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淫傳-82.吸煙少女.(完)


吸煙少女

  國政府推行了反吸煙政策多年,成效可說是好壞參半,從好的方面來看,吸煙人數開始慢慢減少,但另一方面,煙民中女性及青少年所佔的比例卻日漸增加。每逢放學的時候,更可隨處見到身穿校服的學生事無忌憚地在街邊抽煙,情況可說十分嚴重。

  我就曾經在深夜經過便利店附近時,遇上這麼一個吸煙的酷少女。

  她叫潔恩,只是個國中三學生,但她有好多同學都有食煙習慣,所以她也有樣學樣。初時她只不過貪得意想試一試食煙的滋味,不過吸煙和吸毒品一樣,上癮容易甩戒難。潔恩就在不知不覺間染上煙癮。

  那晚,她睡到半夜突然扎醒,她本來打算走出露台吸根煙然後再睡,但她打開書包時,這才記起煙已沒了,只好回床嘗試再睡。然而,已經發作了的煙癮,令她在床上翻來覆去,始終都睡不著。

  她心想父母這時都應該睡了,於是悄悄然地出街買煙。潔恩在買完煙後,一邊慢步回屋、一邊拆開煙包,正當她想點煙時才發覺忘記帶打火機,碰巧我當時正在附近經過,她於是走過來借火。

  我一向來就非常反對青少年吸煙,見潔恩只有十四五歲,腦袋裡突然湧現出一個頑皮的念頭。我打算假扮一個便衣刑警來嚇唬嚇唬她,好讓這位小女孩以後不敢在隨街亂買香煙。

  我快速地現了一下我的飛行俱樂部會員卡,騙她說我是便衣刑警,責問她為何在這個時候還待在街頭溜蕩,並且還竟敢來跟我借火吸煙!在我一而再的逼供之下,潔恩急慌得似乎要哭了出來。我越玩就越得意,竟還威脅要把她帶回警局,然後要她的父母和校長到警局來。

  潔恩此時已經完全崩潰,淚珠不停的灑了出來,哀鳴細聲的求饒著我不要把她帶回警局,更不要通知她的父母親。我看她那悲慘哭腫的臉龐,本想就此放她一馬,警告她以後不准在吸煙和深夜逛蕩。然而,她此刻突然緊握我的手,把我硬拉到小巷旁的黑暗角落…

  「警察先生,如果你不把我帶會警局的話,那你要我幹什麼都行,我會很聽話的唷!」潔恩一面哀聲說著、一面突然緊抓我的手按壓在她的胸前。

  她這舉動把我給嚇了一大跳!我完全沒預料到她竟然會出這一招。

  當晚潔恩因為臨時急著出來買煙,所以只是在睡衣上披件外套就出街了。那是一件略厚的夜袍,長度僅可蓋到半截大腿,當大風吹過,衫腳就會隨風飄揚,有好幾次更被吹至略為翻起,露出小半條廉價印花內褲。她的外套拉揀並沒有拉上,所以我可以看到裡面那微薄睡衣。

  潔恩察覺我直瞪著她胸口發呆,就索性拉開外套。我驚詫地發覺在那微薄的睡衣下,竟然沒有戴著胸圍。由於潔恩正處於半發育階段,她這種年紀少女的乳頭是特別敏感。當一陣陣冷風透過睡衣吹在她的乳頭上,同時乳頭又不停被睡衣揩擦,兩粒乳頭敏感得都發硬尖尖凸挺起來,望得我兩眼直呆瞪著,口水似乎都流了出來。

  潔恩見我這個模樣,更大著膽子,拉著我的手掌去撫摸她自己那嫩滑的粉頸。我感到潔恩的肌膚像奶油般滑溜。我幾乎慾火焚身了,再加上我們這時是身貼身的靠在一起,可以隱約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少女體香,更令我不禁對潔恩產生了歪念…

  我心想她年紀輕輕就學人吸煙,又胡亂地誘惑著我,可想而知她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子,就算奸了她也不需內疚。更何況是她自己主動色誘我在先,不把她給吃了還真對不起自己咧!

