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75.酒店奇艷


酒店奇艷

  
  第一話

  
  有一次,公司派我到上海去公幹一周。在那兒的第三天,下午的會議臨時被取消了,讓我得以早點回到酒店去休息一會、充電一番,好以在夜裡精力盛發地去尋找樂趣。

  當我回到酒店,用鑰匙打開套房的門,緩慢走入時,卻聽到臥房那裡傳出一些『嗯嗯喔喔』的聲音…

  當我輕輕地走近臥室,聲音便聽得更清楚了。

  「 噢…求求你…把你火熱的精液…射在我裡面吧…喔…喔…」

  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偷偷闖入了我的套房,並還留在這裡做著愛!

  我這時定了定神,看見我這套房客廳的沙發上,散著一套男裝酒店服務員的白衣和黑管褲,而地下也有一套女裝服務員的白衣裙。茶几上竟還有一件絲白狀的胸罩和半透明的小內褲。我拿起一看,明顯的發現到絲製內褲底部有濕潤的痕跡,摸了一下,居然濕黏黏的。拿來一嗅…嘩!還帶有一股撲鼻的香騷味啊!

  我不發一聲地走到臥房門前,靠在門檻邊,悄悄地往未全關上的門縫裡瞄望…

  只見一個男生一絲不掛的張腿躺在床上,而女孩的背部向著我,也全身光裸裸地騎在他的身上。那女生不時地彎下身,熱情的擁吻著那男的。此時,他們下體的門戶就大開著。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男生毛茸茸的陰囊掛在下面,而女生粉紅嫩潤的菊門正對著我的視線,濕潞潞的陰戶口正包含著男人陽具的根部。只見那根陽具緩緩的來來回回地往上挺,速度越來越快,發出著一陣陣誘人的『沽滋、沽滋』聲響。

  女的呻吟悶聲也越來越大,想必是非常的受用。過了好一會,只見她女的頭微微一抬,便說:「你這個衰人,干了兩個小時還不射…萬一那客人回來怎麼辦啊?」

  「嘿…你不是說他告訴你今天將有會議,要開會到傍晚時刻才回來的嗎?」那男的問道。

  「啊喲,那知會發生什麼狀況啊?還是速戰速決啦…」說著,那女的便雙手頂著男生的胸膛挺起腰,將她一頭及背的長髮往後一甩,將上半身定住不動,腰部以下已開始前後馳騁。看來她想在趁被我回到來之前,早點結束她這段偷愛行為。

  原來這女生就是今早為我整理房間,名字叫黃阿美的可愛妹妹。她娘的!早上極力地約她今晚出街卻潑我冷水,說什麼酒店規定不能倍客人出去。那酒店就規定能利用客人的房間跟男友干愛啦…我不屑的暗哼了一聲。

  「啊…嗯嗯…唔唔唔…」

  伴隨著阿美咬著唇,不住的呻吟淫叫,前後騎著那男生的速度也逐漸加快。只見到她不停的把頭前俯、後仰,那秀麗的長髮也因甩動而更加嫵媚。我的陰莖禁不住地開始勃起…

  「 喔喔!頂…頂到…了…噢…啊啊啊…」突然,阿美叫出了聲音。

  她往前伏在男生的懷裡,仍是不住大聲淫叫。我看見阿美股間的菊門一縮一縮的,知道她的高潮要來了。

  那男的雙手緊扶著阿美的兩片屁股肉,只聽他說著:「 你這賤女人,把我的雞巴夾得有夠爽…喔…看我不…不干死你…唔唔唔…」

  話還沒說完,那男的已經開始不停地大力往上挺。他雙手的手指緊陷入了阿美圓滑的屁股肉去,有其中一隻食指還溜進了阿美的屁眼,弄得阿美的陰部肌肉不停地緊迫的收縮…

  我頓時怔在那裡,呆呆地凝神窺望阿美被幹得陰道的肉都翻了出來!

