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73.初戀情人


初戀情人

  
  第一話

  
  「嘿!你不就是阿慶嗎?好久不見了…」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地從身後傳來,跟著就是一手拍打在我肩膀上。

  我心中一驚,停住了正開始吃著的一盤楊州炒飯,轉過頭一看,竟然是她;我的初戀情人林晴文!

  我慌忙地站起身來,所坐的椅子竟意外地被我給撞倒,發出一聲蠻大的聲響,醫院餐廳裡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視到我身上來。我臉上一陣陣紅熱,亂覺得不好意思,不過在此巧遇晴文,我還真是大吃一驚咧!

  「別吃了,來…到我家去!」晴文拉著我的手,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被她硬生生地拉出了餐廳,但我不能這樣說走就走,今晚剛好是我的值班夜。我跟她說了一聲後,接著便拉她的手快步走向我個人專用的醫生辦公室內。偌大的辦公室只有我倆人;我抱住她,幾年來的思念化成今朝的擁抱。我倆緊緊地互相擁摟著…

  「讓我好好地看看你的臉!嗯,依然沒變,依然是如此的美麗…」我注視晴文俏麗的臉說道。

  「但是你變了…聽說你結婚了!」她語帶哀怨地說。

  晴文跟著走到了窗框旁,下面的街道車水馬龍,在昏暗的夜景下,成為一條條連綿的白光帶和紅光帶。她默默無聞地凝視著…

  我走到辦公室的小雪櫃中拿了罐可樂來,倒了些在兩杯玻璃杯裡,放了冰塊後走到晴文身旁。

  「醫院不能有酒,就以可樂來敬我倆這些年來的思念吧!」我一面說著、一面把杯子遞了給她。

  在這一時刻,我倆相視不語、默默地喝著可樂,偶而微微帶笑。待她手中的杯子一放在我的辦公桌上,我就趁機握住她的手,並把熱烈烈的嘴唇貼著她那濕潤潤的紅唇上。

  她像觸電一般雙眼睜得大大地,然後縮回頭,燦爛地微笑著。

  「嘻嘻…你還是那麼的猴急,就像以前一樣!」

  我繞到她身後,從背後抱住她,雙手隔著衣服握住她那高挺的乳房,而用嘴在她耳朵下輕微地舔咬著。

  「你好軟…」我輕聲在她耳邊哼道,並輕柔地撫捏著那雙巨乳。

  「嗯…嗯嗯…嗯…」晴文的氣息逐漸急促。

  我將手移動到她的腰間,抓起她的一部份的上衣,將手伸了進去。我滑過她的腹際,撫摸她光滑的皮膚。我挾柔著她,身體緊緊地靠攏著她、微微地摩擦著。跟著便進一步地把手伸入她的奶罩裡頭,食指及中指夾住她那已微微堅硬的乳尖。晴文微微地發顫著…

  我呼吸著她頭髮間的香氣,將左手下移到她的大腿,撩起她的裙擺,撫向她的兩腿之中。我單刀直入,把手滑入她的最後一道防線。我感觸著她那多毛的下體,然後撥開它,像抓癢似地一中指挑逗著她的隱私體位。

  我一手「攻擊」她的胸部、另一隻手在她的下體游繞。晴文口裡不停傳來一陣陣的微聲呻吟,我的左手感到她陰戶流出的黏液,那是她的愛液,顯然她正享受著我的愛撫。

  我心中彷彿回到了從前,記得那已經是七年了…

  
======================================================
  第二話

  
  當時,我和晴文是公認的最佳情侶。當時我是醫學院的實習生,而晴文則是剛上研究所。我們彼此相差一歲多,也彼此相愛了一年多。當時我們只是純純的愛情,一直到我畢業的前三個月…

  當天夜晚,她來到我家中,和我單獨地在我房裡。我倆相對坐著,她的眼睛紅紅地,帶點憂傷的眼神看著我。她對我說家中發生了許多事情,得暫時拋下學業,回南部一陣子。無論我如何地追問,她就是不再多做解釋。

  就在那夜,晴文沉默了數分鐘後,突然站起身來走到了門旁,把燈給關了。我正在猜疑著時,就見晴文背對著我,然後緩緩地脫下她身上一件件的衣裳…

  從窗戶外微弱街燈的照耀下,依稀記著她的皮膚好白,令我目眩。我迫不及待地衝上先去,將她轉過身來,激動地把臉埋於在她雪白的酥胸之間。她的乳房真的好嫩、好軟,觸感好柔細、好舒服啊!

