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71.死黨的女友


死黨的女友

  
  第一話

  
  在就讀的中學,我認識了應雄和施詩。他們倆人都只比我大數個月,從國中一開始就與我同班,一直到國中三。施詩是應雄的女友,而應雄則跟我是要好的一對死黨。

  由於應雄和施詩兩人都是低材生,所以臭味相投,十分投契,從國中二起就互相愛戀著。男女談情久了,親蜜的舉動免不了。

  記得在剛上國中三那年,根據應雄悄悄地告訴我,他和施詩早在數月前已經「干」了,而且還是施詩主動的挑逗,把處女獻了給他。他還說現今都經常會在施詩家中,拿自己的陽具給施詩看,她亦親熱地以手撫摸,然後為他口交。他們幾乎每天都有肌膚之親。

  應雄的這一番話常常令得我渾身發熱,有時一回到家便會幻想著他倆相干時的情景,想著那陽具插入她的陰戶,不由自己地手淫起來。而每當我面對施詩,就會發覺自己對她性愛的潛在需求越來越大,老二也常常在交談之間莫名地勃起。

  施詩原本是出生於一個中產家庭,雙親是專業人士,在上國中之前的成績一向名列前矛,為老師們所愛載的學生。又因她人非常漂亮、聲音甜美,還常常被冠上校花之美譽。

  然而,人生變幻無常,這一切童話故事就在施詩十二歲那年消失得無影無縱。悲劇的發生是始於父母的離婚;在這次離婚的訴訟中,施詩還得知父親的禽獸行為,最後因為和未成年少女上床,而被判入獄。母親更因為這次離婚的壓力而引發憂鬱症,最終走上自殺的絕路。

  施詩並沒有什麼親人,最後祇得跟那七十歲高齡的外婆相依為命。由於母親並未留下太多的遺產,所以她們的生活相當刻苦。這一切因為離婚所引起種種悲慘事件對她的打擊很大。

  自從母親去世後,施詩便拒認父親。而她對自己的學業更置之不理,經常以任性的行為對待同學和老師,校方多次調練無效,如果不是她高齡外婆常到校裡來哀求,校長老早就趕她出校了。

  現在雖然繼續升學,可惜至今她並末有對書本發生任何興趣。反而對放縱的浪子應雄起了莫大的好感,似乎跟他有著某些程度的認同感。她也開始對性愛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尤其對男人的那話兒充滿奇妙的幻想,有時還偷偷搜獵花花小姐雜誌,細意慢慢欣賞那一條條粗壯的陽具,陽具越長便看得越發心思思,導致後來的偷嘗禁果。

  
======================================================
  第二話

  
  今年的春假有四天的連續假期。我在第三天就厭了那來來往往無聊的拜年習俗,想找些較為新鮮刺激的事,於是便很自然地想起應雄和施詩。

  我們相約好在黃昏海邊的新填海地旁見面。這附近都沒有居家和任何的街燈,於是入夜後便漆黑一片。

  我看得出施詩今天心情不佳,於是便慰問了一聲。

  「是又和她外婆吵反了啦!」應雄槍先問答著。

  施詩有些激動,但強行裝出一個榆快的表情,然後自懷裹抽出一根香煙點燃,跟著緩緩的道:「不如今天我們來個新奇刺激的遊戲吧!」

  我並沒有作出任何反應,漫無目地的瞪著,一切等著由他倆來安排。

  天仍是黃昏,紅霞照在施詩的面上,令她顯得更加的美麗動人。而那一陣陣柔柔的海風迎面送來,使得施詩的T恤也隨風拍動。我偷偷地往她胸口一窺,竟然是真空的…

  騰地一陣海浪拍岸,水花淺在施詩的衫上,令二顆乳頭突現出來。她連忙的用雙手把水跡抹出。當抹到心胸前的時候,敏感的乳頭被挑逗得有點兒的發硬,生理的自然反應令她從櫻唇吐出一聲低微的呻吟。

  應雄在一旁瞧見便微微一笑,還搖搖頭的對著我指點著施詩,似乎在嘲笑她的淫意。

  「喂!你倆想想看有什麼玩意可以刺激地爽一爽嘛!」施詩無聊聊的說,並把口中的香煙猛力吐進海中。

  「啊?想要新的刺激……」

  刺激兩字尚末自應雄嘴中說完,施詩便發覺雄嘴的兩手已從身後穿過來,輕輕柔柔的托著她的乳房。隨著那粗曠的撫摸按壓,雖然隔著衣服,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已經由乳頭送上腦海,施詩放聲呻吟著。

  我則在一旁似乎看呆了!

