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80.夏夜的少女


夏夜的少女

  第一話

  
  記得那是我讀於大三時的一個夏天午夜。當時,我剛在一位女友家中大吵了一架而覺得特別心煩,便開車閒逛。

  沒過一會兒,我把車子暫停在路旁去買一罐飲料。走出便利店時,碰巧一個女孩過來問公車的坐法,我看她長得艷麗,一付小野貓的嬌模樣,像極了深田恭子。我春心一震,於是便說剛好也跟她同路,並好心地邀她一起上路。

  她看起來最多是十八、九歲,一頭及肩的秀黑直髮,標準的亞洲少女身高,穿著潔白色無袖的連身短裙晚裝,搭配著那姣好的身材,前凸後蹺,十分正點。尤其是她那豬紅深色的潤唇口紅,更是令我心動。

  「那真的是太好了!那謝謝啦…」她話還沒說,連想都不想地笑了一笑,就拍拍屁股自己開車門坐了上去。

  我還真他媽的幸運,不需要費上力氣便邀得美少女和我一起上路。在車子裡,她竟也毫不客氣地接過了我放置在座位旁那剛買來喝過一口的飲料,並完全沒戒心地大口喝著。

  「唉!剛剛我跳了兩個多小時的舞,又跟那臭男生吵了一架,口還真的是覺得好渴啊!喂…小哥兒,你不會小氣得連我喝上了你這幾口的可樂,就直眼瞪著我吧?嘻嘻…」她似摸似樣地笑說著。

  「哪會啊!我只覺得你這個人好有趣,竟然會完全放心地登上了陌生人的車子,還完全都沒有一點顧慮。」我搖了搖頭回答。

  「有什麼好怕啊?看你這書生模樣,難道還會姦殺我不成?嘻嘻…我看倒是你要小心點,我可是個不良少女,什麼壞事都做得出來的!」她嘟著可愛的小嘴,又笑著說道。

  「對了,我叫阿慶,你…叫什麼名啊?咱們倆還真是有緣咧!你跟你男友吵架,我則是剛和女友鬧了一頓後,才開車出來呼吸口氣,清醒一下腦袋瓜的。」我瞄望著她,緩和地說道。

  「本小姐叫麗娜,今晚正慶祝我十八歲的生日,但也是和我那超笨又無聊的臭男友分手的日子!不過,這或許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我老早就想撇開這小王八了!」她一邊白著眼、一邊裝瀟灑地憤慨說著。

  我笑了一笑,再沒說些什麼。

  「阿慶哥,可以麻煩你在前面的便利店前停一停車嗎?我的口還是乾燥得要命啊!我得去買瓶飲料先來解解渴…」沉悶了不到兩分鐘,麗娜突然又開了口向我說道。

  我把車停下,她第一時間便跑進了去便利店。沒多久,只見她手中拿著一大瓶的礦泉水,邊走、邊大口地灌吞著。

  當車行駛中,我時不時地側頭直視著麗娜,只見她沒兩下子就灌完了整瓶的一點五公升的水入喉,還狼狽地弄得身胸前的衣料都濕了。

  「喂!小姐,你剛才不會是在舞會裡吃了些ESTACY之類的搖頭丸吧?」看她這樣子,我有點會意地問著。

  「嘿,你好厲害啊!嘻嘻…阿慶哥,你怎麼知道的?」麗娜有點驚詫地癡笑了起來,並問道。

  「看你這狼狽不堪的喝水法,連傻瓜都猜得出來啦!唉,還是開快一些早點送你到家,不然半路上被警察臨檢,那就連我也慘了!」

  我開始有些自責,自己竟會去惹上了一個這樣的麻煩人物…

  
======================================================
  第二話

  
  幸虧這十分鐘的路程還蠻順利的,沒遇到一個交警或臨檢。並在麗娜的指引之下,把車停好在她住宿的大樓下。

  「喂,做個GENTLEMAN送我上去嘛!不然,我如果在上樓途中被變態男強姦,到時你就會自責一世了!嘻嘻…」麗娜笑說著。

  「唉,好啦!送佛就送到西吧!誰叫我倒霉,遇到你這問題少女?」我沒好氣地,苦笑說著。

  「啊喲!什麼送到西啦?好像是說我要死掉一樣!喂,今天可是本小姐的生日咧!說些好聽的嘛…」麗娜又開始胡扯起來。

  送她上樓到了家門時,本來想的是騙取一個潤濕的舌吻,沒想到她居然還會邀我進入屋內。更令我驚訝的是,她竟然是單獨個人居住在此處。她告訴我說家人都在南部,是自個兒到這兒就讀高中的。

  從這區的樓房看來,她家境很不錯,不然可無能力在此租間如此高級的豪房讓她住的!難怪她的性格那麼驕辣,原來真是個大小姐咧!