  晴文就在那天夜裡,把她生平的第一次給了我…

  當我倆從狂暴中停止下來時,晴文嬌紅的雙頰有沁出的微滴、櫻紅的熱唇微微張開,她告訴我她永遠都會珍惜這一次的。我聽了之後,更為激動,又狂飆的和她干了兩回合後,便就疲憊得緩緩浮入了夢鄉…

  醒了來時,已經是早上九點多了,晴文早已不在身邊了。而就從那一天之後,她就好像水蒸氣一般,從人間中蒸發得無影無蹤。

  我在兩星期後,親自到她的南部家鄉,她家中早已經無一人影。我是從她的鄰居近捨,才得知她們的家族企業,竟然戲劇性般因為周轉不靈而宣告破產。身為負責人的未來岳父不得不負債而賣掉所有的家業財物,然後失去了聯絡。據說,是全家都到了國外去投靠親戚!

  我十分感傷,但卻也對她的不辭而別的行為感到生氣。我相信當時我是真的愛她的。然而,在她消失之後,一切情懷也都隨之而去…

  
======================================================
  第三話

  
  此時,晴文正和當年的夜晚一樣,背對著我,正準備脫掉她那一身標準的洋裝。只見她緩緩的將衣服褪下,裸露出她那白晰的皮膚。她略轉過身來,兩個尖尖突起的堅挺乳房在微薄胸罩之間,隱約可見,美麗誘人。

  她雙眼凝視著我,然後輕巧地將胸罩脫下,大得令人顛倒的乳房、粉紅色的乳頭,似乎在誘惑著我去狂咬它、去吸吮它。我的小弟弟開始有了極度的反應。我奔赴過去,手掌緊緊地按在她的肩頭上,心臟在加速。我倆四眼相對,彷彿有一種朦朧的意識。

  我一把把她給抱起,然後把她輕輕地放落在我辦公室角落旁的那張大沙發上。我將雙手按在並緊握住她的雙乳,然後將頭埋入她的秀髮之間。她的頭髮好軟、好順、並且好香。

  「晴文,你…比起以前更美了!似乎增添了一種成熟艷麗的感覺。」我靠近她的耳朵對她說道。

  我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耳珠,手指捲起一綹髮絲;好熟悉的觸感。我的心口熱起來。我也索性跨上了沙發,跪坐在晴文腰間。性感迷人的她此時身上只留著一條白色的小絲織內褲。

  我伏到她面前,視線掃瞄著那誘惑的豐碩身軀。我從頭掃瞄到腳、手掌從她纖細合宜的雙頰撫摸到那誘人的雙乳。我感覺到她乳尖在愈變愈加硬、氣息也更加急促了起來。

  此情此幕,彷彿又把我帶回到那七年前。我雙手從她白皙的酥胸移滑到她的雙腿跟部,使力撐起她的雙腿,然後把她性感的小褲褲慢慢地脫掉。在脫的過程,晴文並未做任何抗拒,似乎對要和我做愛的事早就有了覺悟。

  她的身體仍然和我認識她時一樣地潔白光滑,顯然這些年來的風風雨雨並未在她身軀上留下任何老化,有的只是增添她那成熟的美!我的心跳加速,像極了一個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的小孩。我雙眼楞呆地定在她的下腹部位。嘩!好美、好誘人的蚌埠;它似乎在那兒一張一合地等著迎接我的到來。

