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70.亂倫家庭


亂倫家庭

  第一話

  
  在我讀大學時期,曾經為不少的國中生補習功課。當然我這位天生之狼是盡量地選擇漂亮可愛的女生來教,但其中亦有少數的男學生,原因都是因為他們的補習薪金異常地優厚,都是權富之家的子弟。

  我這篇故事的小主角名叫瑞克,他那年讀國一,大約十三歲吧!他的父母本來已經移居美國,瑞克就是他們到了美國第一年後的結晶品。他還有一位比他大三歲,名叫珍的姐姐。她為人非常的美麗動人,但也非常的傲慢,我每次藉故跟她打招呼都會自討沒趣,換來的是一付白眼,真懷疑她是否冷感,不然就是個女同性戀。

  瑞克的父親是在去年被美國的總公司派回來這個自己離開了十數年的國家的,是公司在亞太地區的負責人,責任重大。這將會是份長期的工作職位,所以也就在今年初,把家人都接了過來一塊兒住,孩子們也報名就讀此地的國際學校。

  瑞克的母親是通過我那曾和她同校的阿姨,特地找了我為他們的兩個孩子補習,以適應這裡的教育環境和程度。瑞克雖然聽話,珍卻很叛逆,說什麼也不要補習,有時甚至就連學校也不上,整天把自己關在房裡,把舞曲節奏的音響聲量調得驚天動地,不知在裡面幹些什麼。

  據陳太太(瑞克的母親)說,珍是因為非常不滿她的父親強迫她過來這裡,遠離了她自認為最為重要的朋友們。所以如今才會如此地叛逆和抗拒,作那無聲的反抗…

  
======================================================
  第二話

  
  我在陳家為瑞克補習也有大半年了。瑞克這平常聽話又好靜的小男孩這天突然提出了一個令得我目瞪口呆的問題。

  「阿慶老師,你…你有沒有跟女孩幹過?你的鳥鳥…有沒有被女孩子吃過啊?」瑞克忽然瞪大了眼睛望著我,微聲問道。

  此時正為補習時間即將完畢之前,我一邊搖著頭笑著、一邊收拾我的教材準備回去,並未認真考慮回答這個我認為是小孩子無聊的問題。

  「老師…我…我…上星期五跟姐姐干了!」瑞克臉帶紅光地說道。

  我簡直是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我放下了手中收拾著的東西,回瞪著瑞克。

  「瑞克…你怎麼可以有這種的幻覺啊?那是不好的!」我勸導他道。

  「我…我真的沒騙你啊!而且已經兩次了。她前天晚上又到我房裡來含我的小鳥鳥,然而又…要我插她這兒…」小瑞克用手指著下體,氣急敗壞地辨證著。

  我真的有些疑惑了。看他的表情,可一點也不像是在撒謊。但是…

  「阿慶老師,你還是不相信啊?那好,來…你快躲進我的衣櫥裡,姐姐剛才告訴我說等你一走,就要我去通知她,並說今天要好好地再陪我玩一玩。我這就去騙她說你走了,叫她過來這兒,待會兒你在裡邊可別讓她看到啊!」

  瑞克一邊有些激昂地說道、一邊把我推入他那大衣櫥裡。我還未來得及說些什麼,他便已經一溜煙似地跑了出房去。

  沒到數分鐘的時間,我在衣櫥裡便聽到了兩人的聲音。從細縫中窺望出,看到的是那高傲美麗的珍,正拉著她弟弟的手一起走了進房裡,然後反手把門給鎖上。

  「弟啊…媽咪剛才出了門,要到傍晚才回來。哼…你那死老師這麼久才走,姐已經等了好久、好寂寞啊…」珍一邊說著、一邊把紅唇送到自己弟弟的嘴上。

  長久以來,我雖然也多次跟過不少的親戚;如阿姨、堂嫂、表姐妹們之類的在背地裡幹過一些不尋常的性交活動。但是,我卻不能認同家庭之間那父母、兄弟姐妹這有一類血緣系親的亂倫性愛。