  這一對姦夫淫婦的的交合處,傳來陣陣『沽滋、沽滋』的摩擦淫聲。忽然間,見聽那男生喊了一聲,隨即將阿美的屁股往下一壓、雞巴往上奮力一挺,直到盡點。

  阿美見狀,便立刻配合著,抬起臀部快速地上下套弄著那赤紅的大雞巴。只見男生的陰囊一緊收,過了三秒又放鬆,隨即又一緊,阿美的陰部往下一套,立刻沿著陰戶口周圍流出濃稠的白色精液。

  阿美浪叫著,腰部禁不住的還在上下套弄。男生的陰囊就這樣緊了又鬆,鬆了又緊的來回幾此。阿美的陰道口處雖然已圍著一圈精液,但她仍然奮力想把那男生體內所有的精液,都擠射出來!

  當她的屁股抬起來時,陰道裡的壁肉也翻了出來,而往下套的時候,陰道裡又擠出少許的精液。終於,懸空的腰部摔落在床上,阿美也伏在那男的懷裡,兩個人緊抱在一起,不停的喘息著…

  男生的雞巴還捨不得拔出來,阿美的屁眼也仍一陣一陣的收縮著,想必是剛才那一波跟著一波的高潮,還餘力未盡吧!

  過了沒一會,阿美便用雙手撐起了上半身,悠悠地甩了甩她那頭烏黑長髮,說道:「喂!行了啦!再清理一下就好滾出去了,別讓客人回來撞見… 」

  阿美起身稍微地往後退,雙腿張開跪在床尾,高高的朝天翹起臀部,頓時股間大張,讓我一覽無遺。只見她粉嫩的菊門微微外翻,而那整片的陰唇跟底部的陰毛都黏糊糊的。她的陰蒂跟大陰唇都因為充血而發紅髮脹。張得開開的兩片稍深紅的小陰唇間,精液滿滿地填滿著陰道,並還有一滴滴的精液緩緩的沿著大腿根部往下流…

  當我還那兒驚歎欣賞阿美陰戶的同時,她突然一把抓住男友的雞巴就往嘴裡送去。她上下深深吸吮了數次後,便將長髮撥向右邊,並開始從左邊舔著雞巴的根部。我這才明白原來阿美正在用嘴為她男友污穢的雞巴清理乾淨!

  阿美從側面上下的含舔著雞巴的莖部,又舔了舔他的陰囊,然後微側著頭,伸手除去吃進口中的陰毛。把雞巴清理乾淨後,阿美便將左手向後伸按住陰戶口,以免裡面的精液流出弄髒了床。她又將長髮向後一甩,才慢慢的起身…

  「死鬼!害我吃到這麼多毛!好了啦…你趕快出去…客人就回來了,我得立即打掃清除這兒!」

  此時那男兒的雞巴已經軟下來。我見他正欲起身的樣子,便趕緊縮回到套房客廳,偷到那厚厚窗簾後面。只見那男的走了出來,從地毯上撿起酒店制服,慢吞吞地穿上。然後在阿美從臥室內傳出的催促中,他也就匆匆忙忙的溜出門去。

  
======================================================
  第二話

  
等到我一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我便立刻從窗簾後走出來,輕步的走到房門把它雙重的鎖上,然後走到臥室房門前。恰好見到阿美正一邊整理床單、一邊還用衛生紙擦拭陰部內殘留的精液。

  「嘿!發生什麼事啊?」我突然發出聲,並故意問道。「你怎地光溜溜在我房裡?」

  阿美大大的吃了一驚,停下正在作的事,瞠目結舌,連在手中的衛生紙也驚嚇得掉落在地上。等回過了神,才急忙地一左手臂擋住胸脯,右手則掩蔽著那桃花源,並紅著眼直凝望著我。只見她雙唇欲動,似乎是想解說些什麼,但卻無法把話吐出來。

  「 別說了!剛才的事我都看到了…我要打電話去向你的經理投訴!」

  「不…我…我只…只是在整…整理…」阿美還傻乎乎地試圖隱瞞著。

  「 我早就回來了!還看到你跟那服務生在幹那回事!別跟我說是我眼花啊? 」我不留餘地逼供著她。

  她瞠目結舌,咬了咬嘴唇,開始承認這荒唐事,並流著淚珠要求我原諒她:「別…別告訴經理,他們…會…會把我跟洪仔交給…公安啊!求求你啦…先生…我在此向你磕頭!只要你不說出去,你…要我做什麼…都行…都行啊!」