  晴文清秀的臉蛋、豐腴的雙乳、粉紅的奶頭、纖細的腰枝、白皙的美臀、適切的雙腿和那垂涎欲滴的陰唇,真令人癡狂啊!當我把她給脫了精光之後,她便拉我站起身來,然後為我卸衣。

  溫柔的她,竟讓我萌生一種悔意。然而,我卻已經是個有婦之夫。雖說愛妻欣齡不曾令我厭煩或什麼的,但她那一付自傲的姿態有時的確會令我有所壓力。我雖然不太想去計較它,但感覺上總覺得和欣齡缺少了一些什麼似的。當初會結婚亦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吧?我始終有著這一種強烈的感覺。

  此時,晴文蹲下身來;我對自己內褲中的強烈反應感到有一些不好意思,但她似乎不在意,愛昧微微一笑之際,便把它緩緩脫下。我的陰莖雖然還不很硬,但卻感到它在發熱著。當晴文站起身,不知有心或是無意,竟然還以乳房觸著它。這突如其來的觸感使我倏地挺直!

  晴文踮起腳尖,在我的額頭上親一下,像是在挑逗我。接著,她便轉身平躺在沙發上,動作好不誘人喲!晴文躺著,我走向她、抱住她。我們的嘴唇互相密合,兩人的舌頭糾結在一塊,彼此的津液互相地混和。在熱吻的同時,我的手向她的嫩臀游落,或是用摸、或是用揉、或是用捏的。那種滑嫩之感,真有點令我希望永遠不離開她白皙的美臀;那兩片穠纖合度的大圓之丘。

  許久,她撐起下身,這使得我倆的下面更加貼緊。我的陰莖被她的腹部壓成朝上。她應該也是感受到了,於是便微妙地挪了挪她的腹部,愈加刺激著我的那裡。

  晴文左右扭動著身子,子孫根夾在我倆的腹部之間,隨著情勢,刺激得彼此的情慾既將爆發。我內心一股激越的慾望被她完全的挑起…

  「啊慶,吻我…」她含情脈脈、輕輕地說著。

  我的嘴唇,移向她的面頰、耳朵、腴頸。不久便來到她的心口,並將臉埋在那雙乳之間。我深深呼吸她那令人陶醉的陣陣乳香,雙手握紮住她挺堅的乳房,爬山似的移上乳尖,然後用力吮著她硬挺的乳頭,並用舌尖輕咬那乳尖,學小嬰兒般地吸吮著。晴文把手抱按在我的頭上,使勁地撫弄著我的頭髮。

  我越吻越下,即將到達那最吸引著我的下部體位。我的鼻尖碰觸到她那柔軟的陰毛,我曉得自己來到了她的陰戶口。看著那紅潤潤的肥大陰唇,更使得我心緒狂瀾,立即用舌頭來撐開她的外唇,往小陰唇內鑽去。

  「哇……!嗯,你好討厭啊!」 她大呼小叫了起來,將雙腿挪開我的頭,有些撒嬌地笑罵著我

  她似乎不大習慣下體被人舔弄。這發現令得我更加瘋狂,再次向那兒撲過去。我緊抓住她的兩條大腿,猛然地把大腿張開,那有點很陌生卻又熟悉的潤紅陰戶正顯露在我眼前。晴文開始嬌笑起來…

  「怎還什麼羞啊?別說這七年來你都沒做過愛啊?」我笑著說道。

  「你忘了我曾在七年前說過;我是你的人,永遠亦是你的人嗎?」她有些氣憤、又有些淒楚地指著我的頭說著。

  我完全震住了。我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回答,正想要再說些什麼,晴文將手指摀住我的唇,搖搖她的頭,示意我什麼都別再講。她這哀怨動人的動作,真令人又憐又愛,完全激起我內心原始的炎熱情慾。

  「好,就讓我再度進入你的體內吧!」

  我調好位置後,對準那已非常濕潤的陰縫,用力向前一推而進!晴文低哼了一聲,雙手緊抓著沙發邊沿。我隨即動作加速起來,從她的體內可以感覺到她正在顫抖著,竟有如一個初試雲雨滋味的處女。