  真沒想到這單純的瑞克,竟然天真得暴露這件事讓我知道,還笨到要我躲在這兒,窺看他和姐姐幹著不得人知的秘密。

  由於這時瑞克和珍已經近入了狀況,我也大著膽子,把衣櫥的門縫開大了些,以便能夠更清楚地看著這平時以驕傲、清高的淑女姿態,如今卻有如那暗巷裡的婊子一樣地,誘惑、引導親弟弟幹著自己。

  我仔細窺視著,只見珍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及膝的長T恤給拉起,一對豪波連奶罩都掩蔽不住,豐腴雪白的乳房好不迷人啊!珍並未把乳罩脫掉,就彎下了身,迅速的把內褲給脫下,然後人就半趴在床沿邊…

  我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她那潤泉之源,瑞克就從後面黏著了珍,像狗一般地騎幹著他的姐姐。珍似乎完全沒有察覺我的存在,並放肆地狂呼浪叫著。有過數百次性經驗的我,當然明確地知道珍的淫屄此刻正滿足著弟弟的肉棒給予她的快感!

  還沒看得多久,我全身就已經火熱了起來,淫慾高漲、下體潮濕,不知不覺地伸手進褲裡頭撫摸自己的肉棒。看著瑞克的小屌抽插珍的潮濕陰戶,我的那話兒竟然也硬挺勃起並變得巨大!

  老天!瑞克的小陰莖跟我比起來根本就不夠看。然而,在插進珍的浪屄裡時,竟然也能使得她忍不住地淫水汨汨流出,可見珍的性愛敏感度非常地敏銳,是一頭天生的性獸,反應讓我感到驚訝…

  「來,瑞克…用力點肏姐姐潤濕的嫩屄吧!把你的大屌中的大屌用力戳進我的浪穴,戳痛它!戳!戳… 」

  我聽到如此淫蕩的淫穢話從珍嘴唇說出,整個人更為興奮起來。但也為珍的無知感到好笑;什麼大屌中的大屌?真無知,瑞克的小陰莖都還不到我的三分之一呢!

  「嗯…棒…嗯嗯…真棒!姐…我…好舒服啊!」瑞克也呻吟了起來,並用手往前,隔著乳罩用力地搓壓著親姐姐的雪美巨乳。

  「對!對…就是這樣!揉…大力揉姐姐的奶子…喔喔…喔…搓爆我的硬乳頭…搓!搓得讓我…舒服得死去吧…」

  「姐…我要飛上天了…啊…啊啊…」

  「喔!小親親,你真會肏!對…我的小丈夫…肏…你肏得姐姐好舒服啊…用力…用…力…」

  「喔…姐…姐姐…喔…喔喔…喔…我要…小…要小便了…」

  「不,好弟弟,你要…要認著點啊…姐姐我還沒來呢…」

  看著他們相肏、聽著他們的淫聲浪語,我也不自覺地猛烈抽送著自己的大屌,龜頭被刺激得膨脹發紫。事實上,我從沒有看過這種親生姐弟相干的鏡頭,首此嘗到這種刺激的高潮。

  「啊喲,又洩了!小第,你怎麼老是沒兩下子就這樣啊?姐都還沒濕透呢。唉,每次剛要來時你就…」

  隨著珍的埋怨聲,我的思緒又被拉了回來,連忙把視線放到他們倆的身上去。只見珍把瑞克那浸滿淫水和少許精液的小屌伸入嘴裡吸吮。吸完小小龜頭接著舔那兩顆小蛋蛋,直到一滴淫穢物也不剩為止…

  
======================================================
  第三話

  
  我一直呆在衣櫃裡觀看他們兩人的亂倫之愛,腰都彎曲得又累又不夠滿足、全身慾火難消,乾脆就趁珍背向著我時,悄悄地溜出了衣櫃。

  珍此刻正極力地嘗試再次使小瑞克勃起,不斷地撫摸他那軟化下來的小雞雞。我就在她全神灌注的同時,迅速地扒光自己身上的衣物,握住那八吋多的大陽具,突然地將它抽打在珍的背部,驚得她幾乎整個人都嚇倒在地。