  「喂!小姐,你硬把握拉進來幹嘛?嘻嘻…難到看上了我嗎?」我有些飄飄然地問著。

  「哼!你就想啦!哈,我哪會看得上你這種物色啊?」麗娜對我白了個眼色,說道。

  我的自尊有些許受創,本來想不再理她轉身就走。但是,麗娜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叫我別那麼小氣,她只不過是在故意地取笑我。

  「來,坐下嘛!看…這是比利剛才放在我這兒的藥丸,我們今晚可以好好地HIGH上一陣了!」麗娜拉著我的褲子,興奮地說著,眼珠中似乎閃爍著光芒。

  「比利?藥丸?……」我投於質疑的眼色,問道。

  「啊喲!比利就是剛被我摔掉的爛攤啦!他哪配做我的男友?這些興奮藥丸還不也是用我的錢買的!就算我們都吃了,他也耐何不了…」麗娜一邊激昂地說著、一邊那出一個小小的透明膠包。

  只見麗娜把那透明膠包一倒,竟然掉出十來粒各色各類的藥丸類似物來。我不是苯蛋,知道那些肯定是自我麻醉的興奮劑。

  「來…阿慶,你看!這兒粉紅女郎、白雪公主、ESTACY。哈,甚至還有VIAGRA咧!你瞧…」麗娜一邊用手指挑拿起一粒粒的藥丸子、一邊對我說明著。

  我一向來對這類的丸子服用不表贊同,所以開始覺得很不自在。正打算隨便找個理由趕快溜走時,突然麗娜伸出了手,擺正我的手掌,然後把三顆藥丸子放在我掌心中;白、黃和粉紅色的各一顆。她自己則一口氣地強吞入了四、五顆丸子,連水都不用。

  「喂!阿慶哥,你還不快吞?那些都是上等好貨色咧…」麗娜催促著我說道。

  「嗯,我…我需要用水啦!哪像你如此地強吞,活像個瘋子一樣!我自己到你廚房去倒杯水,然後再享受它們。」我隨便說了理由,找機會丟掉這幾顆藥丸子。

  我到了廚房內,開了水喉,把三顆藥丸子都丟入到洗盤裡去,讓水沖掉它們,然後再盛了一杯開水,再假裝一手握著藥丸、一手拿著那杯水走回廳中,坐到麗娜身邊。

  我就在她的凝視之下,裝著把手中的藥丸放進口內,然後喝了一大口開水,吞入了喉裡。

  麗娜見了,竟然笑了一笑地遞過了嘴來親了我一下。

  「這樣才乖嘛!別什麼都怕!」她大聲說著,眼神顯然有些呆癡了。

  看來這些小丸子的藥力還挺強的,沒多久就生效了!麗娜此時整個人看起來好像已經有飄飄然的。只見她蹲坐在那兒,愣呆呆地抬起了雙手,然後在空氣間胡亂抓摸著,好像是有些東西在她眼前似地。

  又過沒多久,她更索性整個人平躺在那厚厚的白毛地毯上,雙手撫摸起自己的臉蛋兒,像個白癡妹一樣地,還哼唱起歌曲來。

  神智不清的麗娜,突然一會兒說身子很熱、一會兒說想尿尿,兩隻手不停地撫弄自己的衣裙,這舉動就有如少女在自慰的模樣,奮然地令我老二不由自主地膨脹勃起,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了起來…

  
======================================================
  第三話

  
  我在這時才注意到,麗娜在車子內弄濕的衣胸前,竟然明顯地貼印著她那硬頂立起的奶頭。剛才我竟會沒留意到麗娜沒穿乳罩,現在發覺了,更是雙眼死瞪在她的胸口上,凝望著她那隱隱約約的鮮紅乳蒂。

  看著麗娜這模樣,我開始失控了,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掌,輕柔地按壓在她胸脯上,開始不停地撫揉著那健美、充滿彈性的奶子…