  在她的陰道中,我似乎仍然感覺像以前那樣;很溫暖、很緊密。

  一種濃烈的感覺襲上心頭。我緩緩的推進、伸縮。原先她的身體還有些的僵硬,然而在不久之後,她的神經開始鬆懈下來,緊抓沙發的手也放鬆了下來,雙腿不由自主地緊緊夾住了我的腰,並享受著那性愛的樂趣和快感。

  「不會痛了吧?」我有些憐惜,對著她問道。

  她搖了搖頭。

  我像呵護嬰兒般的對她,她也漸漸放開矜持,發出「嗯嗯、啊啊」陣陣的呻吟。晴文的浪叫聲似乎催促著我體內的能量,似如那即將爆發的活火山。

  我抽送的頻率愈加快速,動作也大了起來,在交合的動作中達到了最頂點。晴文的嬌喘聲也到最大、最急促,屁股和蛇一般的腰不停的搖晃擺動著。不久,我倆終於同時達到極限;我感到快射出來時的一剎那,趕緊將陰莖抽出,幾陣抽動的興奮後,白色的精液有如一條細繩從陰莖尖端猛射出,盤繞在她的腹臍下方,而晴文的淫水亦一波跟著一波地噴灑而出,下體都濕透了,濃濃黏液沿著腿部流落,弄濕了整張沙發…

  
======================================================
  第四話

  
  我汗流浹背,慢慢地站了起來。我像神一般地據高臨下;香汗淋漓的晴文呈大字形地張開四肢,巨胸微微搖晃起伏著,腹部上還留有我剛才射出的精液在那發亮。

  我看著她滿足而甜蜜的倦容,心頭竟湧出一種說不出的內疚感。

  三十歲的女人了,竟然就只有我這一個男人。我不知道竟然會有一個女人默默地為自己做這樣的犧牲,尤其一個是女人長得清秀、 雖不十分妖艷但使人銷魂的美人。她其實是可以不等我的。我第一次感應到女人為了愛情所付出的極度犧牲。

  「晴文,你怨我嗎?」我蹲了下來,摟抱著她,憂憂地問著。

  她搖搖頭,一語不發。

  就這時,我看了看掛鐘,已經到了八點的值班時間。然而看著晴文她甜蜜地擁在我懷中,實在不忍心就此離她而去。做完愛後,女性最需要的便是事後的溫存。如果一個男人在發洩後便自顧地離去,那男女雙方心靈及肉體的契合,就享受不到那種祥和之感了。

  
「別陪我了!看…你桌上手提電話的燈光不停在閃爍著呢!我知道今晚你在值班,快去吧,可能有急診的病人在等著你這大醫生。千萬別為了我而出任何的差錯…」晴文非常體貼地對我說。

  「這…」我還是狠不了心離開。

  「你再不去我可真要生氣啦!」她小嘴嘟了起來,有點氣憤地說著。

  「那樣你先在這等我一會兒,我去看看就回來,可別走啊!」

  我走了過去,吻了她一下,她有些慵懶地回了一笑。我注意到她的臉此時通紅得像一顆成熟的蘋果。

  「嗯,女性的性高潮是可以延續好幾分鐘的…」我一邊自喃自語、一邊穿上了衣褲後便匆匆而去。向值班室報到的時間已經過了,得快速趕到那兒,不然又要遭到那凶丑護士長的白眼了。

  大約半小時以後,我又慌忙地趕了回來。然而,卻發覺晴文已經不在了,雖然她微薄的體香味還留連忘返著這辦公室。她會不會又像七年前那樣,又突然地像煙霧般的消失而去呢?

  正在茫然之際,門突然被打開。啊!是晴文!原來她只是到了洗手間去整裡一番,並非又悄悄地離去。

  看來這一次我要擔憂的不是晴文,而是要如何在愛妻的面前,隱瞞著這一段即將開始的永久婚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