  「嘻嘻,是什麼原因使你這麼地發浪啊?跟平時的你都不一樣咧!」 我一邊搖晃著我的肉棒、一邊嘻皮笑臉地問著她。

  珍此時的臉色似乎變得灰白色,整個人震愣得呆呆地,直瞪著眼凝視著我,開大了口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可愛的珍啊!你知道我好盼望、好盼望我這隻大屌能插入你的屄裡嗎?為什麼獨有你的親弟弟能享有這種樂趣、我就不能呢?我常常在見到你之後,獨自地思索著要如何才能嘗到這種歡愉的滋味?不時都在想著你手淫數次以上啊!啊…你剛剛真的是好浪、好浪呀! 」

  我逕自走到床邊,彎腰拾起了珍脫扔在地下的三角褲。

  「我想…這是你的吧?」我的聲音有點兒激動、興奮,並湊到鼻子深深地聞了一聞。

  「別…別…去動它…」珍結結巴巴地赤紅著臉說道。

  嘩!我這時才發現這小小的三角褲上面還是濕濕的一片,這倒換我也有些的臉紅了,但不是為了害羞,而是興奮得愈加的火熱。嗯,可見珍有多浪、多激情,要不然依常理判斷,應該早就干了的…

  「珍…你的味道好好聞、好香啊!你要不要自己也聞聞看?」我故意地嘲笑著她問道。

  我把眼珠直瞪著珍的全身,這時才更清楚地看到她那付傲人的身材。只不過十六歲多,居然會有如此豐美的身段!美國的空氣和食物果然不是蓋的,難怪大多在美洲長大的華裔,體質都比我們在亞洲的棒得多了。

  「嗨!珍…你看起來有些疲憊啊?你剛不是才說沒爽夠嗎?」看著珍表現出緊張不安、相當神經質的樣子,我便問道。

  「我…我…不是…瑞克他…我…剛才…是…」珍慌得有些語無論次。

  「哈!不用急著跟我解釋什麼,我知道你們倆的事…」我吃笑說著。

  起先他們姐弟相奸的景象,如今依然縈繞我的眼前,徘徊不去!所有的淫景一瞬間一齊襲上我的腦海。我真的好想仔細看看珍被我那大陽具肏屄的美妙表情。我激動刺激、淫慾高漲,竟大膽地猴急奔向珍,把她抱著,推躺在床鋪上。

  我第一手便去揉撫珍那毛茸茸的陰戶。每一次的手指戳弄都讓她淫水汨汨、屄洞痙攣抽搐,沒幾下她的下體就潮水洶湧,連床單都濕淋淋的一片了。珍不再做任何的抗拒,只聽她浪聲的呻吟著…

  已經從床邊站起來的瑞克,走到了床頭的一角。他看到我伸出手猛烈拉脫自己姐姐的奶罩,使力地搓揉她的巨乳時的餓狼模樣,整個人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兒直看。

  我胸膛緊湊著她的又白又滑的奶子,感覺到她的體熱。當我的雙手循著她玲瓏有致的細腰,柔和地撫摸接近臀部時,珍因為敏感而激昂地扭著腰。發現她有反應後,我就像個吃糖不厭的小孩,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

  我輕輕半壓著平躺的珍,溫柔的吻如雨般地落在她的嫩唇、耳根、臉蛋、粉頸和肩上。珍竟然也採取了主動,輕巧地以舌尖抵住我的耳洞中,並在那裡頭滑動打轉著。她濕熱的吻跟著不時在我的頸上印著。

  我全身發燙,放開了那緊擁住珍的粗長雙手,持續往下移動到她胸口前。她那雪白嫩乳便不自禁的在我眼前抖動著,乳峰上是兩朵桃紅色的盛花。我吞了吞口水,就猛向那花兒含去,舌尖明顯的感覺到乳頭挺立起來。