  「真的什麼都行?嘻嘻嘻…那,干你行不行啊?」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竟會說出如此卑鄙的威脅話語。但阿美的淫蕩的裸體真的令我失去了理智和自我。此時的我只想著如何地干她…

  阿美思索了一陣,眼珠子打了幾轉,還是狠下了心來,點了點頭。一決定了,她就開始誘發出那淫蕩的本色。只見她伸出了舌頭,在自己的嘴唇邊緩緩地打轉著。

  「先去洗個澡,把剛才那些污穢物洗掉。清洗乾淨些啊!」我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可不想沾染上那男人的臭氣味呢!」

  阿美洗完從浴室走出時,把頭髮束了起來,札成了一束馬尾。她突然也覺得體內開始發熱,精神莫名其妙地亢奮起來。

  這時,阿美體內逐漸的發熱,陰部裡面更是開始搔癢起來。不久之前才剛幹過事,怎麼地突然又…她的臉上漸露紅潤,耳邊也慢慢的翁翁作響。是否因為這突而其來的遭遇刺激了自己的宮能呢?

  我這時正躺在床上,欣賞著酒店裡有線電視播放的A片。螢幕上的美女正脫光身子,躺在床上跟男主角激烈的做愛。在男主角強烈的抽插下,女主角的乳房劇烈的擺動著,各種皺眉擠眼的表情更是伴隨著不絕於耳的淫蕩浪叫。

  站在一旁的阿美看得兩眼發直,臉頰發紅,朱唇微張,呼吸也加快了喘息,心裡有如小鹿亂撞。她的下體更是愈加搔癢難耐,大腿微微相互摩擦了一下,以期能稍稍止癢。阿美的屁股禁不住扭了一下,頓時陰部分泌了不少淫液。我一直在斜眼看著阿美的反應…

  「阿美啊,讓我看看你的胸部有沒有像電視裡女主角的那麼漂亮? 」看時機來了,我就不客氣的說道。

  阿美還稍有一點理智,回瞪了我一眼,想說些什麼,但立即又克制了下來,緩緩地步行到我的身前。

  我看著阿美由憤怒的眼神轉成半閉的媚眼,只見她嘴唇一咬,反手便將她上身的浴巾給擺開了來。浴巾還沒離手,我便隨即起身用手緊握著她那雙白皙的大胸乳,而阿美也立刻用雙手護住自己的下體,羞澀的倒入我的懷裡。

  這時,我的右手撫摸著阿美的美乳,左手卻去拉開我褲子的拉鏈,掏出我的赤熱熱的大雞巴,向阿美炫耀著…

  「喂!你看看,我的「懶叫」是不是比你那愛人還要大得多啊 」

  我當時的雞巴已經有八分硬,阿美頓時看傻了眼。她說雖然長度跟我相似,但是我的卻粗了大半之多,尤其是我那紅龜頭,更是粗勃得不像話。

  「阿美,來…你摸摸看。我教你…要這樣摸…」我拉著阿美的手說。

  我握著阿美的手,套住自己的粗壯的陽具,開始上下套弄著。阿美手裡握著溫熱的肉棒,心跳速度愈加快, 陰部又開始分泌著淫液。

  「阿美,你好厲害啊!一點即通,這樣我才會疼惜你!好…繼續動…不要停喔!」

  我一邊享受著阿美的上下套弄,一邊以我脫俗高超的技術以舌尖舔弄著她硬挺的乳頭。阿美宛如遭受電擊。她的下體一縮,立刻分泌了大量的淫液,居然把床單也弄得有點兒濕淋淋的。看到阿美如此大的反應,我的陰莖也不自覺的勃起到了極點!