  麗娜在昏昏沉沉中,任由我撫揉著她的胸脯。在撫摸玩弄之中,雖然是隔著一道衣料,我似乎感覺到那對肉球還正在擴大,這讓我更加為之瘋狂,急躁地把她給側擺起,把衣裙後的扣子通通都解開來,並還一邊假仙地對她解說太熱了,要讓她舒服點。

  其實,麗娜此刻早就自去了意志,像個活死人一般,任由我做什麼都行啦!她不但不反對,而且還配合著我,自己拉下衣裙,為我呈現一場邊解、邊看的脫衣秀。

  在這燈光通明之下,正好襯脫她那一身的粉紅透明的光滑皮膚,再加上她那一對半圓弧狀的高挺肉球,令我的經神狀況近乎瘋狂。看她那清秀外表下,內心決是那麼污穢、淫蕩,擺明是想被男人干!

  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手一伸便游進麗娜的丁字小內褲裡,入探她的禁地。我先時輕撫她濃密的嫩毛,跟著便觸摸到濕潤潤的陰唇,嫩嫩黏黏的感覺,爽透極了!麗娜的淫洞裡,開始不斷地分泌出愛液,潤到了連她有的屁眼兒處都儘是一片潮濕。我興奮地撫滑游弄著,竟然把右手的食指強行地推入她屁眼洞中…

  「啊…啊啊啊……」只聽得麗娜狂呼了幾聲,屁股肌肉一緊縮,居然把我的食指緊緊地扣鎖在她屁眼洞裡,那種感覺好奇異、好刺激啊!

  這時,麗娜的前面也已經成濫河,老說想尿尿。我聽了心中有益種說不出的爽,便把平躺著的麗娜,兩隻手拉起,手腕交叉的扣著,放於她後腦,而自己則一屁股蹲坐在麗娜的胸脯前。

  我先把頭低落,延著她玉臂一路以口舌滑至腋下,並在那腋毛被拔得白淨的腋窩之中,瘋狂地如火蛇吐信一般地舔弄著,最後再跪坐起身來,把熱衷衷的膨脹老二擺晃在麗娜的乳溝之間,然後進攻她那對剛剛成熟的大奶奶。

  昏沉沉中的麗娜,竟然還會主動的用兩隻手,按著在自己的大奶子外側,奮力地往裡頭推壓,令得兩個肉球整個包裹著我的粗長肉棒。我也發狂地搖晃著屁股,激情地抽送硬熱的老二於她兩乳之間。

  麗娜這個浪蹄子,閉著眼睛不斷地發出「嗯嗯」嬌喘聲。她的手越壓越緊湊,把我的大屌給按迫得爽到死,不到一片刻,就興奮得射出一陣又一陣的精液,灑在她的臉蛋、粉頸和胸口前。

  我好恨自己今晚大失水準,竟然一大早就洩了。或許是我內心隱約意識到這是強姦行為,而感到異常興奮所導致的吧?然而,看著還在地毯上的麗娜,不停呻吟並淫蕩扭晃著,我不禁又奮起了激盪的淫念。

  我記得剛才那堆藥丸之中,有兩顆藍色小丸子「威爾鋼」。雖然聽說如果這藥丸用得不適當的話,會有危險!但對它會提高性能的功效,卻又使得我不禁想蠢蠢一試。看著麗娜身旁不遠處的四、五顆剩下的藥丸,果然其中有著印有VIAGRA字眼的藍色藥丸。我忙撿起了一顆過來。

  「嗯,只吃一顆…應該是沒什麼危險性吧!」我暗自地思索著,便一口把它吞入肚子去。

  過了五分多鐘之後,似乎是開始有了反應。射了一次精的老二,突然變得奇熱起來,血液不斷開始充沛著那肉棒子,把它給膨得脹脹高立起。我一時感到下體異常的難受,幾乎要爆開來了,口唇也覺得尤其的乾燥。

  我充滿血絲的眼珠子,此刻有如野獸般地瞪著趴在地上半裸的麗娜,腦子裡頭只想著要如何好好地「干」她個幾回合…

  
======================================================
  第四話

  
  此時的我,熱血沖腦,根本不理什麼愛撫之類的前戲。我蹲到麗娜身邊,一手就把她唯剩下的丁字小內褲也給剝了下來。望著全身裸露的妙齡美少女,我立即使勁地把她的雙腿大字似地分得開開的,跟著便提起了勃立的大鋼炮,往那潤濕洞穴裡狂暴地戳去。