  「啊喲!輕力點啦…」施詩半吐著舌頭在嘴唇間,悠悠地說著。

  應雄這才慢慢地、微微地,拉起她的T恤,繞著乳暈轉圈、轉圈…

  「嗯…嗯嗯…啊啊啊…」一連串的淫叫聲從施詩的口中吐出來,越來越響、越來拖長。

  「怎麼樣?在戶外的原野大地下親熱很夠刺激吧!」應雄笑笑地說。

  雖然此刻並無燈光,但我仍然可以在明亮的月光照耀之下,近距離地清楚地看到她的乳頭跟著全硬了起來。

  「嘿,阿慶你怎麼呆站在那裡,也過來一塊兒樂一樂啊!」施詩的情慾完全被挑了起來,竟然說出這一句令我驚詫的話來。

  「是啊,大家兄弟一場,有樂就一起享,快過來…別婆媽了…」應雄一邊說、一邊硬拉著我的手,拖了過去按壓在施詩的胸脯上。

  施詩立即欠身從正面吻我,只見她二頰紅霞紛飛,而二片濕潤的嘴唇亦與我的乾燥裂唇膠著不分,內裹的二條舌子翻騰不定,那些口水變得像膠水一般的濃,互相交替在對方口裡。

  單是吻並不能滿足施詩,她還伸出手抓著我的手背,以我的掌心摸擦她那對赤裸裸的乳房。我感到十分的興奮,十隻手指於是在她乳房上游揉著。沒一會兒,我的另一隻手則進軍她的三角州。我慢慢將施詩的牛仔短褲鈕一粒一粒地解開,到第四顆時一條雪白的內褲便現露了出來。我連忙伸手入去摸索…

  應雄也不讓我專利,也一同伸手探入裡頭。緊緊的小內褲頭的橡根就限制著兩隻手的活動。經歷老道的應雄,很自然地率先到達施詩的陰蒂地帶,並在那戳弄著,而當換我摸時,陰戶已經是濕透透了。

  我毫不客氣地猛然用中指在她陰道中抽插起來。一陣陣的快感隨施詩的呻吟聲此起彼落,猛流的愛液把牛仔短褲也弄濕了一大片。

  我另一隻手不甘寂莫的又和應雄分享施詩的一對乳房。在柔軟的乳房上,爭奪那奪目迷人的高挺粉紅乳頭。經兩人的摸玩,本已堅硬的乳頭變得更硬更漲。施詩全身的敏感點差不多同時被觸發,興奮得不可開支,在這處沒有人的地方,施詩瘋狂的享受這美妙的時刻。我當然也爽得樂呼呼…

  應雄此時順勢地把施詩身上所有衣物給脫個清光,令她完全暴露於空氣之中。施詩美妙誘人的乳房和曲線,一幕幕的火熱場面,正逐步地將我潛在的性慾喚醒,陽具已在褲檔內暴漲,令得我褲線頭的縫合處承受著極大壓力。

  施詩也注意到了我下部的變化。她似乎很渴望著真實的感覺,輕巧地把手按在褲檔面,撫摸著我那火熱的陽具。

  「阿慶,你可以把它拿出來嗎?我好想看看啊…」她眼睛淫淫地凝視著我,悠悠地說著。

  我即時掏出了那已經疼痛得膨脹的陽具。龐大的老二高高舉於施詩的面前,呈現約六十角度,還不時地往上顫動著。

  施詩口中不禁嘩了一聲,緩緩伸出手握著了我陰莖,只覺得它一跳一跳地,並有一股熱流由掌心流入自己的腦海。我的陽具溫熱,雖然只有六寸長,然而直徑有一寸半,赤紅的龜頭更為巨大。