  此時,阿美正半閉著雙眼,一邊沉浸在乳頭被揉搓和舔弄的快感中,一邊幫我打手槍。過了片刻,她突然覺得手裡滑滑的,低頭一看,原來是我的雞巴流出了潤滑液。

  「阿美,我的甘露很好吃的喔!我不會騙你的,趕快吃吃看…」我淫聲地說著,並期待著阿美幫我吹喇叭。

  阿美無法拒絕我那完美龜頭的誘惑,只見她雙手握著我紅熱的雞巴,伸出舌頭、低頭便舔了一下龜頭,接著便把肉棒整根地硬塞入口腔裡頭。恰好電視上的A片中的做愛鏡頭也是這一幕。

  「阿美,溫柔點…吃「香腸」是有技巧的!你看看,要像電視上女孩那樣的吸啊!你不會的話,我來指導指導你吧!」

  我接著便向阿美提到口交技巧之精華,後來更乾脆脫光身子,叫阿美跪在我的跟前,當場為我口交起來…

  「先把龜頭邊緣舔一圈…喔…喔…對…就是這樣…喔喔…中間那條馬眼縫流出來的甘露…要舔乾淨…對…對…是有點異味…沒關係來…把整個龜頭都含住…好…把嘴張開…啊…啊…就是這樣…吸…含著它緊緊吸一吸…把裡面的甘露都吸出來…對…做…做得很好…」

  阿美還真聰明,口交的技巧一教就會,而且越來越陶醉在其中。

  「啊…啊…輕輕的舔弄著陰囊…那一點毛不要在意啦…好…嗯…嗯…把肛門也舔一舔,舔深入一點…對…那裡的味道也不錯吧?喔喔…喔喔…乖…真乖!好,快把龜頭吞到你的喉嚨了…把整條香蕉都塞進去吧!…來…喔…喔喔喔…很好…」

  突然,只見阿美把頭一擺,原來是有毛毛跑進鼻孔裡了。

  「要忍一下喔!嗯…對對…不要用牙齒…很好…用嘴唇…和口腔的吸力!來…摩擦你的兩頰…讓臉頰股出來…嗯…很好…阿美好聰明喔…來…整支把它吸住…啊…爽…好爽…快!快開始上下吸弄…讓肉棒在你的嘴巴裡進進出出喔…」

  這位全裸的辣妹跪在地上,只見綁束著的馬尾不住的晃動,頭部正在我跨間上下點動。不行了,我被她吹得快爆了!得趕快換一換位子…

  我突然站起了身,繞到了阿美的身後,把她用力的給提了起來,抱放在床上。我用力的推起了她那雙白析析的美腿,馬上就瞧見了她那微張微閉的蚌肉,縫隙之間已經有一大圈浸濕的痕 跡了。

  「喔!你看看!你這個婊子真的是欠干啊!」我呵呵地笑了兩聲道。隨著便用手指往裡邊掏,阿美也配合地抬高,並攤開雙腿。掏了一掏那淫洞,淫穢的愛液竟不止地往外洩,把床單給弄濕透了。

  
======================================================
  第三話

  
  我彎下身,嗅了嗅那整片的淫液污漬。一股腥臭撲鼻而來,但這卻竟又更增加了我的性慾,使得我更加的興奮!我發狂似地奮力的舔吸著她的陰戶,從外陰唇直到陰道的滑潤內壁裡!

  只見阿美爽得全身顫動著,雙眼發白,嘴唇都幾乎被自己給咬破了。

  「真的這麼欠干啊?嘿,阿美…要叫就盡情地發聲,知道嗎?悶在裡邊會得內傷的喔!」

  阿美頓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把頭微抬了一點,嘴裡的淫蕩浪聲隨即地一陣連著一陣引發而出!

  這時,我已經忍不住了。我舉起粗大雞巴對準阿美的陰戶準備進攻。我使力撥開阿美的股間,腰力輕輕一推,大陽具便慢慢地送入阿美那濕潤的陰戶裡。穩約只進入了一半,阿美便微微地皺了眉,嘴裡悶哼了一聲。

  「啊!想不到你竟然還是如此的青澀?你那兒有夠緊的啦!我想你一定也沒幹過多少次吧!」我頓一頓說道,並讚美著。

  只見阿美害羞的紅著臉蛋,點了點頭。

  我的臀部微微一縮,又挺進一吋,就在我這樣挺、縮、挺、縮的來回之間,六吋長的傢伙已經盡數沒入阿美的私處了。阿美鼻子裡的喘息已經開始急促,嘴裡不時發出「嗯嗯」的悶哼。