  珍的身材平時穿什麼都美,如今什麼都沒穿更不用說了。豐碩的上圍不論是動或靜都一樣令人垂涎。用唇舌吸吮舐咬乳頭時,一陣花香直向我撲鼻而來。我忍不住抬頭望去,發現珍正閃著大眼,淫蕩地看著我。那一向來對我投著敵意的眼神已經無存,如今卻是一片的渴求…

  
======================================================
  第四話

  
  我貪夢地繼續向乳頭畫圓圈、吸吮著。珍的乳房也因為我的唾液和汗水,在窗簾間射入的迷曚陽光下發亮著。珍的全身不能克制地顫動,大腿不停地在床單上搖晃擺動,雙手胡亂地抓捏著我那呈現於她眼前的健美壯體,令它顯露出數條的紅紅血痕。

  突然,珍起身將我輕輕推倒在床上,用雙手握住我的男性象徵,並對著它吹起氣來。我興奮地感覺到她那嫩潤唇瓣輕輕把我含住,舌尖在頂端來迴繞圈子,緊壓扣住深溝的部分。

  「啊…啊啊…」我感性的輕呼著,手撫摸著珍柔軟的烏黑長髮。

  過了好一會兒,就換我為珍服務。我一把抱起了她,看了一看她那渴望著什麼似的顏面,朝她微微一笑,便低下頭用嘴唇和舌頭去撥開她幽密的黑色森林,接著狂吻著她雙腿間的花瓣,以舌尖按壓摩弄著那愛的肉按鈕,並以手指戳插她的淫穴裡頭。

  「嗯…好舒服…嗯…嗯嗯…」珍因為我的好技巧而囋歎著、呻吟著。

  「好妹子,阿慶哥哥會盡所能地讓你舒服、滿意的…」我柔聲地說。

  珍亦主動地把自己的雙腿張開更大。濃密的陰毛、屄口,都已沾溢滿了淫水。我可以清楚地瞧見她陰唇上的淫液,發出一陣一陣的鱗光。我更為狂歡地又用嘴舌、又用手指,激情服務她那寂寞的愛穴。

  「喔!喔喔…喔喔…舒…舒服…啊…啊…」珍一邊壓揉著自己的大奶子、一邊任意地浪叫著,並搖晃那淫蕩的浪屄。

  我的手指突然向珍的臉抹了過去,一灘濕滑的液體貼在她臉蛋上。

  「嘻嘻…瞧!你都濕淋淋了…」我舔了舔嘴角,笑說著。

  「嗯!你自己呢?也是直挺挺的喔!你…不難過嗎?」珍紅著臉盯著我的陽具看,呼出深情的熱氣。

  「哈…原來是想我現在就給你啊!好,那…我來囉…」我淫蕩地笑說道,並扶著特大屌展示在她面前。

  我坐起來,分開她的大腿,把她的嫩美陰戶突顯於我眼前。淫濕屄洞似乎熱切地期盼著,淫水已經濕遍了大腿。我把她細長的腿抬上肩,藉著淫水的潤滑,順勢一推,整個的龜頭就滑鑽而入,令得珍發出一大聲的浪蕩呻吟。

  我感覺得到珍的陰道不時地緊迫收縮著,更令我刺激得全力地深入和 前進。珍興奮地迎合我,不停地晃搖擺動她的水蛇腰。我也奮力地前進、再前進,熟練地在她的陰道的潤滑肉壁之間進進出出地抽動著。珍開始有如著魔似地,顫抖起全身來。