  而應雄也脫下了長褲及內褲,他的有足足八寸,但直徑沒我粗,瘦瘦長長的,形狀看來有點像標槍。

  施詩此時情慾已被挑得高漲,於是她決定用最公平的方法對待他們。她先是蹲在地上,握著應雄的陰莖在手中套動搖晃著,而後把我的陽具移入唇間,用口來為我吹啜著,陰徑令得我呼吸緊壓。

  施詩緩緩地吻啜我的龜頭,使它刺激得更變成紫紅色。除了吻以外,她的舌頭還在上面繞圈,跟看便吻陰莖頸部和睪丸。我被強吻得非常興奮,愛液早已自龜頭一點點地流出。

  突然,施詩將整條含入口中,發了瘋似地狂飆的套吸著,並發出吱吱的聲音,就像實際做愛的節奏一樣。

  施詩巧妙地將舌子放在我陰莖底部,讓它達到最大的磨擦快感,給於我莫大的刺激。施詩時快時慢的套動著,快感亦培增,尤其是她那性感紅潤的唇迎接觸到龜頸時,更令得我不禁地呻吟起來。

  就在此時,應雄也硬把自己的瘦長的肉棒給擠入施詩口中。兩根陽具便你推我擠地在施詩口中互相爭寵,紅潤大唇把兩根同時容納,一絲絲晶瑩的精絲口液,隨著施詩的櫻唇的啜動,拉流出一條條黏涕涕的細線來,瀉出掛在唇邊,連下巴都沾染了黏黏濕液。

  隨昔吱吱的聲浪,兩條陽具的抽動,令施詩的快感連綿不絕。爭寵了一會兒,我便把老二給抽了出來。我還是不大習慣和他人同時共享用著,更何況兩根肉腸還互相地在施詩口中一直碰擦著,很不是滋味,乾脆就讓施詩將應雄整條獨自地含著。

  只見她慢慢地將龜頭頂到喉口,最後突破喉頭將整根八寸多長的老二給吞含入喉嚨裡。由於磨擦面多了,應雄的快感成正比的增加,也開始呻吟起來。在應雄享受著的同時,我也並未空閒著,一邊撫摸著施詩的豐碩乳房、一邊啜吻她高漲突起的乳頭,甚至於還探出手摸索著她誇下的濕潤陰穴。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後,應雄的龜頭已紅漲得爆裂似的。此時施詩的口也疲了,應雄用手示意她停下來,然後自己用兩手緊握施詩的頭,開始自己用力地把八寸多的陽具在施詩口中猛然抽送,下下沒頂,並發出「吱吱」聲響,黏絲口液直洩流出唇邊來。

  我在旁看得入神;只見施詩的神情十分享受,應雄越插越來勁。急速插多數十下後,一陣暖暖的液體,便狂烈的勁射到施詩口中的深處,把喉頭填得滿滿地,滿口都是濃粘的精液。

  應雄緩緩地把陽具抽出,而施詩也處理在口中的精液。她並沒有立即吐出或吞下應雄的精液,讓精一直地停留在口中含著,然後才慢條條地將淫穢液體吐出在手掌心中瞧弄,過後才再次地舔吞入口內,似乎在吃著魚翅珍品的美味般,看得我有些的嘔心,但又極為興奮。

  此時,一陣陣的傳呼機聲突然震起,是傳自應雄的衣褲堆中。應雄拿起傳呼機,看了看後,立即穿好衣服準備離去。

  「我有些重要事要辦。阿慶,你待會兒為我送施詩回家,先謝啦!」他臨走前對著我說著。

  施詩心知一定又是那些黑道中的朋友要幫手。這樣的事情施詩似乎都習慣了。我倆目送應雄的背影,直到它消失在昏暗的盡頭。

  「他要走就讓他走!哼,我才不需要他!每一次自己爽了就算,從不理會我的感受…來,阿慶,來餵飽我…我此刻真的很需要啊!」施詩突然微聲地在我身後,空虛地渴求哼說著。

  就在這時,我感到背後有一陣燥熱,兩團非常柔軟的肉包輕輕附壓在我背上。我頓時紅了臉,支支吾吾地,不知說啥才好。

  施詩的情慾並末熄滅,反而更加激烈。她把我的身子給轉了過來對著她,然後自己坐靠在岸邊的岩石旁,嬉皮笑臉地,竟然當著我的面自挖自慰著她那空虛的陰戶。只見她愛撫得那兒淫水猛流,把地下都濕潤了一大片。