  當敏感處被我猛攻插入之際,麗娜似乎有些許清醒過來了。只見她微微使力地開始不停扭動身體來抗拒、並躲避我的狂吻。我此刻已經完全潑出去了,把心一狠,完全不去理會她的無力掙扎…

  我的戳干攻勢愈發激烈,麗娜的潤穴亦越來越濕滑。她那微弱的掙扎也不知從何時開始,竟然反而配合起我的節奏,並不停地搖擺著圓潤屁股、晃動著那水蛇腰,還雙手緊緊摟抓著我的背肌,一身是汗地迎合我的抽送。

  正努力在干麗娜的同時,我也不忘細看清楚、欣賞著麗娜她那豐美的身材,美美白白嫩嫩的肌膚,那令男人無法一手掌握的雙乳,和茂盛的油黑陰毛。這一切的興奮視覺更激發了我的狂野獸行,令我的戳插更為猛烈。

  同時,我亦不斷地捏搓著麗娜的大奶子,用舌尖去挑逗她那高高立凸起來的膨脹乳頭,並還用手指插入麗娜的肛門內大力亂摳,聽她用痛苦、又帶有爽感的叫床聲,哀求著。這時,我已經聽不清她是要我住手,還是鼓勵我,要我更為用勁的前進…

  為了更加深入,我拚命地撥開麗娜那片黑森林。陰毛被分開,她那銷魂的嫩滑小肉穴就毫無保留的露了出來。麗娜那裡有點黑,但是陰部內側還是漂亮的粉紅色,而小穴裡也不流出黏潤的愛液,令得我的抽送更為順暢、更為深入,似乎陣陣的插入都直透她的花心深處。

  我一邊推送著大肉棒於麗娜濕潤的小穴、一邊繼續愛撫她的身體,從雙乳、細腰,到豐潤的圓臀。我們倆並輪流把舌頭塞入對方的嘴巴,緊皺著眉頭瘋狂地互相糾纏、吸啜著。

  我的大肉棒不斷地抽送,手指也在麗娜的屁眼洞裡任性地摳著。如此一來,麗娜的愛液更是滔滔流出,沾滿了整張床單。

  麗娜此刻像發情浪蕩的狗母般,全身人字形的任我玩弄;私處、屁眼兒、大奶子、腋下、肚臍、嫩腰、大腿,所有的敏感帶都被我的一張饞嘴、兩隻淫手,和那只獨天無二的大肉棒,服持得貼貼服服地,不停哼出陣陣呻吟,並全身痙攣起來…

  隨著她顫抖的晃動,高潮是一波跟著一波而來,洩灑而出的淫液更是濕潤了我整個的下體,黏沾沾地,令我奮起了一種自豪的威猛感。

  此時,麗娜雖然全身有點軟綿綿、有氣無力的樣子,但我還是繼續專心地享受著她那美麗的胴體。我奮力地將麗娜整個人直接提起,架在沙發桌上。我把她的雙腿高高擺放在我的肩膀上,弄了個老漢推車的姿勢,大陽器對準那暴露大開的陰道縫,狠狠戳插而入,猛抽乾得她血紅的淫穴唇肉,翻進又翻出…

  這雙腿高擺的姿勢,不但盡露出麗娜的陰穴,也同時把她的屁眼洞兒架於極佳顯眼的位置。看那屁眼洞一開一閉地,不禁令我淫念大起。我靈機一動,立即自她肉穴中抽出大老二,還趕緊地為她擺換了另一體姿,弄成上半身趴在桌面,倆腿則踏在地上,大字打開的姿勢。

  我的右手,往麗娜下面的潤穴中猛抓了一把,掏撈出一堆黏潤潤的淫液,並在那上面吐了幾口水,然後往麗娜的嬌嫩屁眼裡,輕巧地摩擦上去,以做為潤滑的作用。跟著,便把膨脹得紫紅的龜頭,強行擠進麗娜的屁眼之間,由輕而加快地,往前往後的抽送著,一陣陣的快感即時油然而生。

  麗娜在頭昏腦脹中,被我強戳得又稍微清醒了一刻。她在痛楚中微弱地掙扎了幾下,之後又像頭發情淫獸,猛然哀求我更用力地插她。只見她爽得竟然無意間跨起了一隻腳於桌面上,另一腳則墊起了腳尖支持著身軀。

