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76.情人節


情人節

  
  第一話

  
  我從來就沒保證會愛欣齡一生一世。充其量也不過是在情人節時,倆人一塊兒到一家情調不錯的法國西餐聽吃一頓豐盛的晚餐,然後回到我們居住的地方,將她的衣衫褪下,不是在浴室中跨上她,便是在餐桌上將陽具送進她那濕潤的陰道中。

  往往在過了幾十分興奮刺激的運動後,便雙雙宣告投降,而倒在地毯上昏昏入睡,這七年來差不多都是如此。有時二人玩得太入迷,我偶爾還將精液毫無防範的射入她那飢渴、熱情的陰道中。當然這令得欣齡非常的生氣,怕會因此導致身孕。

  然而,在幾天過後,我倆便又在一場更狂暴的交媾中,中止了冷戰。

  我們是標準的享樂主義者,都認為生育是幼稚的行為,結婚更視為愚蠢的。我經不起婚姻失敗的刺激,更痛恨被他人牽扯鼻子走著。而欣齡從小便目睹母親被父親視其為洩恨工具的慘狀。沒錢時就毆打她媽媽,性慾來時甚至還當她的面強暴母親,所以她恨透了婚姻的約束。

  今年卻有些不同,在情人節那天,照例欣齡在那西餐廳等我,但我卻遲遲未到。都已過了大約半小時多,她漸漸感到不耐煩甚至逐漸生起氣來。原先她想轉身就走,但心中不知為何竟又有些焦慮,開始擔心著我是否出了什麼事。

  等著、等著,最後氣憤還是戰勝了理智。欣齡有種被遺棄的感覺襲上心頭,拿了手提袋起身便走出餐廳,頭也不回。此刻,距離和我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有一個半鐘頭。

  欣齡駕著剛買來的BMW寶馬汽車在濱海公路上奔馳著,心中越想越氣,想起我們過去的歡樂,乃至於親熱的種種,委屈地流下眼淚。

  「是的,阿慶從未保證會跟隨我一生一世,也許他此刻正和那個不知名的女人摟在一塊兒做愛呢!」欣齡哀恨地自我想著。

  欣齡一向來喜歡我雙掌自她背後伸過來愛撫她雙乳房的感覺。也喜歡我用舌尖觸弄她身體每一部份,包括她濕潤潤的隱私處…

  她一想到這種情狀,腦中便一片空白。她甚至想到幾天前我們纏綿時的情景,她緊摟著我,口中喃喃地低呼要我不要停,便感到自己為何會如此的賤,怎麼會和我這種男人同居!

  欣齡想到要回去時,已經是凌晨二時多了…

  
======================================================
  第二話

  
  欣齡拿了鎖鑰一打開門,倏地有一隻手伸延出來摀住她的口,硬硬把她給拉了進門內。

  深夜的關門聲聽起來略是嚇人。

  她尚未明白情況時,就被我用烈唇給封上了嘴。欣齡是由那熟悉的舌頭和動作明白是我。

  「你怎麼哭了?這麼晚回來我可擔心死了! 」我微聲問道。

  然而,我並未給她回嘴的機會,便又把她給拉進餐廳。餐桌上有幾樣令欣齡驚詫的東西。她清楚地看到桌上精緻巧麗的牌子上寫著「我愛你,嫁給我吧!」的幾個小字。

  「你能答應我這個小小的請求嗎?」我微笑地手指著那牌子。

  欣齡的眼淚突然不爭氣地流了下來。她好感動,最近的日子,當她下班時,都有著一種年少時未有的空虛感,不知是否已經到了三十歲,生理轉換的因故。對婚姻的看法也沒過去那樣的極端了!

  欣齡緩緩點了一下頭,幅度不大,但我瞧見了!

  「萬歲!我美麗的新娘,萬歲!」我抱起了破啼為笑的欣齡,二人互相凝視的目光就停在這一瞬間。

  我把她輕輕放下,嘴唇覆蓋上去,舌尖抵著她的舌頭,緩緩地讓她的津液流入口中。然後,右手伸到她背後,把衣著給褪下,白晰晰的滑嫩身軀美麗動人。欣齡的乳房是那種不很大,卻又令人顛倒的挺堅半圓型。

  我和她這些年來雖然作過不下數百回的干愛;肛交、口交、在廚房、在浴室、在大廳、上賓館、在夜深無人的花園。然而,卻沒一次像今晚天這樣的令二人莫名其妙的緊張、興奮、享福。

  我的嘴唇熟悉她身上的每一部份。離開她的熱唇,便快速地移向她的面頰、耳朵、腴頸,然後來到她的心口。我將臉埋在那玉雕般的雙乳之間,兩隻手各握住一邊的乳房,如爬山似的移上峰頂,用力吮著她堅挺的深紅乳頭。

  然而更吸引我的,是她的下部身體。我的臉碰著那柔軟的陰毛,用乾燥的唇含了一會就往更下方的三角地帶滑去。他撐開欣齡的雙腿,直視著那紅潤的陰阜,看著愛液像露水似的流了幾滴下來,我馬上看見自己要找的目標。