  她瞇著眼望我,茫然然地、淫蕩蕩地,伸出香舌舔弄著自己的紅唇…

  
======================================================
  第三話

  
  我完全地被愣住了!我的陽具頓時硬挺了起來,整個人好像觸了電似的,呆站在那裡顫抖抖地凝視著。

  沒想到施詩竟然敢如此大膽地挑逗著我。只見她用雙手把陰戶給遮蓋住,只故意時不時地,隱隱約約露出那光滑細緻的陰唇肌膚。我的魂早已被施詩給勾了過去。

  看著她那其中兩根手指在誘人的穴洞裡游動著﹒龐大的胸脯不停地上下起伏著。我不禁自主地跪蹲在她雙腿之間,忽覺得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向鼻子湧來!我捂著鼻子過去,靜靜享受著這奇妙感受。「呼」我深深地吐一口氣,但又怕這香氣會逸失。連忙更加把頭探往那黑森林裡,心中充滿著無數的暇思。

  此時忽然看到施詩緩緩地把手自兩腿之間移開,她的微開的陰唇縫隙就呈現於我眼前。施詩也開始扭動著她那好似水蛇的腰,更令得她嬌嫩光滑動人的粉紅陰唇緊靠我臉龐﹒真教人即歡心、又心急呀!

  此時,只聽見有兩個人「噗通噗通」的慾望心跳聲。我終於無法控制自己了,撲了過去往那露出來的雌性動物最誘人的陰戶吻去,並還輕輕地咬著那翻開來的外陰唇。我的理性已經完全崩潰了,腦袋裡「轟隆轟隆」地,只顧著吸啜著施詩不斷流出的即鮮又可口的蚌汁。

  忽然,我感到一隻溫暖的手輕輕掐握著自己膨脹的老二上!施詩似乎不願獨處地任我撩弄著她,於是用那雙纖手沿著我的大腿慢慢的滑入褲頭上,連帶內褲拉下了我的褲子,用力地拋向遠方,然後像頑皮的小孩一般,調皮地玩弄著那肉腸。

  我們小倆口此刻已是完完全全以裸體相見。我坐起身來,把施詩那傲人的雙峰用手托起,用舌尖輕輕地游動在她乳暈上,來來回回地打著小圈圈,只聽見施詩的喘息呻吟聲。我繼續地使出法寶,輕褻著操縱著那對大乳房;壓、捏、擠、揉、吸、舔、按、摸,無所不用!

  沒多時,施詩反客為主,移動著身軀跪在我的雙腿間,然後將我的肉棒輕輕地用手套弄著,一上一下地玩弄搖晃著。我硬如堅鐵的粗大肉棒早就刺激得發紫,受不了她的套弄,急急地將施詩推躺下。

  「好姐姐!我受不了…快給我啦!不然…就…就要…脹死了!嗚…」我簡直是到了極限,徨徨如漏網之魚般,在施詩的嘻笑聲中,「滋滋噗噗」地開始干插著她。

  「嘻嘻…阿慶,想不到你看起來斯斯文文地,狠起來卻也…沒關係,來…用力地干、猛烈地推插,就讓施詩姐爽一爽啊!」

  一聽到施詩的這番淫語,我就更加爆發了,隨著龜頭顫抖的節奏,發了狂似地猛然抽插著她黏滑滑的淫穴。

  「啊!嗯嗯嗯…唔…唔唔…啊啊啊……」

  我最喜歡聽到女人的呻吟,一聽到施詩的呻吟,我的屁股愈加扭轉得更快更有力。施詩的感覺也似乎跟看它旋轉了起來。她只覺得整個世界都震搖不已,許久許久,旋轉的感覺剛剛緩和,立刻發生突而其來的陣陣劇痛,似乎有一種堅強的東酉正擊向她靈魂深處,她開始由痛楚轉換為極度爽感,還不覺恥辱地咬牙切齒,拚命地跟著節奏搖晃著她的蛇腰,把小腹高高挺起,緊緊靠貼著我下體。

  突然之間,施詩樂極忘形地把我緊緊地擁抱,在兩個軀體相貼碰撞的一瞬,使勁俯下頭來,向我背肩一口咬去。痛得我哼地一聲,驚怒交集地更加強抽插的勁力,推著大龜頭,幹得更凶!