  眼見麗娜雙手撐起上半身,趴靠著桌上的忸動腰支,兩顆大淫奶震擺地晃呀晃的,配合著淫蕩的臉部表情,發出「喔喔、嗯嗯」浪叫的呻吟哼聲。我更為興奮了,猛抓起她的頭髮,狂妄地一邊拔扯著、一邊戳送粗壯的肉棍於她兩股之間,並兩隻手伸過去撫摸那對狂搖晃的成熟淫乳…

  就這樣不知幹了多久,只見麗娜的嘴角和嫩穴都流出大量液體,而我也終於欲待爆發了。我只覺麗娜後庭花的肌肉,緊湊地迫縮壓揉著我的大龜頭,令我背骨一麻,熱衷衷的豆漿,一波隨著一波地直衝射入她的屁眼內。

  之後,我倆便累得平躺在白毛地毯上,相擁而睡去。

  也不知瞌睡了多久,當我驚醒過來時,麗娜仍舊地呼呼沉睡著。看了看腕表,已經是深夜四點多了。看著裸身的麗娜,內心不竟地在這時湧起了意絲悔意。要是麗娜在藥物消醒之後,發覺了,突然告我強姦她又該怎麼辦呢?一陣陣的寒意不停地侵蝕著我的心緒。

  想著、想著,我慌忙到浴室內提了半桶熱水,拿了一塊面巾,然後會到來廳裡,開始幫她抹擦身軀。我從麗娜的臉部開始做起清理,直到她下體的陰道、屁眼洞都弄乾淨了,又為她穿起了小內褲和衣物,然後抱起她,放置在沙發上睡著。

  我匆匆地再處理了一下周境,這才悄悄地離開了麗娜的住居。

  回到了家,天色已經微露出魚肚白。我這時累得連衣物都沒換,就趴躺到床上去,昏昏地睡去…

  
======================================================
  第五話

  
  「鈴…鈴…鈴…」

  我被一陣陣的電話玲響聲給驚醒。懶身伸手拿起電話筒的同時,也瞄了床桌旁的小鬧鐘一眼,已經是中午一點多了。

  「喂,是阿慶嗎?我是麗娜!啊喲…你還在睡覺?真是條懶豬喔!」電話的另一邊,竟然傳來了那略熟悉的嬌嗲聲音。

  「啊!是…是你啊?你…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號碼?找我…有…有什麼事嗎?」我驚詫,並顫聲地問著麗娜。

  聽了麗娜的回答,才曉得原來是昨晚我把皮包遺掉在她家的沙發下,而那裡頭有我的電話號碼和一些重要的證件。一定是在要干她前的那一刻,脫褲子時所掉落的。我也真是太粗心大意了!

  「嘻嘻…出來吧!在還你皮包的同時,也讓我好好地謝謝你昨晚送我回家。嘿,昨晚我昏迷迷的…都不知你在何時離開的耶!」麗娜笑著嬌聲說道。

  「那我…我到你家來拿吧!我現在就去洗個臉,半小時以後就應該會到你家的樓下,到時會打個電話上去。你只要將皮包拿下來就行了,不必什麼道謝的啦!」我忙說著,想快些了了此事,省得有任何的後慮之憂。

  「啊喲!什麼嘛?我早就已經在你家街口的那家西餐廳裡邊了。快洗好臉趕過來吧!我順便請你吃午餐。哪…就這樣啦,你快點來啊!」她一說完便掛了電,沒能讓我有機會再說些什麼。

  我慌忙地爬起身,快速地沖了個涼。在短短的五分多鐘,就趕到了路口附近那間唯一的西餐廳。我平時倒是很少到這間高級的餐廳,因為它的價錢實在是貴得駭人呢!

  我推開了餐廳的門,身子還未走進,就聽到了麗娜可愛的嚷喊聲。

  「喂!喂!阿慶,這裡…在這裡啦!」

  我往餐廳內右邊的角落望去,只見麗娜站起了身來,搖晃著高高提起的手兒,拚命地向我招喚著。我便也快步地走了過去。

  「哇塞!你還真蠻快的嘛!嘻嘻…就好像是個隨傳隨到的超人喔!」 麗娜笑瞇瞇地說著。

  我就是最怕聽到她這樣的話。以後可千萬別把我當成個「隨傳隨到」的狗才好!