  「啊…啊…不要了啊…我不要…嗯…嗯嗯…」她開始有點退縮,我的超級大老二終究不是瑞克的小屌能比較的。

  「忍著點,好妹妹…那疼痛感將會轉為極樂的…」我在珍的耳旁,輕柔微聲地安慰著她道。

  「哦…哦哦…快…快停…啊…不…不要…嗯…快點…用力…用力啊…哦哦…爽…爽…啊…啊啊…」珍開始矛盾地哀求著、浪叫著。

  我深情地一邊瞄望著珍臉部那淫蕩的快樂表情、一邊再用力地做瘋狂的衝刺。我的龜頭感覺得到珍的淫水一波一波地射湧而出,高潮來了一次又一次,酥得連她的雙眼都反白了。

  我倆此時都陷入了性愛的樂幻中,兩人都全身顫抖著達到高潮。

  「哦…哦哦…哦哦哦…」我一面半閉起眼睛凝視著珍搖晃得厲害的豐腴乳房、一面悶哼著,漲大得發紫的龜頭連連噴射出了我對珍的愛,將一股濃濃熱燙的精液灑入她的子宮內。

  珍的浪屄竟然好像跟我的猛屌有著共鳴似的,這一燙也將她燙出了一個大高潮,靈魂拋上了雲端!

  我深深吻著那滿身香汗的珍,感覺到她還在抽動不已。她的媚眼雖然緊閉著,嘴角卻微微地牽動一絲笑意。

  「喜歡吧」他柔聲輕問著。

  「我…我好愛你,阿慶哥哥…」珍雙眼含著淚光,哼歎著。

  「我也愛你…」 說著,我又獻上了一個深吻。

  
======================================================
  第五話

  
  我轉過了頭,看著那蹲在床頭一角的瑞克。他看到我猛烈干插著自己的姐姐,整個人激揚得淫慾高漲、也爽得連連手淫了兩次。當看到我將濃濃熱燙的精液灌入姐姐的屄裡,他刺激得魂飛魄散,好久好久才回過神來, 如今目瞪口呆地在那兒回望著我。

  「還傻乎乎地呆在那兒幹啥?過來啊!來…把你姐姐的陰戶舔淨…」我向他招了招手,吩咐道。

  看著姐姐的穢潤穴;淫水參雜著我的精液,凝成白色的泡沫,從屄口汨汨地溢出,又聽見她的微弱浪聲呼吸,瑞克只覺得渾身發熱,再也無法忍受了。他站直身子、迅速地猛用嘴舌,送入那濕漉漉的屄口,用力地舔舐著、吸吮著。只盼望能趕快地把那些美味濃羹都一一吞入肚子裡。

  珍這時也坐起了身,將我拉了過來,把我洩了氣的老二送入嘴中為我舔吸。我們三人就這般地吸吮、舔舐著,直到最後將大屌和陰道都舐得乾乾淨淨為止。

  夜悄悄拉上寧靜的簾幕,陳太太應該會隨時回來了。為了避免被她撞見這一切,我慌忙地穿上了衣物,準備離去。

  「珍…我得走了,不然待會兒被你母親發覺就不好了…」我深深地吻著她的嘴唇,然後說道。

  沒想到珍竟然說被撞見也無所謂,跟著還講出一番令我吐舌的事實;原來她自己和父親早就有過性接觸,意思就是說從很小時就被那親生老爸獰弄,只是未有真正插入,只做表面的撫摸和舔舐,並常要珍為他吹簫。就連小瑞克也老被媽媽脫光衣物,互相吸吮、舔舐!瑞克和她則是才在上一個星期,不知如何地,矇矓中竟然也搞上了姐弟情。

  這可能就是移民家庭的大悲劇吧?因此父母過於疼愛孩子,而且幾近瘋狂地溺愛,把家庭成員緊緊地控制著,什麼都不讓外人介入,以免影響各人的情感所致。對於他們家庭的亂倫性關係,我雖能夠明解,但卻無法認同。

  那晚回到家後,儘管我一早就因為疲憊而睡去,但仍在夢中被這亂倫家庭的陰影困惑著。不時地被纏身不去的淫慾刺激得醒來了數次,迫不得已,我又手淫了數回,直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才又迷糊入睡。

  在夢中,我正盤算著要如何才能引起他們媽媽的性趣,好好地策劃一下,好讓這位三十八歲外表高貴、內心卻孤寂的淫蕩尤物,也加入我們亂倫的性愛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