  我以熟練的動作舉起阿美的兩腳,並以下面的巨蛇,鑽進又滑出阿美的小蛇洞。我不停地以下體奮力的撞擊,每次都頂到子宮裡去,只見阿美爽到了極點,高潮一次接著一次的來。

  她一會兒皺著眉頭,凹著兩頰吸吮著我的舌頭,一會兒張嘴大叫,還不時叫岔了氣呢!我則只是一味的蠻幹,完全不顧阿美的感受,似乎把阿美當作洩慾的工具。雖然如此,阿美卻也爽到翻來覆去,根本已經不在乎自己是否被迫相干的。只見她的高潮次數也已經難以計數…

  我把體位一移,換作為男下女上。此時電視裡的主角們又正好上演著同一碼戲。阿美的動作就跟女主角一模一樣,把我的老二夾在陰道裡邊,屁股奮力的上下衝刺!

  雖然阿美的下體分泌了很多潤滑液,但是她陰道的緊度還是造成極大的摩擦力,有好幾次幾乎都把阿美陰部的肉給翻了出來,而阿美嘴裡發出的「嗯嗯」浪叫聲也越來越快、越來越大聲!我已經爽得快受不了了。這樣不行,太緊了!真的是太緊了!

  我咬著牙,皺著眉頭,把抽插的速度加快!阿美的呻吟聲越拉越長,且聲音變得尖銳,屁股不停地擺弄著,陰壁始終沒有放鬆我那抽插中的陽具,還越縮越緊地迫套著它。

  「不行了!要來了!射了…要射了…」我說著,表情也逐漸的扭曲變形,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我奮力最後一插,把陽具整根插進阿美的陰道極端,同時把頭高高的向後仰,「啊啊」的叫了兩聲,把我睪丸裡製造出的所有精液全部一股腦的噴射進阿美的陰道裡去!

  我喘了喘,才把陽具從阿美的陰戶裡拔出來。看到阿美在做深深呼吸的嘴巴尚未合攏,我便立即把半軟的陽具送進她嘴中。

  「來…好阿美,好妹妹!乖乖地幫我舔吸乾淨!」我吩咐著。

  阿美的嘴一碰觸到我的子孫根,就像嬰兒遇上奶嘴一般。只見她側過頭、伸手一抓,張口便吸吮起我那還沾染淫穢的龜頭。她一滴也不浪費,把我所有黏涕涕的美容營養液都給吸吞下去…

  
======================================================
  第四話

  
  過了片刻,我的陽具又被阿美吹硬了!阿美竟還不知停止,繼續地吹弄著它。她是乎有意的想讓它再顯雄風。

  這時我又開始受不了了,低聲一吼,便再次地把龜頭頂入阿美的陰唇之間。我一口氣直插到底,龜頭頓時重重的撞在子宮頸上,阿美立刻來了一陣強烈的快感,張嘴大聲淫叫起來!

  我此刻就像一頭發了癲的狂牛一般,不停地以我的硬挺肉棒,一波跟著一波地抽插著阿美盛滿淫液的水廉洞。也許因為剛射了一次,這回瘋狂猛烈的攻勢支持了差不多有四十分鐘之長,持耐性之久令人難以想像。

  突然,我再一次地感到興奮至極點,急忙地把肉棒抽出,塞到阿美的性感紅唇之間,使得所有的精液全部擠進阿美那溫暖的口腔內…

  阿美過後告訴我這是她難以忘記的感覺,有一種又燙又爽的快感!可能是我的睪丸夠大,製造精液的功夫一級棒。她當時一口還沒吞完,另一波的精液又匆匆湧來,沒來得及便整個嘴裡、唇邊、牙縫,都黏附著一層層的黏濃白液,而她的高潮也一一地隨即來襲!

  再這過後的數天內,阿美似乎每晚都跑到我房裡,和我嘗試著各式各樣的性愛遊戲,而每一次都是她自願的。

  就這樣,我跟阿美過著了近一星期的蜜月旅行。而這次的業務之旅竟演變成了我的淫蕩之旅。在我離開上海之前,阿美還千交代、萬吩咐地要我將來再到上海的時候,一定得要來找她「敘敘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