  「哦,我…我是因為待會兒有急事,得趕時間,所以特地快速跑過來的。你看,都流了滿身的汗咧。噢!對了…我的皮包呢?真感激你還親自拿了過來。嗯,可以交給我了嗎?我還得趕去另一個約會,你這一餐,就讓我請吧!」我瞄了一眼她桌子上剛要動餐的意大利粉面,技巧性地婉轉說著。

  「嘿!什麼重要的約會嘛?推掉它啦!我可不會讓你走啊!今天說什麼也要讓我好好地請你吃一頓!」麗娜突然走過了來,握抓住我的手臂,強行逼我坐了下來。

  我左右為難,正還想再說些什麼話來推辭,竟然看到麗娜已經交代了服務生小姐把她先前所已經訂叫的食物都捧出了上桌。看她的這般好意,我也不好再說些什麼了,只好乖乖地坐著。

  除了她自己所吃的意大利粗麵條,麗娜所點叫的其它菜餚,都是即高級、又好吃得沒話說。有奶油大龍蝦、神戶牛柳,還有那辣味十足的匈牙利肉腸。老實說,如果我再爭著堅持付錢的話,我那皮包裡頭的款額,可能會令自己出盡洋象咧!

  「喂!麗娜,這兒的東西都那麼貴,而你又叫了這麼多,自己卻又不吃,就只吃麵條。你…你不會是想耍我吧?」我遲疑,並不安地細聲問道。

  「啊喲!我是不喜歡吃肉的,就只喜歡意大利面。你們男生不都喜愛吃這些嗎?我是特地都為你叫的咧!哪,我有這個付帳的!安啦…」麗娜笑說著,並掏出了一張金卡扔在桌面上。

  「哇靠,不是偷來的吧?」我瞪著她,心中暗道。

  「放心啦!那是我爸給我的金卡,不用白不用…」麗娜似乎看穿了我的遲疑,又說了這麼一句話。

  跟著,我們一邊吃著、一邊聊開了來。詳談了一陣,原來麗娜的老爸竟然是南部的一位某知名委員。她老媽是姨太太,常年都只是出國外游、購物,從不去管麗娜的,難怪會促成她如此叛逆、墮落的個性。

  知道了這些之後,我更對自己昨晚做的事感到自愧。竟然會對這個被愛所遺棄的可憐少女,做出那樣的事。

  「喂,大傻瓜,我請了你吃這一大餐,你待會也應該大方地邀我到你家去坐一坐吧!嘻嘻…而且我還要喝一杯你親自做的咖啡喔!」麗娜笑嘻嘻地,逗著我說道。

  看她這純真的模樣,我又怎忍心地說一聲不呢?

  
======================================================
  第六話

  
  用過餐之後,我便誠意地邀麗娜到了我家。

  「剛才我跟你提過,現在就只有我和老媽一起住。她通常是工作至晚上才會回到來。你隨便坐,就當這兒是你家吧!」我一邊說著、一邊走進廚房裡。

  正當我正全意地準備泡著一小壺香噴噴的咖啡時,突然意外地被人從後面擁摟著。嘩!竟然是麗娜。她甚至還近一步地輕輕將舌尖舔著我的耳根。我當時真的是被她這驚人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

  記得人家說舔咬耳垂會有快感,但卻沒想到感覺會是這樣。一陣的抽顫,令我全身幾乎震撼了起來。我男性的自然反應,立即促使我回轉過身去,伸出了舌尖,與麗娜的香舌一起交纏著。

  我興奮地伸下手去翻起麗娜的短裙,五隻手指並急速地游進她絲織的小內褲中。她的那兒,竟然早就濕透了。也不知怎地,我居然忍不住地蹲跪下身去,並一頭栽進那烏黑的草叢之間,狂熱地啜吻起那潤穴的嫩唇、吸吮著一陣緩緩流出的黏滑液體。那味道真的是不錯,跟我平常所嘗吃過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嗯…嗯…阿慶哥,你…快…快一點好不好…啊…啊啊…」 只聽到麗娜細聲地呻吟著。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提起麗娜,並一口氣地抱著她往房裡走去。一進入房裡,我便即刻把自己和她全身的衣物都給脫去。我一開始就狂吻麗娜赤裸雪白的身體,聽到她那陣陣的呻吟浪叫聲,更令得我的興奮感加倍強烈。沒一會,就把她給推躺在床上,然後提起堅挺的大鋼炮,整根的插了進那潤穴去。