  就在這一條冷巷深處裡,我露出一付狼相,一邊撫摸按壓著她那對發育階段的小胸脯、一邊強行吻著她的香唇。

  「好妹妹!乖乖地…來…讓哥哥好好地疼愛你!」

  潔恩聽後,雙眼凝視著我,連連點頭。

  我把她推至跪在地上,然後解開自己的褲煉,抽出我那一條粗長的大肉棒,命令潔恩說:「來…含著它!」

  「嘩!我…不…不會含!」潔恩顯然第一次看到如此的一條巨龍,驚慌得不知如何做,只跪在那兒口震震地說道。

  「不是吧?煙你就會吸,沒理由不會吸我的鳥鳥啊!來吧…讓我教教你啦。」

  我輕輕地撥了撥她的頭髮,把她的頭拉近自己的大老二前說:「你先擘開口含著它,然後好似吸煙那樣一吸一吐地猛烈力啜…」

  我因為剛打完一場藍球,所以陽具藏污納垢,臭氣薰天。但潔恩在我的威脅之下,也只好把那充滿惡臭的肉棒含入口裹,使力的吸啜,使我的陽具產生劇烈的反應,並立即地膨脹硬挺起來了。我那赤紅的龜頭也完全裸露出來,一直頂向潔恩的喉嚨。

  而這時,我要她一邊口交、一邊自己除去衣物。潔恩竟然意外的非常合作地把外套除去,然後慢慢地把睡衣從衫腳開始向上抽起。但當她把睡衣拉高至接近心口時,由於沒有戴胸圍,再把睡衣拉高就會露出雙乳,導致她有點兒的猶豫,不敢再拉高睡衣。

  我見了便在傍催促著,她唯有先轉身以背脊對著我後才把睡衣完全拉起,除了下來。然後面對著我,作出數日前某女明星拍寫真集時的半裸姿勢,雙手緊緊按著兩個乳房。

  接著,我要她把內褲也給脫去,但她始終猶豫不前,不敢解開這道最後的防線。我等不及了,再也忍耐不住了,唯有親自動手。然而,我還未碰到她的內褲,竟然發現內褲中央開始出現一些的水印,這些水印更不斷擴散,後來還有水順著她的兩條大腿流了下來。原來潔恩居然驚嚇得灑下尿來。

  我急忙把她的內褲給拉下,一邊把潔恩那條尿濕的小褲褲拿到鼻前深深嗅吸著、一邊雙眼色色地望著她那未完全發育的三角地帶。只見那裡光禿禿的連一條陰毛也沒有,但一對陰唇卻已發育得漲滿,非常的誘引動人。

  我立刻把她給扶起,並用手伸到她私處下,將那兩片陰唇挖開,暖竺竺的尿液就從陰戶末端的細小尿孔猛噴出來。我以前雖然也見過女人尿尿,但是如此的當面噴灑,卻也是看得眉飛色舞。對潔恩來講,全身赤裸已經是羞死了,加上尿尿就更是醜上加丑。只見她羞愧得忘記遮著胸部,雙手掩著面哭了起來。

  潔恩的陰戶此時被尿水浸得濕淋淋,我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把她緊靠在牆壁上,然後壓到她身上,一手扶著陽具慢慢頂入她的陰戶裹,堅硬的龜頭好快就逼開她那陰唇縫隙,直往她的處女膜逼近。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後,發力一頂,纖薄的處女膜即時被衝破得四分五裂,一陣撕裂的刺痛從潔恩陰戶湧上心頭,她立刻痛得大叫起來,我急得連忙用潔恩那條沾滿尿水的內褲塞入她口裡。

  我已完全失去了理智,猛力發狂地抽插,使潔思痛得死去活來,根本沒半點力氣去反抗。我把雙手伸到她胸部,可惜她的一雙微乳只有荷包蛋般微微隆起,根本不足以讓我一手力握,不過兩粒車厘子般大的乳頭卻又硬又凸,我拑著其中一粒又拉又扯,同時又張開口吸含著另一粒。我一邊啜、一邊用舌頭把它挑撥得上下彈動。

  可憐的潔恩,三個敏感部位都被我折磨得痛不欲生。此刻,她對肉體上的痛楚已感到麻木了,腦海裡只有一片空白,默默地任由我摧殘。

  突然間,本來已近麻木了的陰戶再次傳來知覺,潔恩隱隱感覺到我的陽具好像野馬般瘋狂跳動、發熱著,而她的陰戶似乎也受感染,竟然開始猛烈地抽搐起來。

  原來我已經奸幹了她大半個鐘頭,堅硬的陽具終於敵不過那迫窄處女洞的磨練。我立即把漲得發紫的龜頭抽出那溫暖洞穴,把它給硬塞入潔恩的口唇之間。她還沒弄清是怎麼一回事,我的精液早已一波又一波的噴射入潔恩口腔內,使得她不禁要嘔乎吐了出來…