達到了十數次持久的高潮,看來也快要輪到我了…

  「嗯…老師….啊…啊啊啊…不行了…要丟…丟了!喔…喔喔…又丟… 丟…啊…啊啊………」 我禁不住地溢出了高潮的淚珠,直到陽具完全拔出的一剎那,因壓力頓失而宣洩的高潮液,噴得老師滿背後都是。

  終於還是射洩了。而當我把老二抽離自老師屁眼兒的同時,她也亦感到有種如廁排便後的另類快感,整個人猛顫了一抖。這之後,老師便有如崩潰了的土石流,整個身軀在離開書桌後便平倒向床鋪上去。只見她將臉側緊貼於床面,不少濃白色的精液沾在背部,甚至於還由她屁眼縫隙緩緩流出,並順著臀溝流落到床鋪上呢!

  我這時也背向著床,躺了下來在老師的身旁。我倆眼對眼的凝視著對方,嘴角亦都微露出詭意的一笑。當老師斜眼見到我龜頭和陰莖上沾染的高潮液,便爬起了身,像母狗般的趴著,並努力用舌頭將我那話兒的精液舔吸乾淨。說老實話,我至今都還是不明白為何女性總是喜歡吞食男子的穢物,我是覺得它是既腥又苦咧…

  

  ——————————————————————————–

  第六話

  
  我在十點鐘左右才回到家。由於幹得過於劇烈,連步入家中時連走路都不大穩,老母的眼光還一直斜視著我呢!之後,洗了個澡,便立即回房,拿了個枕頭,相擁而眠。那晚,夢裡儘是和老師做著愛,互相嘗試著各類的性愛奧妙。

  第一次是老師為我口交,這一次則是肛交,那下一次我一定要試一試正統的性交,也既是為所欲為的戳干老師那雪白淫穴;讓我能滿足於她全身上下前後三個奧妙洞!這一次,我可要支撐得更加久,讓老師更加的疼愛我!

  喔!能在學園認識陳老師真好。我真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