  這一次,麗娜並沒有像昨天那般地做出任何的掙扎。相反地,她竟然用還雙腿巧妙地、緊緊地,交叉扣鎖在我的腰間,屁股和細腰則不停地舞晃擺盪,以配合著我狂飆戳插的節奏。這時,我倆那下面交配的摩擦所致的熱辣感覺,決非是用筆墨所能描寫得出的。

  我用力地抽動著結實的屁股。說也奇怪,此刻我就連一絲的罪惡感也沒有,感覺跟昨晚的全然不同。只見麗娜的眉頭正緊緊皺著,但卻又不時發出了舒服的喘氣聲。我倆此時正應動物的本能,互相地享受於這作愛的樂趣之間…

  麗娜越是深喘,我就越是插得更深入,並同時不斷地舔啜著麗娜的深紅乳暈。還有,那膨脹得硬硬的乳頭,活像個紅色的小櫻桃,真想把它就一口給吞吃下去。

  麗娜的身材極為惹火;圓弧的大屁股,胸前偉大成熱,一對豐滿多汁的大蜜桃幾乎都壓彎了她的水蛇腰。此刻,我們兩人的身軀靠攏在一起,下體緊湊地貼住對方。麗娜的大奶子,迫壓在我的胸前,更燃燒起了我熊熊的慾火。

  此刻的我,就像野獸般地入侵麗娜。勃脹得粗大的陰莖,就有如堅硬的電棒自慰器一樣,在她的陰道內不斷地前後抽送、不停地貼著陰道肉壁扭轉著。麗娜的全身,就像觸電似的抖動不已,而在這一陣又一陣的顫震之中,給於她的是滔滔不絕的無比快感。

  麗娜的高潮,隨著我連貫的快速動作而來。她本能地狂妄擺動,一對雪白嬌嫩的大肉奶,劇烈地晃搖著。而我在全力戳穿她花心的同時,兩手不忘地擠抓住這一對大奶子,不停揉捏推壓,還用口狂吻啜她的頸、她的臉、她的唇、她的舌。

  我粗長而強大的肉棒,不斷地旋轉、抽插著她的潤滑陰道,彷彿發出強大的電流。麗娜在抖動之中,好像被電得全身震撼。只見她秀髮亂舞,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呼吸急速,心跳如鼓響!

  那被戳抽的快感越劇烈,麗娜也就喘的更加厲害。在一陣的陽具和嫩穴的滋滋交合聲、與那床板搖晃的嘎茲聲中,麗娜終於完全崩潰了。在她狂呼尖叫和痛苦呻吟之中,我亦也激盪得洩精了。

  就在我倆緊緊擁摟的那一剎那,一陣一陣的精液,直狂射入麗娜的體內,自她的陰道,直濺入她的子宮深處。這突而其來的快感,不久便隨著所射出的精液而逝。然而,麗娜似乎還有餘韻,仍深深喘著氣…

  
======================================================
  第七話

  
  之後,麗娜告訴我原來在我倆相遇的那一個夜晚裡,所發生的事情她完全都知道,並明瞭是怎麼的一回事。還笑說吃了興奮藥丸子只會激奮得很HIGH,但並不會令人完全失去意識,更不會失憶。老以這件事取笑我的無知。

  就這樣,我與麗娜幾乎每一個禮拜都會幹上四、五次。反正這期間我和女友剛好分了手,麗娜也就自然地成為了我的性愛之伴。雖然我們倆在一起的日子,不過短短的三個月。然而,麗娜本身也覺得這樣比較好,她是完全不相信什麼永恆的愛,在乎的,也不過是享受於這短暫如夢般的曾經擁有。

  我跟麗娜在一起的那一段日子裡,學起了A片中的不少的招式,並大膽試用於互相的身上。我們每一次都玩得很瘋顛、翻來覆去。無論是手交、口交、乳交、肛交,甚至於各種體位、姿勢的交合也好,都總會互相達到最高潮的快感。

  不是我在臭屁,我們每一次的新嘗試,本以為就是最爽的事,沒想到後來的,往往更帶來另一種為之振奮的感受和激情。有機會的話,再來為大家一一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