  施詩立即放聲呻吟狂叫,她的浪叫聲連鄰近的幾里之內都聽得到吧!我有些顧忌地慌忙勸阻她把聲調放低。施詩充耳不聞,不但不收聲,反而顫聲浪叫得更為瘋狂。我也有些怒了,手一緊,更把按在她肉球上的手使勁一抓,幾乎想壓爆她的巨型大乳,這更使得她狂飆搖擺著身軀,瘋子般地緊按抓著我背肌,下體扭晃迎接向我的肉棒。

  我沒想到施詩竟會如此地淫蕩、風騷,對於自己的樂趣和快感毫不作掩飾。我兩人肉貼肉忘情地糾纏著一團。我興奮地強行吐出小舌,在施詩滑潤的口腔內打轉,而她也做出回應,把自己的香舌也滑入我嘴裡,在我舌頭下舔弄著。

  我幹得施詩心中有如小鹿狂跳,漲紅著粉臉,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款款地直揪著我。

  「啊!好阿慶,你的鳥鳥…好粗…好壯啊!幹得我好…好舒服耶!」她輕輕地在我耳邊哼聲說著。

  我聽得心花怒放,更雙手扶起她的大腿,雙腿前曲,屁股往前狂挺。「卜滋卜滋」干插的聲音不斷,又粗又有勁的勃脹雞巴,盡穿梭陰道的肉壁中,直沒入子宮中。

  「哦…好漲…呼呼呼…爽…爽啊…再用力…阿慶…用力啊…呼呼…」

  我屁股狠勁的前挺,力道猛烈,使得硬大圓鼓的龜頭,一下子又重重地頂撞在施詩的花心上,頂得她悶哼得幾乎叫不出聲來。

  我也愈加覺得施詩鮮紅肥嫩的騷穴,越顯得緊縮,窄小的春穴被我那壯硬的大雞巴盡根塞入,只覺得陰道肉壁,被塞得滿滿地,撐得緊緊地,令我感到異常的舒服,不自禁得屁股輕輕地扭轉,歡騰地享受著那壓縮的極樂美感。

  隨著施詩的高潮,淫水猛洩,陣陣地噴灑在我的下身,而我也快要不行了。用力把施詩拉起,換了個姿勢,伸手將它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懸空提高,然後握著我的大雕,就奮力地從她的後方往那面對我的陰戶一鑽而入。

  我將上身一伏,壓在施詩的身背上,並且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著、磨著、轉著,幹得她天昏地暗。

  「唔…好大的雞巴…親阿慶…好阿慶…小妹…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頂死了…哦…哦…爽死我了…啊…啊啊啊…」

  大龜頭在花心上的衝刺,大雞巴在肉壁間的摩擦,弄得她的穴穴爽得登天,非常的受用。只見她秀髮零亂地直搖擺,粉面紅暈地不斷左右的扭動著,又開始放大聲嬌喘噓噓,雙手緊按壓著岩石,像要撕裂它一般,那種似受不了,又嬌媚的騷態,真令人色慾瓢瓢,魂飛九宵。

  我禁不住這要命的刺激,同樣地也嘶叫出像殺豬般的尖銳聲,全身畏縮般的痙攣,並感覺到施詩子宮強烈的收縮。我只覺腰部麻酸,最後掙扎的猛插了幾下後,終於投降了。我慌忙把老二抽出,滾燙的精液一波又一波地飛噴而出,灑沾在施詩圓潤的屁股上。跟著龜頭一軟,全身酥鬆下來。

  經過這激戰之後,此時的天氣也開始轉涼了。經過一陣清理後,我和施詩便拖著疲乏的身子,彼此依靠著對方,緩緩地走向回家的路途。

  也不知為什麼,我們過後並沒有把這事情告訴應雄,雖然就算他知道了也是一笑置之的。在那之後,施詩還是繼續跟隨著應雄,當然偶爾她也還會偷偷地約了我外出樂一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