  我咬住欣齡的陰核,雙手繼續地將她大腿托著,伸出舌頭抵住陰唇,陰阜已被愛液潤濕。我舔著她,她則隨著一種莫名的奉獻精神讓我挺起屁股讓我能更深入地吸吮著。她一直以為這輩子不可能會真正的愛一個人,但此時卻也不得不承認愛的力量了。

  以往欣齡和我做愛是基於生理上的需要,她戲稱這種沒感情基礎的做愛為交配,滿足後二人便倒頭入睡,沒什麼深情綿綿的感觸。我通常是將精液射於她的陰毛上、或腹部,肛交時便射在她的美臀上,口交便射於她的臉、或有時射歪於她的頭髮上。而欣齡充其量只是用手將它塗勻於身軀上,或吞了幾滴入口,甚至於不管它就躺下睡著了。

  此刻,欣齡竟主動的用舌尖挑動我紅熱的龜頭,用整張嘴含住了我的陰莖。我不示弱的用手指猛烈不停的直戳進、震盪著她的陰道。這突如其來的快感使她的口幾乎脫離了我的陰莖。但是,欣齡接著更為積極地瘋狂猛吸吮…

  這可是七年以來她首次口交時,居然會令我射精。我的高潮如滔滔海浪般,一波接著一波的湧射而出,欣齡來不及脫離,導致她滿嘴都是我熱忱忱的精液。

  我大笑她的窘樣,然而欣齡卻迅速地以她的口封上我的嘴,這舉動令我鄂然許久。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到自己精液的味道。嘩!腥死了!

  我把廚房的圓餐桌上所有準備好的紅酒和親自烹飪的美食,用手一把都掃落於地上,然後躺在餐桌上面,任由欣齡的擺佈。

  她的舌尖不停的戲弄著我的鳥蛋蛋,以左手的拇指按壓愛撫著我的龜頭,右手則隔著包皮上下猛烈搓動抽送。我呢 也沒閒著,雙手不時地搓揉她身體。

  過了好一會兒,我拍了拍她的左臀,將身體坐直,然後站了起來。欣齡也挺立了身,雙手攏了一攏散了的長卷髮。我拉了她的手腕,帶領她到廳上…

  
======================================================
  第三話

  
  我躺了在那舒適的大沙發上,欣齡則也主動地跪坐在我的身上。她擺好了身軀,陰唇含套著我膨脹的肉棒,陰壁把它緊緊包容並收縮著。我立即雙手抓著她的腰,便開始做抽送的動作。她放大聲浪蕩地呻吟著,這是她以前所未曾放膽做的,怕被鄰居們聽到。

  今天,欣齡卻像發了瘋似的狂叫喚著,懸於半空中的雙乳看來就像原子炸彈似的,上下晃動,似乎要打在我的臉蛋上,但卻又好似規律的鐘擺。從我的視野望上,煞是好看極了!我這時已停止了任何的愛嫵動作,光是這一去一回,就已令我失去攻擊了。

  時光之流毫不留情的過去,我知道自己並非A片中的超人,交合的女主角也不是那種永不疲憊的淫婦。他擁有最真實的欣齡,她的陰道是實在的、她的乳房也是實在的、她的子宮現在也更是實實在在的開起了大門,等著迎接那上億只精蟲的力游而入。

  我立刻抽出陰莖,並擺換了雙方的體姿,以正統的性交姿勢去滿足著欣齡,並同時愉悅於自己。沒多久,在我狂暴瘋野的抽插下,我的蟲蟲大軍出發的時刻到了,而欣齡的呻吟聲亦開始變成了狂叫聲,激烈中夾雜著滿足和高潮。

  我喘息著,開始感到興奮的極限。欣齡繼續吟叫著,臀部隨著我抽送的頻律震盪。乳波蕩漾,我在迷眩的意識中彷彿看到那愉悅的交界有兩黑影,有時又合而為一,就在這一開一合之下,我感到自己和欣齡融合為一體,在天空上飛翔著。

  喘息促驟,他倒吸了一口氣,同時他聽到了欣齡最後一聲的叫聲,霎時我倆從渾沌的空間暴裂開來。喘息聲終止,那感覺就像翻天覆地的暴風雨突然消失了!原先淫蕩的叫聲一下子成為寂靜,我兩就似自天空飛翔時雙雙墜於人間,時間都停止了…

  欣齡躺在我的胳膊上,我的右手則撫摸著她的右乳頭。這時,欣齡突然瞄視到放在茶几上的一封開了的信,那是我們倆上星期作的常年身體檢查報告。

  「嘿!阿慶,這是什麼時候收到的?怎沒拿給我看呢?」她責問著。

  「嗯…昨天!我親自到醫務所取的,你看一看吧!」我微笑說道。

  欣齡緩緩地打開信紙一看,原來自己竟然懷了孕!她深情地望著我,眼眶邊流露出喜悅的淚珠,一把緊緊地抱著我,把舌尖放入了我的嘴巴裡去,互相交換著彼此的口水,慾火又悄悄地燃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